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五十章 小朵下山
    “那星潼,我们改天再聊,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佚愁对着风星潼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比赛场地。

    今天这场比赛观看的人比往常多了不少,似乎都是闻讯而来,看看佚愁的实力的。

    这也无形中给风家造了势,看台上的风正豪嘴角微微翘起。

    虽然星潼败了比赛,但收益却不小,天下会的名字估计更出名了。

    佚愁走出场地后,身后的风正豪也跟了上来,轻声叫道:

    “佚愁小友?”

    佚愁下意识地回了头,看到一身西装的风正豪,正打量着自己。

    “小友,我们借一步说话。”

    佚愁看了看风正豪,自己似乎没和这位结什么梁子,就跟了上去。

    佚愁挠了挠头笑着说道:“风会长,您有何贵干啊?”

    风正豪面带微笑地看着佚愁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交个朋友,我们做这一行的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出路嘛。”

    佚愁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风会长,我也就是个无名小卒,您太看得起我了。”

    风正豪摆了摆手说道:“小友,客气了,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我的女儿风莎燕啊?”

    “我看你们年龄也差不多,平时可要多来往啊。”

    佚愁嘴角抽了抽,但依旧面带微笑地回答着风正豪道:

    “风会长,您这次可押错宝了,我也不是什么青年才俊,也心有所属了。”

    “我跟星潼倒是挺熟,以后您有麻烦了,我也会尽力而为的。”

    风正豪愣了一下,不过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说道:

    “哈哈哈,小友,你真是太谦虚了,不过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平时叫我叔就行了,也别一口一个风会长的,太生疏了。”

    佚愁挠了挠头,憨厚地笑着说道:

    “好嘞,风叔,那我这还要去找我妹妹,您看……”

    风正豪面带微笑地说道:“没事,你去忙你的,我正好也有些事要去处理。”

    佚愁便朝着陈朵的方向走去,顿时松了口气,“这推销女儿都推销到我这了,这要被陶姐知道,不得冲着风天豪翻白眼。”

    佚愁身后的风正豪还在打量着这个有趣的年轻人,似乎在算计着什么事情。

    ……

    “小朵,这几天在这后山,应该也无聊坏了吧,明天过后,我们就撤。”

    陈朵两只手撑着下巴,坐在一条河边,两只小脚丫甩来甩去,激得浪花飞溅。

    “哥,没事的,不过我们下山开顿荤吧,这龙虎山上的饭菜,我都快吃吐了,清汤寡水的。”

    佚愁摸了摸小朵的脑袋,想了想这些年小朵乖了不少,便说道:“没问题,管饱你。”

    陈朵眼里闪烁着光芒,嘴角隐隐有口水落下的迹象,似乎在计划着吃些什么。

    佚愁看了看陈朵的样子,不知为何,脑子里浮现出了横向发展的陈朵的身影。

    佚愁连忙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想法抛去,心里想到:

    “不行,不能让这丫头长成藏龙那货那种身材。”

    佚愁又摸了摸陈朵的脑袋,决定控制陈朵的饮食了,不能胡吃海喝了。

    ……

    第二天清晨

    佚愁这次被陈朵连拖带拽地拉到了比赛场地上,似乎她比佚愁还急。

    佚愁坐在场地中央,打了个哈欠,灵玉真人才姗姗来迟。

    灵玉真人拱了拱手说道:“佚愁兄,早!”

    佚愁睡醒惺忪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严肃的张灵玉,声音传遍了整个赛场,说道:“早啊,灵玉真人!”

    “灵玉真人,昨天我和星潼的比赛,我受了些内伤,今天可能没法激战了。”

    “我们今天一招定胜负吧。”

    佚愁在进场之前朝自己身上糊了几个肾水泡泡,现在的佚愁看上去确实气血虚浮,一副重伤的样子。

    张灵玉看上去有些遗憾地说道:“那在下就得罪了。”

    佚愁嘴角抽了抽,也不多说,随手凝聚出一根流霜战戟,看起来威风逼人,英气十足。

    但佚愁心里清楚,这都是华而不实的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的,哪有手刺来的实在。

    另一边的张灵玉似乎也被这一招糊住了,连忙用掌心雷对轰。

    佚愁嘴角抽了抽,心里想到:“还是被小瞧了啊,不过也没什么,就当给天师府和天下会涨涨名气吧。”

    在灵玉真人的掌心雷之下,佚愁的流霜就像纸一般,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佚愁装出脱力的样子,大口喘着气,“艰难”地抬起手,说道:“灵玉…真人,在下认输。”

    张灵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佚愁兄内伤太过严重,这一场是灵玉胜之不武了。”

    “以后有机会一定再和佚愁兄切磋一二。”

    佚愁笑了笑,开心地说道:“一定,一定,那灵玉真人,在下就告辞了。”

    看台上的老天师嘴角抽了抽,看了看自己的耿直徒弟,自以为是的样子,就有点心肌梗塞。

    “灵玉啊,你什么时候能长点心眼呢。”

    另一边的风正豪专门留下来看了这场比赛,推了推眼镜,面带微笑,心里想道:

    “这小子又给我卖了个人情,和星潼交锋,身受重伤?又是个有趣的年轻人啊。”

    已经被陈朵朝着山下拽去的佚愁,打了个喷嚏,心里想道:

    “是谁想我了?”

    ……

    市区里

    刚吃完炒粉,佚愁又被陈朵拉着到了一家饭店,点了一堆肉食,三杯鸡、香质肉、米粉牛肉……

    看着满满一桌的饭菜,捂了捂额头,看着大快朵颐的丫头,心里想道:

    “虽然小朵是长身体的年纪,又修行,比较消耗体力,但这点的菜好像有点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