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五十四章 陶桃配药
    四人到了工厂,刚一到工厂门口,佚愁感受着周围的一举一动,突然佚愁目光一凝。

    “各位,空气中有微量的毒,我常用的手段,用炁护身吧。”

    肖自在身边涌现出红色的炁,王震球则是亮眼的黄色炁。

    佚愁在一旁说道:“等下,这种毒不易被察觉,但强度很低,只有长时间吸入才有效果。”

    “只需要用炁大范围处理掉就行了,或者用我的毒炁把它们都吸引来。”

    话还没说完,四人身后就有温和的炁团打来,随后就是汹涌的炁炮,把四人的头发吹得肆意飞扬。

    佚愁也没听到旁边几位对宝儿姐的夸赞,只是嘴角抽了抽,心里想道:

    “好不容易有机会活动手脚,宝儿姐这动手也太快了吧。”

    “这熟悉的手法啊,以前和宝儿姐交手,布下这种陷阱就完全没有用啊。”

    这时一个帽兜男带着一众小弟已经出现在了工厂门口。

    佚愁咬牙切齿地看着中间的那个男人,从他身上察觉安了熟悉的气息,说道:

    “终于见着正主了,帅哥,我俩谈谈怎么样?”

    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对着四人,放出了大量的毒炁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佚愁正想去追,一团毒炁打去,却被一个自信的家伙拦住了。

    “李大师用的就是你的毒炁吧,你也应该骄傲了。”

    “不过我看你的毒也就那样嘛,还不是被我拦住了。”

    佚愁嘴角抽了抽,心里想道:“虽然您这一身法器,我的霜刺突破不了,但您也太嚣张了吧。”

    佚愁看了看空气中弥漫着的高纯度毒气,心里有些不妙,

    “我倒是没事,但这几位战斗时万一顾忌不上防备,这空气里有我之前炼的数十种毒,这要中了估计也不好受吧。”

    佚愁叹了口气,说道:“我会速战速决的,各位,麻烦注意点空气里的毒。”

    佚愁对面的中年男人,脸上青劲爆起,双拳包裹着炁就冲了上来。

    在靠近佚愁的时候,手上发出了一道护盾,砸向佚愁。

    佚愁一个后空翻躲开了男子,男子一拳砸在地上,地面顿时被砸的支离破碎。

    佚愁眼角抽了抽,心里想道:“果然装备了武器,就是不一样啊。”

    佚愁开启了土木流注,嘴中吹出了大量的泡泡,轻念道:“爆!”

    男人的护身法器顿时被炸的支离破碎,还有心火燃烧。

    佚愁一个冲刺,一道流霜手刺刺中那个男人的眉心,那个男人瞬间倒地不起。

    佚愁拍了拍衣服,说道:“普通人直接变成异人吗,果然灵魂上差的太多了吗。”

    佚愁开始处理着空气中的毒素,佚愁张开嘴,嘴中隐隐有流霜在旋转。

    空气中的毒素都向佚愁的嘴中飞来,空气中毒素的浓度骤然下降。

    佚愁看差不多了,盘坐在地上,开始运炁,之后打了个饱嗝。

    “流霜有压制其它毒素的作用,这些年倒是吃了不少毒,这还是头一回吃混合毒素的。”

    “味道有点奇怪,前几年发现,毒素入体之后,流霜能逐渐减弱毒素的活性,然后同化它们。”

    “能发现这个,还是上次让陶桃帮我从唐门配点药,结果陶桃亲自出马,带着她配的药给我喝了下去。”

    “谁知道她配了什么奇毒,我当时还觉得这丫头是个配药鬼才呢。”

    “那毒一时间还有点猛烈,我情急之下用流霜包裹住它,才发现有这种用法。”

    “再加上流霜对其他毒有天生的吸引,流霜就像吸铁(毒)石一样,会自动吸引靠近的毒素。”

    “我再改变一下流霜的形态,我就成人形消毒器了。”

    “后来我可以就放心大胆地让陶桃那个配药鬼才,给我配药了。”

    “事实证明,这丫头果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几乎次次都没有配对过。”

    “不过这样也无形中提升了对毒的认识。”

    周围肖自在和王震球已经解决了战斗,但有点轻微中毒的迹象。

    而老孟还在四处逃亡,那个帽兜男已经开车要离开了,张楚岚忍不住了。

    一道雷霆打向追击老孟的家伙,宝儿姐也侧踢而出。

    王震球和肖自在本来想过去帮忙,但佚愁叫住了这两位,说道:“老孟搞得定,我给你们解毒。”

    佚愁随即凝聚出两颗流霜凝聚的珠子,飞向二人嘴里。

    佚愁全神贯注地闭着眼操控着这两团炁,头顶有汗珠落下。

    几个呼吸的功夫,佚愁就把包裹着毒素的炁团牵引了出来,说道:

    “这手法我刚开发出来没多久,这还是第一次在人身上实验呢。”

    肖自在和王震球嘴角抽了抽,忍住了揍眼前这货的冲动,走向老孟那边。

    而老孟那边也解决了对手,而且老孟居然没有中毒的痕迹。

    老孟笑了笑说道:“这些年和用毒的打交道也不少,这运气不错也没中毒。”

    ……

    张楚岚那边,华中的黑管也示意让二人放他们离开,张楚岚和宝儿姐也返回找到了四人。

    一番交战过后,几人也在商讨着刚才的战斗,而佚愁正琢磨着什么。

    “被救走了吗,剧情还是这么发展,那幕后黑手安排的棋子是想跳脱棋盘了吗?”

    “如果真如我所想,那幕后就有三方,甚至四方势力在操盘。”

    “还需要和华中的老哥确认一下,看看他背后那位对冒充我的人了解多少。”

    “不过看之前黑管的态度,估计他知道的也不多,不然黑管背后的大姐头不可能不给他透露点实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