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七十六章 灵玉失态
    佚愁赶到了张灵玉的战斗现场,圆儿此时和张灵玉正在交手。

    “控制机关,冲散众人,这方法还是比隐线方便多了。”

    “就是高楠这实力,真是惨不忍睹啊。”

    园儿此时,一击手刺暴刺而出,刺破了张灵玉的金光。

    张灵玉心有余悸地夸赞道:“这力量不输荣山师兄啊。”

    佚愁在一旁的树上开启了幻身障,尽量收敛自身气息,观看着张灵玉的战斗。

    “唉,园儿还是太心慈手软了啊。”

    “瞬击总是完不成最后一击啊,”

    园儿突然被张灵玉一击阴五雷章拍中腹部,连忙几个后撤,蹲在一棵树上。

    “这黑色的炁和佚愁师弟的流霜有异曲同工之妙啊,不过这黑色的炁侵蚀的是我的五脏六腑。”

    “而佚愁师弟的流霜让我从心灵上抬不起劲动手啊。”

    “还有那种混杂着炁毒的可怕的腹泻效果。”

    园儿摇了摇头,把这些可怕的念头从脑子里抛出去,冲了出去,继续和张灵玉缠斗在了一起。

    可是园儿每次瞬击都会在最后一击停滞,下不去手,反而成了破绽。

    园儿在露出破绽,抓住张灵玉手之时,被张灵玉用准备已久五雷符一击轰中腹部。

    园儿浑身焦黑,躺在地上,心里感慨着这给人一线生机的手法。

    佚愁捂住眼睛,叹了口气,纵身从树上跳下,解除幻身障,落在了园儿身边。

    张灵玉看到佚愁的突然出现,大吃一惊,似乎被吓了一跳。

    佚愁冲着张灵玉摆了摆手说道:“你走吧,我不是来找你战斗的,我是来看看他怎么样的。”

    “灵玉真人,挺开心的嘛,对自己用出这张五雷符的认可嘛。”

    张灵玉有点尴尬,似乎自己的小秘密被人窥探到了,连忙拱手说道:

    “佚愁施主,是灵玉失态了,闯山伤人,灵玉实在不该如此。”

    佚愁笑了笑说道:“灵玉真人,不必如此,对自己实力的认可没什么不对。”

    “活得随心意一点吧。”

    佚愁扛着园儿师兄,几下跳出了灵玉真人的视线。

    留下张灵玉一人在原地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佚愁留下的话。

    ……

    佚愁走到一棵树下,把园儿师兄放下,说道:

    “师兄,你还是太心慈手软了啊,或许这些杀人技真的不适合你啊。”

    园儿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还是师弟看的通透。”

    佚愁拍了拍园儿师兄的肩膀说道:“师兄,你先休息会吧,放他们进冢也没什么事,这都是门长的安排。”

    “这些战斗只是给你们练练手的。”

    园儿点了点头,艰难地盘坐在地,开始运炁调休。

    佚愁则是转身朝着陶桃的方向冲去。

    ……

    陶桃此时已经在张楚岚身边环绕,随时等待张楚岚心生杂念,完成最后一击。

    佚愁赶到之时,陶桃已经对着张楚岚身后迅速刺去,却被纵身而出的宝儿姐一刀拦下。

    佚愁看着飞身一刀的宝儿姐,倒是习以为常了,

    “宝儿姐的身法,还是一如既往的诡异啊,我也完全没有捕捉到宝儿姐的痕迹。”

    “在她出手前的一瞬间以外,剩下时间的感知中,除了肉眼所见,完全感受不到生命的存在。”

    “我越来越想给宝儿姐教幻身障了,不过不教基础只教幻身障是不现实的。”

    佚愁这时正准备跳下场,示意陶桃不必动手了,就被宝儿姐的一发入魂洗脸了。

    跳下树的佚愁整了整头发,对着马龙和陶桃说道:“不急,不用追了,慢慢赶过去就行。”

    陶桃在佚愁身后扯了扯衣服的衣袖,说道:

    “为什么?唐冢就在前面,不拦住他们真的可以吗?”

    佚愁笑了笑说道:“唐门长自有安排,倒是马龙你,不必气馁,宝儿姐对你来说是严重超纲啊。”

    马龙一脸不甘心,心里想道:“比不过师弟也就罢了,连一个邋遢丫头都不是对手,自己还是太弱了吗。”

    佚愁一眼就看穿了马龙的心思,也不多说,就跟陶桃二人朝着朝着冢里走去。

    陶桃靠在佚愁身边,问道:“你的气息?”

    佚愁面带微笑地说道:“不必隐藏了,进了唐冢,好戏就该开演了。”

    陶桃没有追问,似乎也不感兴趣,就跟着佚愁一言不发。

    马龙不一会也回过神来,跟了上来,马龙开口问道:“那个姑娘是什么路子?”

    佚愁摸了摸下巴,仔细想了想,说道:“阿威十八式?野路子?”

    “反正,马龙你别琢磨了,宝儿姐我也打不过,你别想了。”

    马龙非但没有气馁,还斗志昂扬,眼中写满了,

    “你打不过的敌人,我要放倒给你看。”

    佚愁看了眼神经兮兮的马龙,加快了脚步,不想跟这个家伙再废话了。

    ……

    这时三人赶到了,园儿似乎也及时缓过劲,到了现场。

    佚愁打量了下眼前这个纯黑的夏柳青,心里想道:

    “二阶神格面具吗?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

    “想想夏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会有多风采啊。”

    体会过夏老爷子门神之威的几人蹲在了树后面,窥探着这一切。

    佚愁先开口说道:“神格面具,门神,能推开我们。”

    一旁的陶桃点了点头,说道:“针对意识上的破绽,攻击他,不正是我们唐门训练的方向吗?”

    佚愁拍了拍马龙的肩膀说道:“给你找点信心,别自闭了。”

    “最后一击交给你了。”

    马龙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