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二十五章 一路走好
    看着蛊身圣童不断靠近,佚愁决定把他引到一旁,不让蛊毒波及到其他人。

    然后佚愁向着左侧闪身而去,蛊童也僵硬地跟了上来。

    蛊童冲着佚愁喷出大量的毒雾,遍地的蛊虫,蛇类向佚愁爬来。

    佚愁心想道:“这可不是陈朵的宝贝们,直接解决吧。”

    佚愁双手放在地上,轻生念到:“霜刺!”

    佚愁一路上布在周围的流霜在这一刻疯狂涌起,一根根颜色很浅的刺从地面刺出。

    周围的蛊虫瞬间瘫软在地,然后佚愁凝结出几根流霜手刺,开启毒霜障,冲入毒雾之中。

    感受着逐渐被腐蚀的毒霜二障,佚愁加快了速度,朝着蛊童的方向刺去。

    不过这时,远处森林中突然射出几根铁器,逼的佚愁不得不朝着一旁躲去。

    佚愁轻声念到:“霜绳!”地面上涌起几道鞭子,缠绕住了蛊童。

    佚愁心想到:“是谁?不应该是药仙会的人,这个方向,倒像是潜入进来的人。”

    “就只有我受到了攻击,那就是和我有关,或者是为了蛊童。”

    “王家不会这么傻,在公司干活的时候搅混水,六成是王家雇来的,或者通过其他手段整来的人。”

    “也有可能是药仙会的后手,不管了,抓住了,一切都明了了。”

    “这霜绳也就能困住蛊童十个呼吸,不能犹豫了,土木流注!”

    佚愁的速度暴涨了几倍,直接冲向森林中那道试图隐蔽的敌人。

    森林中的黑袍身影看到佚愁冲过来,朝着后方暴退。

    佚愁双手凝聚霜刺封锁黑衣人的退路,黑衣人避无可避,只好冲着佚愁攻来。

    佚愁疯狂吐出泡泡,将自己身影隐蔽,随后出现在一棵树上,轻念道:“爆!”

    “霜碎!霜涌!”

    只见破碎的气泡把黑衣人护身的炁炸的七零八落,流霜从四面八方涌入黑袍人身体。

    黑袍人跪倒在地,佚愁现身,看了眼这个黑袍人,问道:“谁派你来的。”

    黑袍人笑了笑,嘴里一动,佚愁暗骂道不好,可是黑袍人已经躺倒在地。

    “服毒自杀了吗?不过好在没自爆,还留了个全尸,让廖忠去查查吧。”

    此时蛊身圣童已经脱身,似乎因为蛊毒使用过度,已经倒在地上,眼神依旧呆滞。

    佚愁慢慢走了过去,看到另一边战斗也差不多结束了。

    佚愁取出两根手刺,朝着蛊身圣童的眉心刺去。

    佚愁说道:“手刺上淬的毒应该会让你安然离去的。”

    “如果我留下你,公司也会继续利用你,你也会成为上一世的陈朵吗?”

    “也许你年龄尚小,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我依旧这么选择。”

    “就当是我自私吧,蛊身圣童,一路走好,愿你来世幸福。”

    佚愁合上蛊身圣童的眼皮,转身离开。

    ……

    丛林中

    “各个分部的清剿都结束了,除了个别逃窜的外围份子。”

    “药仙会已经覆灭,余孽我们会去追击,辛苦各位了。”

    廖忠也是有些狼狈,一旁站着老孟,佚愁这时也走了过来,看了眼老孟。

    走了过去,说道:“你好啊,大叔,初次见面,我叫许佚愁。”

    老孟一脸憨厚,有些内敛,说道:“啊?你好啊,叫我老孟就行了。”

    廖忠看到这一幕难得没有互相介绍,“毕竟各区临时工都是机密,虽然老孟跟自己很熟,但也不能明面上乱说。”

    佚愁也很识相,就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像廖忠汇报起了情况。

    “老廖,我刚才遇袭了,袭击我的人身份不明,尸体被咱们的人带走了。”

    老廖眼神中忽然冒出凶光,也有些惊讶,居然有人这么嚣张,说道:“好的,我一定会查出来的。”

    随后佚愁又接着说道:“奥对,老廖,我那边还把一个叫蛊身圣童的孩子杀了。”

    老廖捂住额头,一脸难办地说道:

    “刚缴获的资料里写到药仙会有一个秘密武器,就叫蛊身圣童,我刚跟上头汇报过。”

    “上头要求我把他活着带回去,我还纳闷人去哪了,你就给我送惊喜来了啊。”

    “不过你也不是那种鲁莽的人,这种特殊的家伙,就这么杀了,你有点不对劲啊。”

    老廖这时候似乎突然智商上线了,佚愁也不紧张,平淡地说道:

    “目标威胁太大了,他无法控制自身蛊毒的溢散,我没把握一个人拿下还保全他的性命。”

    廖忠叹了口气说道:“也不知道上面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所谓的蛊身圣童,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

    “而且一切都以前线的同志们的安全为主,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嘛,其他的我去交涉就行。”

    佚愁有些感动地看着老廖,心里想到:“老廖,唉,就是太耿直了,这样以后可不好升官啊。”

    “走吧,收队回去,今天我请大家搓一顿!”

    老廖大声喊到,周围的员工都欢呼了起来,佚愁也笑了起来,心里想到:“公司似乎也不差嘛。”

    ……

    第三天,清晨

    因为喝了酒的原因,第二天,佚愁和老廖都睡了一整天,直到第三天清晨,佚愁才醒来。

    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简单收拾了下,就走到了办公的地方。

    廖忠此时已经坐在一旁,看到佚愁过来,说道:

    “你来的正好,那个袭击你的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出乎意料的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