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六十六章 带球撞人
    佚愁坐在司徒开的床边,看着昏迷不醒的司徒开,叹了口气。

    佚愁帮司徒开盖好被子,自顾自地说道:

    “小开,和曲彤的帐,我以后会算的,你现在这状态应该就是所谓的自我保护状态吧。”

    “胡兰兰也来给你看过,说你灵魂上有一层柔和的光芒守护着你。”

    “那个火德宗的叛宗之人也交代了点事,但他记忆中完全没有你的细节。”

    佚愁依旧喋喋不休地说着,

    “应该是曲彤操控着那个女人对你下手,不过失败了吧。”

    “这段时间你就当做好好休息休息吧……”

    佚愁口干舌燥地灌了两口酒,拿上自己放在衣架上的衣服,朝着门外走去。

    廖忠正靠在门口的墙上说道:“胡兰兰前几天又来了一趟,说小开灵魂上的保护在缓慢消退,最多半年就能醒过来了。”

    佚愁叹了口气,说道:“只能这样了。”

    佚愁拍了拍廖忠的肩膀,二人便离开了。

    ……

    三个星期过后,佚愁突然接到了陶桃的一通电话,

    “师弟呀,张楚岚要上唐门了,果然如你所料。”

    心里想道:“这可不是我神机妙算。”

    佚愁尴尬地笑了笑,跟陶桃说道:“桃姐,我知道了,那我即刻动身,马上就回了。”

    佚愁又跟陶姐说了些家常话,便挂断了电话,开始收拾起行李。

    “开始了吗,这次于我而言也是个机会,改变唐门的机会。”

    ……

    “老廖,我请个假,有重要的事需要亲自回唐门一趟。”

    老廖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有些嫌弃,看了眼佚愁腰上的酒葫芦,有些惊讶地说道:

    “请假?你这些年还没请过假呢,你这回去,恐怕事情不简单吧。”

    佚愁点了点头,一脸严肃地说道:“唐门兴衰就看此行了。”

    廖忠看着严肃的佚愁,也开始认真起来了,问道:“要我们插手吗?”

    佚愁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这次唐门之行,我一人足以。”

    廖忠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吕家前段时间也拒绝了公司,召回全部吕家血脉。”

    “似乎吕家要和谁要开战了,这架势摆的有点大啊。”

    “是不是和你这次回去有关。”

    佚愁看着突然智商上线的廖忠,有些惊讶地说道:

    “老廖,你今天喝茶果然就不一样了啊,是茶让你明智了吗?”

    廖忠轻哼了一声,好声没好气地说道:

    “去去去,你小子就是嘴贫,注意安全,和吕家那群疯狗扯上关系可不好。”

    佚愁点了点头,心里想道:“我还确实想会会吕良来着,看看他的双全手有几分火候。”

    ……

    悠哉游哉的佚愁挎着大包小包,从唐门后山潜了进去,因为熟悉布局,佚愁轻车熟路地就上了山。

    这还多亏了陶某某的鼎力相助,佚愁才能一个暗哨都没碰到的上了山。

    佚愁一碰一跳地在这熟悉的土地上哼着小曲,不一会就到了深山中的老校区。

    佚愁蹲在一棵树上,远远地看到了几个正在操练着刺击的年轻身影。

    佚愁悄悄地靠近,发现了旺爷正坐在一颗石头上,佚愁笑了笑,拿起了一颗石头。

    瞄准了马龙的屁股,一击“弹指神功”。

    旺爷此时发现了佚愁,但感觉到这股熟悉的炁,便没有动手。

    全神贯注地马龙被佚愁的“弹指神功”一击打了个狗吃屎,

    马龙捂着屁股迅速从地面上弹了起来,指着周围的树林,喊道:

    “是谁,是哪个混蛋,给我出来!”

    佚愁蹲在一颗树后面偷偷地笑着,听着马龙的咆哮,佚愁最后没有憋住气,笑出了声。

    怒火中烧的马龙顺着声音冲了过来,握紧拳头,随时准备动手。

    旺爷一头黑线,喊了一声,“佚愁,别玩了,赶紧滚出来。”

    这时佚愁捧着肚子,从另外一棵树后站了出来,“马龙,好久不见,怎么还是这么大意啊。”

    旺爷看着这个身高已经远超自己的青年,眉宇间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旺爷渐渐露出微笑,阔别多年,但还是那么亲切。

    几人看着地面上掐架的二人,训练带来的苦闷骤然间烟消云散了。

    旺爷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压制住了心中的喜悦,问道:

    “怎么回来了?”

    佚愁和马龙分开,各站一边,佚愁挠了挠头,笑着说道:“这不想您了吗,回来看看您。”

    旺爷想抽这个贫嘴的小子,但是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敲不到佚愁的头了,忿忿地说道:

    “别贫了,你我还不清楚吗?”

    “无事不登三宝殿,也不见你这几年来看看我,现在这节骨眼你说想我了。”

    “倒不如说想陶桃来的实在。”

    佚愁的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尴尬地说道:

    “还是您老明鉴,这次回来是有点事。”

    “山上不是要来客人了吗?我这提前来欢迎欢迎……”

    闻风而来的陶桃,一个箭步,跳到了佚愁的怀里,带球撞人,佚愁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

    佚愁单手撑着地,另一只手摸了摸后脑勺,看到自己身上挂着的陶姐,嘴角抽了抽。

    “桃姐,你看看周围。”

    陶桃这时才抬起头环顾四周,三人组都掩面大笑,旺爷也一脸我不认识你的表情,扶着树。

    陶桃见状,几拳砸在佚愁胸口,佚愁干咳了起来。

    ……

    华北分部

    张楚岚这时打了个喷嚏,一边养伤,一边思考着这次唐门之行的对策。

    忽然,张楚岚想到了贱气稳压王震球一筹的许佚愁,不禁有些心肌梗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