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四十八章 算计王并
    王道长心里七上八下地想道:“刚才镇老天师可能有一丝收效,而我几乎就要虚脱了,才使我躲过了一掌。”

    “而对这个家伙,只是试探性的镇了一瞬间,却完全没有用,这种感觉就像他不在这天地五行之间一般。”

    老天师在充分感受到这股流霜的奇妙之后,闪身而动,在佚愁身后拍了一掌。

    佚愁护身的毒障霜障瞬间被拍碎,佚愁飞了出去,躺在了王也身边。

    佚愁嘴角抽了抽,心里想道:“老天师,这也太强了吧,这就是异人圈的天花板吗?”

    老天师这时认真地问向王也道:“法术吗?算了不问你了。”

    “先天异人吗,小子,你这毒炁叫什么?”

    佚愁连忙做起来,拱了拱手说道:“回老天师,叫流霜。”

    老天师笑了笑说道:“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流霜吗,是个好名字。”

    佚愁挠了挠头,满头问号心里想道:“原来流霜还有这种说法?”

    “我怎么还是觉得自己起的含义更好。”

    老天师摆了摆手,向屋里走去,边走边说道:

    “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之后的比试可不轻松。”

    佚愁和王也躬身对着回屋的老天师拱手说道:“是,老天师,晚辈,告辞了。”

    二人一同走出了庭院,王也看着前方,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佚愁兄,你很厉害啊,怕是来路不简单啊。”

    佚愁笑了笑,装傻说道:“王道长,你不也是吗?”

    王也笑了笑说道:“佚愁兄,有空来武当玩啊。”

    佚愁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一定一定。”

    二人就各走一边,分开了。

    ……

    经历了这一宿的战斗,佚愁心里想道,

    “丹噬,是该提上议程了,但丹噬也不是说练就能练的玩意啊。”

    “不过这些年把历代丹噬掌握者的心得都记的滚瓜烂熟了,倒是有些许把握。”

    “这几年我外药也没有断过,我甚至觉得流霜可能会对我修炼丹噬有些帮助。”

    “成与不成,也就是看能不能踏过那扇门了,看淡生死之门。”

    “唐门在这承平时代,门内弟子连血都没见过,面对生死玄关之时,怎能一丝动摇之心都没有。”

    “来公司干黑活,也未尝没有好处。”

    佚愁眼中充满了坚定,嘴角露出了微笑。

    ……

    第二天清晨

    佚愁一大早就来到了会场,今天这场比赛就是自己来罗天大醮的主要目的。

    “运气不错,正好在这一场对上王并,那还省了不少事。”

    佚愁先去看了宝儿姐和萧宵的对决,看着宝儿姐用嘴吸魂魄的场面,佚愁边笑边锤护栏。

    “现场看到宝儿姐这么莽的场面真是不一般啊,不愧是我宝姐。”

    看完这场比赛,就轮到佚愁亲自下场了,佚愁心里想道:

    “子仲老爷子,王并这种货色连见到你的资格都没有。”

    “老天师估计会看我这场比赛,王蔼也在,下杀手倒是很难,留个破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废了他应该可以吧。”

    佚愁从入口进入场地,另一处入口处,王并趾高气昂地踏着外八字脚步进场。

    王并嚣张地喊到:“喂,裁判,赶紧开始,这个无名小卒还不配我浪费时间。”

    “还非要打什么,直接把冠军给我,通天箓给我双手捧上不就完事了。”

    佚愁也没有生气,瞟了一眼王并,就像在看一个将死之人,又想到子仲老爷子原本的样子,佚愁心里想道:

    “让他死确实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彻底废了,感受一下流霜对魂魄侵蚀的感觉。”

    佚愁也没有多少多说什么,在裁判厌恶地说完开始之后,就冲过去了。

    嘴里吐出数不清的泡泡,遍布场地,直接和王并正面交锋。

    王并轻哼了一声,双手冒出黑炁,和佚愁的毒障相撞。

    佚愁悄然间将流霜从王并的手中渗透而入,自大的王兵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微弱的计量。

    而看台上的陆谨却皱起了眉头,说道:

    “这公司的小子不对劲啊。”

    看台上的宝儿姐,指了指佚愁说道:“来了,那股奇怪的炁。”

    徐三,徐四和张楚岚突然目光一凝,仔细观察起了战斗。

    佚愁在场上假装不敌,向后暴退,喘着气,卖出了一个破绽,心里想道:

    “再跟他缠斗一会,等我在他身体里和地面布下足够的流霜,再一起引爆。”

    老天师也是眉头轻皱,心想道:“这小子在憋什么坏,王家小辈?”

    “难道这就是他的目的?”

    佚愁继续和王并耗着时间,而王并似乎有些恼怒,说道:

    “在你这个废物身上,浪费了这么长时间,你就应该乖乖认输。”

    “我不应该有任何对手,我是天骄之子,你这个废物……”

    佚愁已经完全免疫这个活在自己梦里的傻子的垃圾话。

    看着场面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到处漂浮的气泡和遍布全场的流霜,再加上一个恼羞成怒的王并。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佚愁看着动作越来越急躁的王并。

    佚愁连忙后退,一个侧身,露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佚愁就在赌,赌王并会不会冲着这个破绽下死手。

    王并看到了佚愁的要害,盛怒中的他不假思索地用处了自己最强的一击。

    “去死吧,垃圾!”

    王并喊着话,身后巨大的魂魄附在手上冲向佚愁。

    佚愁嘴角露出一丝嘲讽,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