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五十二章 会面
    佚愁看一眼手里的文件,抬头看了一眼廖忠,

    “罗天大醮参赛选手,公司员工。”

    “杀害公司外勤员工数十位,中毒员工三十余人?”

    “这是哪个混蛋在外面败坏我的名声?”

    “老廖啊,你就让我们的医疗部队去瞧瞧都知道肯定不会是我的手法。”

    老廖扶了扶额头,说道:“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干的。”

    佚愁突然反应过来,问道:“老廖,我的身份,你没有在董事会上明示?”

    老廖摇了摇头说道:“赵总开会前把我叫去,跟我说了点事,里面就包括,无论发生什么,先别透露你的身份。”

    “我拿到资料时才感觉到这事不简单,这次你必须得亲自去一趟了,看看是哪一路神仙在搞鬼。”

    佚愁听了廖忠的话也冷静了下来,“有人冒充我,但董事会知道我身份的未必只有赵总。”

    “赵总肯定清楚不是我干的,所以肯定是董事会的哪个老家伙在搞鬼。”

    佚愁陷入了沉思,心里想道:

    “一旦老廖把我的身份明示了,那董事会估计就会趁机以此为借口,先逮捕我。”

    “就算有证据表明此事与我无关,那董事会也一定会借口彻查临时工的。”

    “老赵这是在钓鱼啊,董事会搞鬼的人估计不会善罢甘休的。”

    “算了,先去吧,见招拆招吧,王震球看着这份报告估计都笑开花了吧。”

    ……

    西南分部

    与此同时,王震球已经拿到了这份资料,看到最后一份资料目标,疑似许佚愁的时候。

    王震球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嘴里说道:“你也有今天,许佚愁,被人盯上了吧。”

    一旁的郝意看着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些年王震球西南毒瘤的名号是彻底传开了。

    郝意一脸哭丧的样子心里想道:“西南分部就要毁于一旦了啊,全拜这个混球所赐,口碑已经烂到极点了啊!”

    ……

    华北分部

    徐四把手里的资料递给张楚岚,张楚岚看完之后,嘴角抽了抽说道:

    “佚愁兄不是自己人吗,公司上面的家伙在搞什么幺蛾子,是要算计他吗?”

    徐四抽了口烟,看着张楚岚说道:“就是自己人,事情才比较严重,反正你们到时候会碰面,碰了面你再了解情况吧。”

    “看好宝儿姐,别乱来,以自己的安全为主。”

    张楚岚点了点头,继续着手里的这份文件。

    ……

    七位临时工建了个群,但群里异常安静,佚愁想了想还是先不要开口的好。

    “这次来忙活,小开又得替我的班了,真是辛苦他了,回去给他带点这里的特产好了。”

    “六盘水有什么特产来着,先去逛逛街吧,给小朵也买点好吃的回去。”

    要是让其他六位知道这个不慌不忙,四处逛街的佚愁,估计得火气飙升。

    佚愁突然看到华东肖自在发了个红包,炸出来了所有划水的人,佚愁就抽了抽嘴角。

    “只有肖自在和王震球一点都不顾忌身份呢,不过好像我对此也无所谓呢。”

    ……

    晚上

    肖自在在群里先开了口,说道:“我知道你们对集结的事情不关心……”

    “关于那个疑似什么许佚愁的家伙,最后与一个叫万良才的有过接触。”

    佚愁看到了这个信息,嘴角抽了抽,手里的烤串瞬间都不香了。

    西南王震球还发了个震惊的表情,也没有解释佚愁的事情。

    佚愁本来想发个微信澄清一下,但是突然想到了这部手机是公司统一给的,增强了信号。

    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比较安全,毕竟自己还有些猜测想跟华中的黑管确认一下。

    肖自在在微信群里主动提出要去见见万良才,而王震球赶紧附和道:

    “肖哥,我和你去,正好给你说点有趣的事。”

    佚愁此时在群里也发了一句话:

    “算我一个吧,群里其他人不想露面,都是各有难处,相互体谅吧。”

    知情人华中的黑管在群里说道:“别想的太简单!混球儿………”

    “这个许佚愁可能有同伙隐藏在暗处。”

    佚愁捂住了眼睛,看着他们在群里讨论自己,讨论得热火朝天,就不禁有点心肌梗塞。

    ……

    万良才的店铺门口

    佚愁挎着大包小包,手里拿着吃的,大老远就看到王震球和肖自在站在了一起。

    佚愁朝着王震球挥了挥手说道:“球儿,好久不见啊。”

    王震球咬牙切齿地握着拳头冲了上去说道:

    “我可真是想死你了啊。”

    然后王震球突然又变了脸,现在肖自在身边说道:

    “你也有今天,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佚愁看了眼这个大慈大悲肖自在推了推眼镜,盯着自己。

    佚愁只好面带微笑地说道:

    “肖哥,你好啊,自我介绍一下,华南,许佚愁……”

    许佚愁三个字刚被说出来,肖自在就警惕地后撤了几步,一副随时都要出手的样子。

    佚愁仿佛已经预料到这一点了,连忙解释道:

    “肖哥,冷静点,情报有误,我这段时间可是一直在华南分部待着,出手的不是我,有人冒充。”

    肖自在看向身旁的王震球,王震球点了点头说道:

    “肖哥,的确不可能是这货,我和他认识挺久了,这种暴露自己,留下把柄的事,他才没这么傻。”

    佚愁一头黑线地盯着王震球,心想道:“好像没有把柄,我就会对自己人出手一样,奥对,王震球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