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七十五章 再忆闭关
    佚愁从地上坐起来,把陶桃公主抱到椅子上,眼神中充满了回忆,说道:

    “闭关的第一天起,我就按着丹噬行炁的法子,运了炁。”

    “一个周天过后,没有出任何问题,我在闭关之前就隐隐觉得自己丹噬的修行不会有问题。”

    “自己这些年外药对体质的改变,自己对毒的理解,心境的考验。”

    “再加上我可能真的在毒上很有天赋吧,这些对我来说都很轻松。”

    佚愁心里想道:“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面对死亡那一刻,我倒是挺坦然的,没有后悔。”

    佚愁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陶桃盯着佚愁死死不放,说道:

    “还有呢?不可能没有下文。”

    佚愁叹了口气说道:“唉,既然你都问到这份上了,也不瞒你了,小朵我也没给讲。”

    “后来的两天我都在做一件事,调整流霜和丹噬在体内的权重。”

    佚愁把陶桃的手拉了过来,说道:“丹噬成的那一瞬间,流霜在我体内爆发了。”

    “流霜在我体内爆发过两次,第一次是初涉修行,第二次就是这丹噬修行。”

    “这几十年来流霜和我同根同源,对于丹噬这个外来户,自然有所抵触。”

    “而我就充当了这个和事佬,疯狂调动身体里的土木二炁,将这两种毒分开,就像劝架一样。”

    陶桃目不转睛地盯着佚愁,仿佛身临其境一般。

    “可是我劝架,并没有什么用处,反而几乎耗尽了我的体力,精神也快崩溃了。”

    “但我不甘就此放弃,将宝压在了流霜上,用流霜去碰撞丹噬。”

    “当时确实有些风险,我不知道败了会如何,到那会也没功夫考虑了。”

    陶桃死死攥住佚愁的手,攥得佚愁生疼。

    “但最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二者在碰撞下,停下了。”

    “要说像什么的话,倒是有些像太极,泾渭分明,又彼此相依。”

    “就仿佛这两种毒,浑然天成一般。”

    陶桃松了松手,眼眶中又酝酿出了泪花。

    佚愁伸手擦了擦陶桃的泪水,说道:

    “都过去了,我在闭关之前也有些预测,预感到流霜会有什么变化。”

    “不过,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

    陶桃再次扑倒佚愁怀里,把脸埋在佚愁胸口说道:

    “以后不许瞒着我了,至少我还能去给你守关。”

    佚愁摸了摸陶桃的卷发,说道:“嗯,不会有下次了。”

    就这样二人静静地享受着这美好的清晨,错过了唐门长对门人的发言,像极了两个逃课的情侣。

    佚愁突然说了一句话打破了宁静,“桃姐,这次事过了,去看看爷爷吧。”

    陶桃有些惊讶,还有点脸红,乖巧地在佚愁怀里点了点头。

    ……

    夜晚

    被唐妙兴一掌拍的“旧伤复发”的张楚岚,召唤小伙伴准备动手了。

    佚愁估摸着时间相差无几,就朝着监控室去了。

    佚愁推开门,唐明突然警惕起来,准备随时出手将佚愁打晕。

    佚愁连忙开口说道:“明哥,别激动,唐冢我也想去一趟呢。”

    “我就想看看那几个家伙的动向,不会捣乱的。”

    唐明眼中光芒一闪,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

    唐明还是没有放下警戒,后退了几步,站在佚愁身后,准备随时出手。

    佚愁嘴角抽了抽,心里想道:

    “不愧是唐妙兴的心腹之人,这反应真是到位极了。”

    佚愁看到陆玲珑割腕自残,嘴角抽了抽,心想道:

    “姑娘你这么莽,估计还没毒死,先失血过多死了。”

    佚愁突然朝着唐明摆了摆手说道:

    “明哥,我先走了,你放心吧,我不会捣乱的。”

    动身之际,佚愁不再压制自己丹噬的气息,让那股人祸的感觉彻底暴露。

    唐明从佚愁身上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没有继续说什么,就放任佚愁离开了。

    佚愁冲着唐冢的方向赶去,路上正好遇见了,全性涂君房,吕良,丁嶋安三人。

    佚愁也没有贸然靠近,佚愁深知自己和两豪杰还是有差距的。

    就算自己近身用出丹噬,估计也是同归于尽的下场,绝境中的高手用处的手段,估计自己挡不住吧。

    佚愁远远地看着倒了一地的唐门子弟,把观园拿了出来,看了一眼。

    “唐门内门真是惨不忍睹啊,除了现在旺爷带来的这几个,唐文龙,唐婷他们,剩下的比起外门还是差了不少啊。”

    旺爷似乎注意到了不远处树上的佚愁,但佚愁身上凶戾,残暴的气息让旺爷一愣。

    佚愁心中暗叫不妙,从侧面连忙窜到了全性三人后方,朝着唐冢冲去。

    旺爷本来想亲自动手,把这个危险的家伙弄到明面上来,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观园。

    “我怎么不记得门里还有这么个凶恶的家伙,奇怪。”

    旺爷满头问号,但现在场面混乱,也没机会追上去了,看着身后这俩跃跃欲试的小辈,说道:

    “想上?”

    二人连忙点头,旺爷认真地说道:“去吧,在真正的对决当中体验一下观众和下场的区别……”

    远处

    佚愁擦了下头上的汗,心里有点发虚,

    “差点被旺爷发现了,成功躲过一场爱的教育。”

    “嗯……先去看哪场战斗呢?”

    “张灵玉吧,宝儿姐那边过会再去。”

    佚愁看了看手中的观园,朝着圆儿的方向赶去。

    ……

    远处

    丁嶋安打自闭的唐文龙,跟旺爷感慨着:

    “下场和旁观,真的不一祥啊,我们比起那些人算是无所事事了吧。”

    旺爷此时心中想起了一个人,“佚愁这小子,倒是有远见之明。”

    “和公司合作,锻炼小辈,也不失为一种好法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