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四十七章 夜访天师
    佚愁看着眼前这个黑袍包裹着的男人,有些神秘。

    佚愁仔细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印象,大概也是个龙套吧。

    佚愁本着快速解决战斗,白天睡觉,晚上去找老天师交流的心态,冲向了夜枭。

    佚愁看着不闪不避的夜枭,皱起了眉头,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

    佚愁的手刺刺中了夜枭的身体,可此时佚愁心里暗骂道:

    “不对!是什么术法吗?”

    佚愁在刺中的一瞬间,发现刺中的手感不对,像是刺空了一般。

    佚愁下意识地两个后跳,口中的泡泡疯狂喷涌。

    突然,佚愁眼前那道诡异的身影化作三道向佚愁不急不缓地走来。

    在佚愁的感知里,这三道人影没有任何差别,佚愁便初步猜测道:

    “估计这三个只是障眼法,目标藏在了赛场中的某处。”

    佚愁扎破了手边的一个泡泡,引起了周围泡泡的连锁爆炸,现场陷入烟雾之中。

    “就用唐门的手段,我该怎么找到他呢?”

    在烟雾之中,佚愁开启了幻身障,身影消失了。

    等烟雾散去,场中一道人影都没有了,周围看台上的喧哗声越来越大。

    “人呢,怎么打着打着,两个人都没了。”

    “就是啊,这比赛也太没劲了吧。”

    佚愁此时则气息内敛,半跪在地上,双手五指触地,感受着什么。

    “如果用流霜,倒是简单粗暴,感知场上的灵魂就是了。”

    “用唐门的法子,倒是有耗费力气,而且我也不是很熟练。”

    过了不到两分钟,佚愁突然动了,心里想道:“找到你了!”

    佚愁甩手,抛去几个铁器,封锁夜枭所有的退路。

    夜枭此时连忙从阴影中闪出,向侧方闪去,朝着佚愁打去几团黑色的炁。

    佚愁踏着絮步,将刚抛出去的铁器用隐线向后扯来,直冲夜枭的背部而去。

    夜枭意识到了身后的危险,被迫减缓速度转向,而佚愁此时已经开启了毒障冲到了他的侧面。

    佚愁干净利落地一个手刀拍向了夜枭的后颈。

    千钧一发之时,夜枭依旧想用刚才那般金蝉脱壳之法躲开攻击。

    而不知何时,夜枭脚下已布满了隐线,佚愁一记手刀重重地拍倒了夜枭。

    佚愁走之前看着昏过去的夜枭,心里想道:“好像手下重了?”

    然后佚愁蹲下往他嘴里塞了颗解毒药丸。

    因为是最后一场比赛,佚愁就直接离开了会场,到树林里随便找了棵树歇息了。

    徐三皱着眉头打量着佚愁,心里想道:“刚才这场战斗,没什么亮眼之处,他只是手法干净利落了些。”

    “他还在隐藏什么,算了,继续看下去吧。”

    ……

    夜晚

    老天师正坐在房中,看着手中的对照表,叹了口气。

    “外面的,进来吧,咦?”

    “今天晚上真热闹啊,两个小家伙都进来吧。”

    这时王也推门进来,听到老天师的话突然警惕了起来,看向身后。

    佚愁这时才解除幻身障,身影逐渐出现在庭院里。

    “王道长,早啊!”

    王也嘴角抽了抽,虽然自己没开局,但自己身边站了个人,自己却完全没发现,有点夸张了吧。

    老天师咳了咳说道:“你俩大晚上鬼鬼祟祟的,憋什么坏呢?”

    王也凝重地看了看身边的佚愁,佚愁先笑着说道:“老天师,早。”

    “王道长,你看我这眼神也太吓人了吧,你先说你有什么事吧。”

    “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就先出去。”

    王也叹了口气说道:“不用了,老天师,我来是给您排忧解难的。”

    老天师眯着眼,问道:“给我排忧解难?”

    王也挠了挠头,开始解释道:“嗯,我就是来打个招呼……”

    王道长说完自己会把诸葛青搞定,保全天师府名声之后,又说到:

    “诸葛青我是可以解决,另一件事就是我身边这位了。”

    “之前听说了佚愁兄的比赛,就感觉到佚愁兄不对劲,这不昨天我又算了一卦。”

    “佚愁兄的份量也是够足啊,我估摸着你要和张灵玉交手,张灵玉得栽在你手上啊。”

    佚愁挠了挠头,笑着说道:“王道长,老天师,我这不就来解决这事了吗?”

    “我跟张楚岚是一伙的,这次来其实也不是来帮他的,这不,让我和王家小辈对上了吗。”

    “我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风家小辈嘛,我想确认些事情。”

    “而灵玉真人,我会败给他的,天师您放心就是了。”

    老天师依旧眯着眼,说道:“败给灵玉?我倒有点好奇你有几斤几两了。”

    “要不,老头子试吧试吧你俩?”

    佚愁和王也双双挠头,笑着说道:“那成吧。”

    王道长先手拍向老天师的脖子,随后被老天师拍飞进庭院。

    “猴急什么,要折腾也到院子里再说啊……”

    王道长此时背对老天师用了乱金柝,而且王也也想试试佚愁的深浅。

    对着姗姗来迟的佚愁也用了一下乱金柝。

    “嗡—”,王道长心神大震,躲过了老天师一掌。

    佚愁察觉到了王也的小动作,但也没说什么。

    全力将流霜凝聚成手刺,刺向老天师。

    老天师身边有淡淡的金光涌现,佚愁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流霜完全刺不进老天师的金光。

    这种感觉就像拿着绣花针刺城墙一般,完全无从下手。

    佚愁面色凝重轻念道:“霜瀑!”

    老天师依旧一动不动,感受着这地面上涌起的流霜。

    一旁的王也已经收了手,瞪着大眼睛看着佚愁,心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