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三十七章 徐翔示好
    徐翔笑了笑说道:“小友,那以后有了她弟弟的消息,还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佚愁拱了拱手说道:“好的,徐爷,我尽力。”

    “但我可没法保证能查到这人啊,毕竟您都没辙,我这一个小辈,更没什么法子了。”

    “我估计能查到的也不会比您多,要是有了其余线索,小子我拼了命也要帮您找到。”

    徐爷眯了眯眼,似乎听出了佚愁的弦外之音,笑了笑说道:

    “阿无,替我送送这位小友。”

    佚愁推辞着说道:“徐爷,没事的,我自己走就成,不麻烦你们了。”

    看着佚愁远去的身影,徐翔对着身边的宝儿姐说道:

    “阿无啊,知道你身世的人可能出现了啊,我也老了,活不了几年了……”

    这个佝偻苍老的身影,说出的话似乎充满了希望和力量。

    ……

    走远了的佚愁,松了口气,在这样的人精面前,自己还是没有扳手腕的资本啊。

    “徐老估计也听出来了,我给他透露了,我的确知道宝儿姐的事,也不会比他多。”

    “要是我知道更多的事情,一定会给他说的。”

    “徐爷估计预感到了,宝儿姐的身份快压不下去了,堵不如疏吧。”

    “而且徐爷估计对比应该比较相信,他不会相信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能比他几十年查的都清楚。”

    “只是现在年事已高,有些病急乱投医罢了,不过老爷子的直觉还是不错的嘛。”

    ……

    过了一段时间

    徐翔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他两个儿子,徐三,徐四倒是在圈里小有名气。

    直到徐翔再次找到佚愁,佚愁才知道这个老人身体已经快扛不住了,已经没法出任务了。

    “小友啊,阿无的情况,你有眉目了吗?”

    佚愁看了看这个连说话有些吃力的老人,有些不忍心地说道:

    “徐爷,这一年里,我也尽力去查了。”

    “我们之间也有不少合作,你也知道,这消息是没有什么进展啊。”

    这个心怀执念的老人,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佚愁说道:

    “这一年相处,我知道你对阿无的事也很上心,你也多少知道了她的情况。”

    “我虽然不知道你出于什么,也许是可怜我这个老头子,但我能感觉到你对阿无没有恶意。”

    “不说别的,我徐翔一生看人还是很准的,三儿,四儿两个混小子,我是真不放心把阿无交给他们啊。”

    看着已经把事情挑明的徐翔,佚愁心里有点悲凉,说道:

    “老爷子,您身体还硬朗,先别急着交代这些,宝儿姐的事,我们还有时间查。”

    “倒是您,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吧。”

    徐翔握了握佚愁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小许啊,我是真的不放心啊,真的……”

    “这一年来,你为了查阿无的事,也尽心尽力了,我想我们该歇歇了。”

    “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答应我,保护好阿无好吗?”

    佚愁看了看这个老人眼中的期望,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好!”

    ……

    回过神来

    佚愁摸了摸身边朵儿的脑袋,说道:

    “朵儿,我有个朋友无家可归了,我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朵儿看着突兀的佚愁,想了想便,天真地说道:“带她跟我们一起生活吧。”

    佚愁微笑着,和蔼地说道:“可这也始终不是她的家啊。”

    “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而她连家人都丢了。”

    “我们去帮她找家人吧。”

    陈朵看了眼认真的佚愁,点了点头,她知道哥哥这会需要安静地思考。

    陈朵就静静地坐在一旁,凝望着星空。

    “这一年,虽然偶尔跟徐爷跑了些地方,但都没得到什么结果。”

    “甚至连宝儿姐也没见过几次,徐爷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啊。”

    “不过也是,毕竟宝儿姐疑似长生不老啊,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

    “但是长生的代价是忘情,真的值得吗?”

    佚愁也抬头望向了星空,自己心里也有了答案。

    ……

    第二天,佚愁和陈朵两人同时出现在了廖忠的办公室里。

    廖忠一脸狐疑,开口说道:“我本来想向赵总申请一下,把司徒开调给你。”

    “我还没申请,赵总就把人分给你了,你是不是赵总的私生子啊?”

    佚愁翻了个白眼,对着廖忠说道:“去去去,你看老赵跟我哪里长得像。”

    “我这一表人才的,赵总白白胖胖的……”

    一旁的陈朵听不下去了,照着佚愁的腰一拳打下。

    陈朵这些年跟胡兰兰学了一手医术,对人身体把握越来越准确了。

    佚愁顿时闭上了嘴,陈朵说道:“老廖,你接着说,不用管他。”

    廖忠看了眼佚愁,有些同情,有点开心,随后说道:“你俩开车去接他吧,给你们个地址,在那等着就行。”

    “有人会跟你们交接的,那小子听说现在能控制他的一部分能力了,剩下的交给你调教了。”

    佚愁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我会带他去诸葛村转转的。”

    ……

    深夜

    山脚下,佚愁和陈朵二人坐在路边等待着。

    忽然,从密林中走出一伙人,“同志,辛苦了!”

    “他就交给你了,我们还有事先回去了。”

    佚愁看了看长高了不少的司徒开,说道:“走吧,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了。”

    司徒开没有说什么,似乎对此并不意外,跟着佚愁,三人朝着大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