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七十八章 唐妙兴落幕
    佚愁看着两个动作缓慢的人,心里想道:

    “丁嶋安应该用了观法,看清了许新老爷子周身这扭曲的不详气息吧。”

    同为丹噬使用者的佚愁,感受着许新老爷子的丹噬,

    “这范围,控制的很好啊,不是像我这种现在丹噬贴脸敌我不分的情况啊。”

    “老爷子只在丁嶋安周身布下了丹噬,这道门遁光被丹噬快侵蚀个通透了啊。”

    佚愁摸着下巴似乎在考虑自己以后丹噬发展的道路。

    “流霜是我的先天异能,虽然不知道丹噬和流霜在体内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

    “但我知道,我一定没有开发出正确的用法。”

    “丹噬和流霜,呈太极式共存,那我也应当找到丹噬和流霜共同使用的方法。”

    “割裂开来,收效甚微,许新老爷子丹噬范围的控制倒是给了我些启发……”

    佚愁在思考的过程中,二人的战斗已经结束,许新完全招架不住丁嶋安的全力一击。

    许新也在千钧一发之时,撤去了丁嶋安身边的丹噬。

    佚愁看着许新老爷子操控丹噬,如此轻松,不禁有些汗颜。

    许新调整状态,坐了起来,慢慢走向佚愁,说道:

    “什么时候练成的?”

    一旁的唐妙兴瞪着大眼睛盯着佚愁,佚愁瞬间成了这冢中的核心。

    “丹噬?”

    马龙三人组的嘴张得都快掉到地上了,旺爷眼神中饱含深意。

    佚愁身边丹噬气息大放,一旁的丁嶋安看着佚愁,心有余悸地说道:

    “一样的气息,丹噬。”

    唐门内门中所有隐居的前辈都走向这边,外门中话音不绝,

    “他是谁,这几年没有见过他啊,丹噬这么好练吗?”

    旁边的人打断道:“想找死是吧,这位是十几年前咱唐门的年轻一辈的高手,但不知何原因被逐出门去。”

    “跟他比,你还是省省吧。”

    “切,我看也就这样嘛。”

    ……

    佚愁掐着指头算了算,说道:“就几天前吧。”

    “不过跟老爷子您还是没法比啊。”

    一旁的许新指着佚愁说道:“妙兴,你看走眼了啊,门中有这个孩子,你何必铤而走险。”

    唐妙兴叹了口气,一脸决绝说道:“佚愁,你又何必瞒我呢?”

    “加入内门吧,身份不必担心,我记得你是孤儿吧,说不定你的母亲就是唐门流落在外的子弟呢。”

    佚愁看着唐妙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叹了口气说道:“唐门长,不必了。”

    “改姓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说实在话,在这山上我确实有几分感情。”

    “许新老爷子或许欠唐门一条命,这几十年来,自困于冢中,改姓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而我于情于理都不应该为了唐门内门抛弃名姓吧。”

    “内外门之隔,真的有必要这么悬殊吗,唐门兴盛可不在于这墨守成规,执着血脉之事。”

    “选贤任能,让内门都是精英组成,唐门才能………”

    唐妙兴挥了挥手,示意佚愁不必多言,说道:

    “罢了,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就让我最后坚持一次吧。”

    “作为门长,我还有个大缺陷,就是没有掌握丹噬。”

    “今天我就要在此修炼丹噬。”

    佚愁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没法阻止这个固执的老年人了。

    许新正准备说些什么,唐妙兴先开口而言,说道:

    “从今天起我卸任唐门门长之位,这位就是你们的新掌门,唐新。”

    “既然唐门有了能承前启后的后辈,那我也放心了。”

    唐妙兴释然了,佚愁嘴里笑道:“老狐狸,知道我心里不会放任唐门不管不顾吗?”

    唐妙兴深深地望了一眼佚愁,似乎在托孤,说道:“唐门的未来交给你了,我要面对自己的心魔了。”

    说罢,唐妙兴便盘坐在原地,按照丹噬行炁的法子,运转起了丹噬。

    佚愁闭上双眼,坐在了原地,心里想道:“一路走好吧,唐门长,不论如何,死在自己的坚持之上,也不会后悔吧。”

    陶桃也坐在了佚愁身边,感受着佚愁此时复杂的情绪。

    “虽然偏执,但他作为一个门长确实合格了。”

    佚愁感受着唐妙兴体内丹噬完成的最后一刻。

    ……

    “唉,失败了。”佚愁摇了摇头,本想着会不会有所不同。

    “心魔毕竟还是心魔吗,看着自己无数后辈前赴后继地奔向这个火坑。”

    “终究还是没能从心魔中挣扎出来吗?”

    唐妙兴在最后关头开口道:

    “唐门……以后看你们的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跪坐在原地,见证着这个旧时代的人的落幕。

    丹噬的痕迹在唐妙兴身上修炼显露。

    旺爷的泪水也止不住的落下,对着张楚岚等人嘶吼,让他们观看丹噬失败的过程,唐门最后的秘密。

    唐妙兴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祈求着周围的人送他离开,身体不断扭曲,四肢抽搐。

    佚愁再次合上了双眼,唐婷婷扑了上去却被唐尧压倒在地,陶桃死死握住佚愁的手。

    唐妙兴死了,在唐冢中死去却无法落叶归根。

    陶桃又一次泪崩了,扑倒佚愁怀里不断啜泣说道:

    “如果你失败了,也会这么痛苦的死去吗,你这个混蛋………”

    佚愁任凭陶桃在怀中乱拳锤击,抚摸着陶桃的头发说道:

    “若是失败了,我也不想让你看到我那狼狈挣扎,一心求死的样子。”

    “而我不是成功了吗,现在还能尽情地拥抱你。”

    陶桃打得没了劲,原本佚愁身后怀疑的声音也在此刻彻底烟消云散。

    所有人看向佚愁,都充满了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