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七十四章 三尸
    第二天,佚愁难得起了个大早,鬼鬼祟祟地朝着陶桃宿舍的方向走去。

    门口一早起来修炼的三人组,看到了鬼鬼祟祟的佚愁,就悄悄跟了上去。

    ……

    “当当当”,佚愁敲了敲陶桃的门说道:“陶姐,起来了吗?”

    门内传来翻身的声音,听到熟悉的声音,明显一愣。

    随后门里传来手忙脚乱的收拾声音,佚愁在门外一头黑线地听了二十分钟。

    陶桃才把门打开,说道:“小师弟,早啊!”

    “有什么事嘛。”

    佚愁看着陶桃用身体堵住了门缝,佚愁若隐若现地看到杂乱的宿舍,嘴角抽了抽。

    “陶姐,刚醒来啊。”

    陶桃有点脸红说道:“啊,刚好醒来。”

    陶桃搓了搓脸,佚愁尴尬地挠了挠头,用手遮着嘴,有点脸红悄悄地说道:

    “桃姐,那个,能不能给我看下……”

    佚愁还没说完,就被陶桃一把推开,说道:“不行,不能,你别想。”

    “我们还没成亲呢,这种事……”

    佚愁嘴角抽了抽,打断了陶桃说道:“桃姐,你想哪去了,我来是想瞧瞧你的三尸。”

    陶桃愣了一下,脸色通红,有些尴尬地说道:“不是,没有,我没乱想。”

    “看个三尸,你脸红什么,就不能大气点吗?”

    佚愁挠了挠头,笑着说道:“这不是,三尸让人挺难为情的嘛,才偷偷来找你。”

    “三尸,也像一种毒,牵动人心的毒,监狱里的那些中招的门人,我都瞧过了。”

    “桃姐,你的三尸不一样,所以才特地来看看。”

    陶桃把头伸出来,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说道:

    “快进来吧,别让别人瞧见我屋里的样子。”

    这时,远处藏着的三个人,看到佚愁进了陶桃的闺房,连忙凑到门上听起了声音。

    ……

    “哇,陶姐,好可爱啊。”

    “啊?别乱摸……”

    ……

    门内传来奇怪的声音,门外三人听得不亦乐乎。

    门内

    “陶姐,这三尸分为上尸彭踞,中尸彭踬,下尸彭蹻,三尸磨人意志,紊乱五脏。”

    “而陶姐,你这只包包中尸,有点意思啊,是新款吧,怎么看着和昨天的又不太一样啊。”

    陶桃有些不好意思,捂住了包包,说道:“这不是更新快嘛,昨天那个是我好久以前喜欢的了。”

    佚愁手上流霜涌动,捏死陶桃头顶的麻雀,嘴角抽了抽,想到了吕良那只彭踞。

    “别乱摸了,一会这玩意暴躁起来又要烦我了。”

    然后佚愁又蹲下,弹了弹地上这只得仔细看才能发现的家伙,

    “陶姐,好小哦,这个估计被你一脚踹飞,找到回来的路都得要一会吧。”

    陶桃一脸傲娇,说道:“这三尸也没那么恐怖呀,我倒挺想看看你中了这手段是什么样的。”

    佚愁愣了一下,咽了口唾沫,说道:

    “可能会有一个比我还大的酒葫芦吧,最好还是葫芦娃五娃那种的葫芦,倒出来的酒能淹死我呢种。”

    陶桃瞬间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说道:“难道没有我吗?”

    佚愁求生欲瞬间爆棚,抱了抱陶桃说道:“怎么可能,肯定会具显出你来,就像这样。”

    陶桃脸有点红推开佚愁,说道:“就知道哄我,奥对,问你个事,你不许骗我。”

    佚愁点了点头,一脸严肃地看向陶桃,陶桃开口说道:

    “你最近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事。”

    “前两天就觉得你身上气息不对劲,刚你抱我那一下,我就确定了。”

    “虽然你压制的很好,但是还是瞒不过,说吧。”

    佚愁挠了挠头,想了想丹噬这件事,不知道从何说起,随即双手按地,布下流霜感知周围动静。

    流霜渗透到门口之时,佚愁嘴角抽了抽,他感觉到三个猥琐的正撅着腚,趴在门上,一脸八卦样。

    佚愁做了个嘘的动作,悄悄凑到门边,把门猛地一拉,三个人重心不稳,栽倒在地。

    佚愁面带微笑,轻念道:“霜瀑!”

    三人组捂着屁股,避无可避,沐浴在了流霜之中。

    佚愁笑了笑,说道:

    “给你们上的这个是排毒的药,清空肚子一次就没事了,解药我也没随身带,这楼上的厕所好像只有两个坑位。”

    三人闻言,面色大变,自知理亏,冲着厕所的方向奔去。

    佚愁把门关上,长呼了口气说道:

    “这会清净了,怎么被这三个家伙凑上来了。”

    陶桃有些脸红,似乎有点害怕那三个大嘴巴出去乱传。

    佚愁说道:“你先坐吧,慢慢说。”

    佚愁也拉了把椅子,坐下说道:“就前一阵子,闭了个关,练了门功法,成功了,气质有些变化吧。”

    陶桃看着轻描淡写的佚愁,隐隐察觉到有些问题,随即问道:“什么功法,还需要闭关?”

    佚愁挠了挠头,犹豫了一下,说出两个字:“丹噬。”

    陶桃的眼睛瞬间红了,冲到佚愁身边,把佚愁打翻在地说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么危险的功法,你万一有个好歹……”

    陶桃趴在佚愁怀里哭了起来,佚愁拍了拍陶桃的背说道:

    “我这不是活着来见你了嘛,而且你知道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做的……”

    陶桃又哭了一会,一边啜泣一边说道:

    “给…我说说细节,我不相信真的就这么简单。”

    佚愁捂住了眼睛,心里想道:“女人的直觉啊,真是准的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