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二十七章 奇门法术
    “那麻烦你带路了。”佚愁领着陈朵跟着诸葛青,身边跟着一个满脸憋气的诸葛萌。

    诸葛青搓了搓诸葛萌的头,便帅气地带着二人前往了诸葛青家的古寨。

    ……

    一位一头紫发,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男人坐在了椅子上。

    “二位,请坐。”佚愁和陈朵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了。

    “不知道二位今天来我诸葛村有何贵干呢?”

    诸葛栱一副慵懒的样子,问着俩人。

    佚愁打量了下诸葛栱,昔日诸葛家的天才,说道:

    “叔,我们真是来旅游的,门票也买过了,真的是纯玩,没别的意思。”

    诸葛栱用他家祖传的眯眯眼扫了下佚愁和陈朵,说道:

    “哪的人啊,小小年纪这炁的程度不简单啊,那个女娃也是,很不错啊。”

    佚愁挠了挠头说道:“叔,叫我佚愁就行,这是我妹妹小朵,我是公司的员工。”

    “这不趁着假,带着丫头出来转转嘛,路过这华夏第一奇村,自然得进来一览嘛。”

    一旁的陈朵似乎有点无聊,东张西望的,甚是活跃。

    诸葛栱看着佚愁,有些惊讶:“哦?公司?公司还有休假嘛。”

    “看你跟我儿子年龄相仿,都能独当一面了,不错,真的很不错。”

    “让我儿子带你们转转吧,尽尽地主之谊。”

    佚愁挠了挠头说道:“好吧,叔,正好我们转的也有点迷糊。”

    佚愁心里想到:“诸葛家的人果然鸡贼,这是在监视我们啊,不过有人带路也挺好。”

    诸葛栱对着一旁站着的诸葛青说道:“青,带着二位去转转吧,这两位都是村外和你同龄的高手。”

    “多讨教讨教,见见世面。”

    诸葛青恭敬地回答道:“好的,父亲,我知道了。”

    佚愁此时已经意识到了,诸葛栱是想让我俩当他儿子的磨刀石。

    不过诸葛栱的如意算盘可能就要落空了。

    “要是我来,我可能就成你儿子的修行路上的拦路虎了。”

    ……

    三人就这么在村落里游览,不得不说有一个认路的,倒是走起来快了不少。

    傍晚,诸葛青把二人带到了空地上,似乎是他们平时训练的地方。

    诸葛青双手握拳向前一推,说道:“还请佚愁兄指教一二。”

    佚愁有些头大,对着诸葛青说道:“小青,我们这次是出来玩的,真的是无心动手啊。”

    而一旁的小朵一蹦一跳地说道:“哥,我想打,我想打,让我来嘛!”

    可能是小朵今天被人带着没法乱跑,觉得有些无聊,才跃跃欲试的。

    诸葛青尴尬地看着佚愁,有点不知所措,问向佚愁道:“佚愁兄,你看这。”

    佚愁摸了摸小朵的头,对着诸葛青说道:“既然我妹妹有兴趣,那小青你就帮我教训教训她吧。”

    “点到为止,不过,小青,你也别小看我家的这个丫头,她的实力也是远超同龄人的。”

    诸葛青有些意兴阑珊,不过还是对着陈朵说道:“还望指教。”

    小朵也觉得有点被小瞧了,对着诸葛青和佚愁挥了挥拳头示威,可是被诸葛青无视了。

    诸葛青有些随意地说道:“出手吧!”

    随后诸葛青单脚一踩,佚愁就知道诸葛青定了中宫。

    而朵儿却没意识到这一点,就踏入了诸葛青的局中。

    再加上出门就带了大黑和小黑,生蛊—王蛇和黑蟾,陈朵从开始落了下风。

    “大黑,带着小弟们上!”不一会儿,就有不少的蛇从角落里出现包围向诸葛青。

    诸葛青变换位置,轻念道:“坤字:土河车!”

    诸葛青脚下地势涌起,变换了方位,将周围的蛇类震开,以后念到:“巽字:风绳!”

    几条纤细的风缠绕向陈朵,陈朵也不慌张,说道:“小黑,喷雾!”

    站在小朵肩膀上的黑蟾喷出了大量的毒雾,屏蔽了诸葛青的视线。

    诸葛青迅速做出判断,变换方位,念道:“离字:爆炎!”

    大量的火焰烧开了毒雾,而陈朵已经不在了视线内。

    诸葛青连忙感受自己在局中的敌人方位,迅速变换位置,“找到你了,坎字:水弹!”

    旁边的佚愁看着二人的战斗,心里想到:“在奇门阵中,果然无处遁形嘛。”

    一旁的陈朵也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念到:“大黑!缠住他。”

    然后陈朵借着刚召集来的蚊虫躲开水弹,就冲向了诸葛青的位置。

    诸葛青看到陈朵冲来,向一旁躲开。

    陈朵对着肩膀上的小黑说道:“控制毒雾范围,提升纯度!”

    诸葛青此时意识到了此时的不妙,连忙喊到:“坤字:土河车!”

    “坤字:流石!”

    此时陈朵离诸葛青的距离太近了,陈朵就要被几颗石头打中,而诸葛青的土河车也挡不住全部的毒雾。

    佚愁站在一旁念道:“流霜!”

    角落里,一道身影放下了抬起的手。

    场地上烟雾缭绕,散去以后就看到诸葛青和陈朵面对面喘着气。

    佚愁刚在陈朵冲向诸葛青的时候,就暗中布下了流霜。

    按理说,诸葛青应该会发现,可战况激烈,诸葛青也无法分心,发现这流霜。

    佚愁在最后护住了二人,对着陈朵说道:“朵儿,你输了。”

    陈朵心里也清楚,刚如果在买个距离中了那流石,自己立马就得失去行动能力。

    诸葛青最多只是轻微的中毒,还有行动力。

    陈朵不甘心地说道:“哼,要是要把小花,小黄他们都带来,才不会输呢。”

    佚愁摸了摸陈朵的头,“别闹啊,输了就是输了。”

    诸葛青面色有些不好看,似乎知道如果真中了那毒,可能无法瞬间脱力,但代价也不会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