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七十章 楚岚上山
    旺爷想着那一晚,叹了口气说道:

    “师兄大概想试试这术之尽头,炁体源流,能否解了这丹噬。”

    “若是可以,那唐门修行丹噬风险会降低不少吧,至少不会失败即成为这天下至毒的祭品。”

    佚愁看着旺爷眼中充满了无奈,说道:

    “旺爷,修行路上处处充满杀机,丹噬虽然风险极大。”

    “但收益和风险总是成正比的,不是吗?”

    旺爷点了点头,虽然道理他都清楚,

    “但是看着身边的师兄们,一个个惨死在丹噬之下,真的是于心不忍啊。”

    佚愁叹了口气,又说道:“旺爷您节哀,您师兄他们估计也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吧。”

    旺爷摆了摆手,示意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说下去了。

    佚愁则岔开话题说道:“公司这次抓住了一个名叫仇让的家伙,他也掌握了神机百炼,可他死活也不开口。”

    “倒是个硬骨头,想请吕家帮忙,吕家却一口回绝,还召回所有血脉,要跟谁开战了。”

    旺爷听了有些惊讶,说道:“吕家?吕慈那个疯狗又要搞什么鬼?”

    “不过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唉,要是我们唐门得到那神机百炼。”

    “凭借我们这一手机关术,神机百炼必能在唐门大展光彩。”

    佚愁看着一脸愤懑的旺爷,想了想说道:

    “旺爷,此事倒不是不可为,马仙洪那块料我也见过,倒是主张有教无类的想法。”

    “我不是炼器的料,高楠倒是不错,以后有消息我倒是可以秘密安排高楠接近马仙洪。”

    “能不能弄来神机百炼,可就看高楠的本事了。”

    旺爷眼中突然放出了光彩,似乎已经准备好给高楠灌输些思想了。

    二人沉默了一小会儿。

    随后旺爷突然问了一句,说道:“奥对,佚愁,你刚提到了天下会?你似乎很看好这个势力?”

    佚愁点了点头说道:“旺爷,唐门这些年对外界之事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

    “天下会,这些年势力庞大,更是有拘灵遣将的本事……”

    旺爷挥了挥手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但我可听说风天豪此人似乎拜在王家膝下了啊。”

    佚愁皱了皱眉头,说道:“旺爷你是从哪知道的?”

    旺爷也没有多想就说道:“圈里不知道是谁传开了,不过消息传的比较隐秘,能获取消息的估计也只有大势力了。”

    佚愁眉头紧锁,心里想道:“难道是王家自己放出去的消息?”

    旺爷看着佚愁皱眉的样子,问道:“怎么,这事有什么问题吗?”

    佚愁点了点头说道:“旺爷,风家没有这么简单,拜在王家门下也不是表面那么简单的。”

    旺爷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

    “毕竟风正豪也是十佬之一,没点手段,才不正常。”

    佚愁继续向旺爷打探了消息的具体来源,准备自己过段时间去查一查。

    ……

    “旺爷,这山上的机关不简单啊,怪不得公司每年都得派人来查一回。”

    “换我,我也不放心啊,现在不同往日,这种机关,别说误入深山的普通人了,寻常异人都顶不住一下。”

    旺爷有些骄傲地点了点头,说道:

    “可惜你小子没天赋,要是这唐门的机关术尽数传给你,唐门兴盛指日可待啊。”

    佚愁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机关什么的太麻烦了,我是真学不会啊。”

    旺爷叹了口气,说道:“你是这一辈里最有希望学会丹噬的了,但我也不逼你,一切都看你。”

    佚愁装糊涂地挠了挠头,说道:“旺爷,我尽力我尽力。”

    旺爷看着这个一天喝酒没个正形的佚愁,就气不打一出来,不知为何心中愤懑不已,跳起来就是一巴掌,就解了气。

    佚愁一脸懵,不知道为何旺爷又冲着自己发火,不过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

    三日之后

    清晨打了个哈欠的佚愁,心里想道:“难得清闲啊,喝了酒,一觉到天明。”

    突然有人敲了门,喊到:“师弟?张楚岚已经到新校区了。”

    佚愁愣了一下,伸了个懒腰心里想道:“这清闲日子真消磨人心智啊。”

    佚愁对着门外喊去,“师姐,我换个衣服马上来!”

    ……

    佚愁简单收拾了一下,头也不抬的走出了房门,一下撞了陶桃一个满怀。

    陶桃一把把佚愁推了出去,还有点迷糊的佚愁揉了揉眼睛,看了眼陶桃,眨了眨眼睛。

    “姐,早啊。”

    陶桃红着脸准备说些什么,而佚愁却一把拉过陶桃的手,牵着出去了。

    门外三人组看到这一幕,瞪大了眼睛说道:“少山,我没看错吧,这是我们的凶悍陶姐吗?”

    陶桃也注意到了这三人的目光,瞪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多嘴。

    这时,三人组才缓过劲来,马龙才开口说道:

    “这才是陶姐的味道嘛。”

    ……

    佚愁和陶桃二人找到了旺爷,王爷双手背在身后,对着佚愁说道:

    “张楚岚进新校区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佚愁摆了摆手,一脸意兴阑珊的样子,说道:“算了吧,明叔跟你去就行了吧。”

    “奥对,旺爷,要是有机会折腾那个王震球,千万别放过,让我来。”

    旺爷满脸问号说道:“王震球,这名字好生熟悉。”

    佚愁嘴角抽了抽想到了这个在华南到处拜师的王震球,

    “不愧是王震球,各门各派都挂了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