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十五章 全性妖人
    四年后

    旺爷看着身前几个长得比自己还高的徒弟相互切磋之时。

    心里不禁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啊,快五年了,这些小家伙也成长的很快啊。”

    然后“欣慰”地看着佚愁和陶桃在吹泡泡,马龙对着圆儿甩舌头,吐沫星子横飞,一旁的圆儿还在说:

    “有门了,就快了。”

    旺爷面带微笑,怒火中烧,欣慰地把除了陶桃几个小兔崽子都揍了一遍,然后才消了气。

    “老夫是为他们好,给他们熬炼熬炼筋骨,嗯…陶桃就算了吧。”

    不远处师兄弟几个人鼻青脸肿地聚在一起,背对着旺爷,只见佚愁偷偷拿出个葫芦。

    佚愁一脸勾引地对着马龙等人说道:“我这去年偷偷酿的酒,要不要尝尝啊?”

    马龙等人都咽了下口水,悄悄回头看了眼背着身的旺爷,坚定地点了点头。

    佚愁心里开心地想道:“哈,这次拉了三个人下水,被揍的话,应该能少挨两拳。”

    远处的旺爷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四个人,心里想到:“真是些不让人省心的小兔崽子啊。”

    没有揍人,旺爷远远地对着他们喊去:“佚愁你过来下。”

    佚愁顿时浑身汗毛竖起,感觉被一头绝世凶兽盯上了,蹑手蹑脚地朝着旺爷走去。

    一旁的空地上

    旺爷也没教训佚愁,只是安静地说道:

    “佚愁啊,圈养的野兽,总有一天会被磨平了凶性。”

    “现在是和平年代,唐门的子弟越来越像个打手,而不是杀手了。”

    张旺手背在身后,眼神中充满了追忆,继续说道:

    “妙兴,现在一心寄托在放在丹噬之上,可炼毒走不了刚猛之路啊。”

    “外门的崛起,就寄托在你们这些小辈身上了。”

    “去跟公司接触接触吧,正好附近有几个全性的家伙做的比较过火。”

    “公司那边有意让我们帮忙,以往这种事情,我们不会参与。”

    “但这次我希望你去,你和马龙他们不同,你是见过血的,脑子也够灵活,吃不了亏。”

    “明天就下山吧,多见见其他异人的手段。”

    佚愁看着旺爷认真的眼神,心里有些触动,这个率真的老人,也不容易啊。

    “不过,唐门能查到我剿灭药仙会据点那一战,说明了唐门眼线确实非同一般。”

    佚愁盘坐着,考虑着旺爷刚说的一切,心里不知道跟公司这么早接触,对自己会有什么影响。

    “奥对,还有,你快五年没回家了吧,任务结束别急着回来,回去看看,顺便替我向大蛊师问个好”

    “家?”佚愁听到这个词愣了下,原来清河村已经是是自己的家了吗。

    佚愁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已经完全融入这个世界了啊。

    不过听了旺爷之后说的话,佚愁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佚愁嘴角抽了抽,上次被人立了fg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自己被炸了个半身不遂来着。

    佚愁心里想到:“看来这次任务再小心也不为过啊。”

    ……

    第二天清晨

    一众同班同学目送小师弟下山,他们得抓住小师弟下山的机会,赶紧修炼,争取弯道超车。

    但孰不知,有些人你败给他一次,那他便会是一生遥不可及的目标。

    下了山的佚愁站在唐门武校外门门口,心想到:“也不知道谁来接我,会不会是我认识的人呢?”

    不一会儿,远处来了一辆车,一个急刹停在了佚愁的面前。

    一道金色卷发及腰,身穿白色T恤的靓丽身影打开了车门。

    在这位美丽“女士”转身的那一刹那,佚愁在原地石化了。

    “王……震球?”佚愁双手捂脸,心里吐槽道:“看来西南公司分部那边也忍不了这位爷了吗?”

    “赶紧扔出去做任务,不过话说临时工不是通常单独行动吗?”

    “毕竟是做些黑活,人多了,难免把不住口风。”

    “那看来要么是这次行动目标,牵扯了唐门人员,公司才希望唐门派个人做个见证。”

    “要么就是这次行动目标有什么棘手的地方,王震球一个人没法处理。”

    从车上下来的王震球,慢悠悠地走到佚愁身边,打量起了佚愁。

    然后带着玩味地说道:“小哥长得挺俊嘛,感觉都快赶上那个小道长了。”

    “来,我们来个爱的拥抱。”

    佚愁听完这句话,瞳孔猛缩,向后跳去,心想道:“真是头疼啊,要给我来个爱之马杀鸡嘛。”

    “这要给我来一下,我身后还有监控看着,以后在唐门我可就抬不起头了啊。”

    王震球眼中的玩味更重了,心想道:“这小子有意思,我这一点敌意都没有,却被他发现了什么。”

    “我的资料是绝密的,一个唐门小辈不可能知道我的信息。”

    “真让人好奇啊,不行,我要挖出你身上的秘密,有新玩具喽。”

    看着王震球脸上的兴奋,佚愁就知道这货心里肯定又在酝酿啥坏水呢。

    “你好,大哥哥,我叫许佚愁,是唐门派来协助你们工作的,请多指教!”

    佚愁摸了摸头,装出一脸憨厚老实的样子,对着王震球自我介绍道。

    “哎呦,小哥别客气,我叫王震球,西南临时工,好不容易出来放风………做任务。”

    王震球看着一脸憨厚的佚愁,心想到:“这小子原来是个小白,那我岂不是随便就套出话了嘛。”

    “有点没意思了,好难过啊。”

    佚愁看着王震球在线表演变脸,心里想到:“嘿嘿,一见面就敢抱我,看我怎么折腾你。”

    随后一肚子坏水的二人组踏上了任务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