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六十九章 唐门机关
    躺在地上生无可恋的马龙和少山,把这个混蛋掐死的心都有了。

    突然,二人肚子一叫,面色大变,互相搀扶着冲向树林。

    佚愁挠了挠头,仔细查看了噬囊,“解药没拿错啊,是药效有延迟吗?”

    听到树林里二人解脱的声音,佚愁默默地火速离开了,“好像玩脱了,风紧扯呼。”

    树林中传来了咆哮声,似乎是对某人无力的谴责。

    ……

    第二天清晨

    马龙和少山一脸虚弱地看向佚愁,眼神中充满了怒火,似乎想将佚愁撕碎。

    佚愁挠了挠头,眼神飘忽不定,吹着口哨。

    旺爷似乎也看出了些不对劲,但也没说什么,三个人围攻一个,还被揍得落花流水,真是丢人。

    旺爷深深地望了一眼佚愁说道:“你小子不错啊,这些年下山也没懈怠,不像这三个臭小子。”

    佚愁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他们几个在同辈中也算佼佼者,比起内门某些空有名姓,实力一塌糊涂的家伙们好多了。”

    旺爷叹了口气,心里又想到近期以来反常无故的唐妙兴,就对唐门的未来隐隐担忧。

    “佚愁呀,回来吧,唐门会有你一席之地的。”

    佚愁眼神闪着精光,灌了一口烈酒说道:

    “再等等吧,公司那边暂时还需要我,等我把接班人培养出来,再回来也不迟。”

    佚愁拍了拍衣服,问向旺爷道:“旺爷,张楚岚还有多久能到山上来?”

    旺爷想了想,看了看手机,说道:“没几天了吧,明天还是后天来着,年纪大了,也记不住了。”

    佚愁捂住嘴笑了笑说道:“旺爷,您也服老了啊。”

    旺爷跳起来拍了下佚愁的后脑勺说道:“你小子成心给我找不痛快是吧。”

    “你来山上不是有任务吗?赶紧走,我带你去检查机关。”

    佚愁一手握拳砸在了另一只手上,一副被提醒了的样子,说道:

    “还好旺爷你提醒我了,不然下山我可没法交代。”

    “不过也就是走个过场,我们就算在自己地盘上留点小玩意,山高皇帝远的,公司也发现不了。”

    旺爷轻哼了一声说道:“行了,你小子别套我话了,现在唐冢路上是留了点机关。”

    “不过都是人为操控的,你就算回去报告了,我们也没有违反条例。”

    佚愁挠了挠脑袋笑了笑说道:“旺爷,您想哪去了,我像是胳膊肘往外拐的人吗?”

    旺爷上下打量了一下佚愁,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看八九不离十,这给你透露点消息,下一秒你就得把我卖了。”

    佚愁尴尬地笑了笑,也没有继续接话,就跟着旺爷朝着唐冢的方向走去。

    ……

    每年祭祀之时,佚愁都从这里经过,按照一定顺序进入唐冢,这次旺爷亲自带着,从其他方向切入。

    佚愁就感觉到了不一般的地方,“不按照特定方向,估计怎么都走不到唐冢吧,倒是这一路机关。”

    “换作以前,这种程度的机关,估计也只有天师级别的人物才能闯过吧。”

    佚愁由心底发出了感慨,想象那个鼎盛时期的唐门是何等风采。

    佚愁咽了口唾沫,问道:“旺爷,这些机关原来真的是自动触发的吗?”

    旺爷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追忆说道:“唐门一向以高效的暗杀手段出名,毒和暗器自然是上乘之选。”

    “高楠那个小子倒是在机关上有所天赋,这最后一阵部分机关的操纵权我都给他了。”

    “你小子就会用,那打造的技术真是差的一塌糊涂。”

    佚愁感觉自己被万箭穿心,被戳到了痛处,不过旺爷说的但也是实话,

    “最近用的铁器,都是让公司的人帮忙打造的,之前上手打过几次铁,真是惨不忍睹。”

    “我看小开那家伙倒是对打铁挺感兴趣的,以后可以培养一下。”

    旺爷看着发呆的佚愁,跳起来敲了下佚愁的后脑勺说道:

    “是你来检查,还是我来检查,给我用点心。”

    佚愁笑了笑,点头哈腰的样子,像极了旺爷的小跟班。

    旺爷的一句话打破了安静,旺爷漫不经心地问道:

    “公司前段时间抓了神机百炼的传人,还给人跑了?”

    佚愁有些惊讶地看着旺爷,说道:“这您都知道,您真是神通广大啊。”

    旺爷摆了摆手示意佚愁不要拍马屁了,继续说。

    佚愁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嗯,马本在的传人马仙洪跑了,不过要不是马仙洪碰了禁忌,公司也没功夫管一个八奇技传人。”

    旺爷边走,边考虑着事情,自言自语道:

    “马本在,三尺小班输,当年可是个人物啊。”

    佚愁看着眼神中充满了追忆的旺爷,继续说道:

    “神机百炼真是不简单啊,我们几个人包括风后奇门传人,才勉强拿下他。”

    旺爷摸了摸下巴说道:“神机百炼啊,当年杨烈师兄为了炁体源流搭上了自己一条命。”

    “要是这神机百炼或炁体源流有一个落入唐门之手,那今天我们情况会好多吧。”

    佚愁摆了摆手说道:“旺爷,八奇技也好,唐门丹噬也罢。”

    “绝技都是还得看传人,你看王家年轻那一辈,会拘灵遣将又如何,早晚得在天下会的蚕食下,一干二净。”

    旺爷叹了口气,说道:“这我也清楚,但杨烈师兄是想为唐门搏出一个新天地啊。”

    “杨烈师兄出手抢夺炁体源流的理由,我也大概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