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九章 唐门面试
    看着偌大的校区,却冷冷清清,只有一个看门大爷在门口扫着地。

    佚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又看了看牌匾,才走向门卫大叔。

    “大爷,怎么人这么少啊,现在不是招生季吗?”

    看门的大爷,悠闲的扫着地,抬起头瞥了眼佚愁,说道:

    “现在不招生了,明年再来吧。”

    大爷也不管原地石化的佚愁,转头接着扫起了地。

    “大爷,能通融下嘛,我这千里迢迢来,就是为了拜在唐门门下啊,您看有啥法子没有。”

    大爷听到“唐门门下”四个字时,才再次抬起头望了眼佚愁。

    双眸中有一道精光一闪而逝,“有底子吗,有意思。”

    “这事我做不了决定,我们现在是唐门武校,可不是什么门派,小娃子说话可要当心啊。”

    佚愁表情自然,听到门房的回答,就知道自己刚才的暗示起了作用。

    “大爷,那能麻烦您跟上面的人说下嘛。”佚愁一脸真挚的表情,随手从包中掏出一瓶酒。

    “大爷,我这家乡自酿的好酒,要不您先拿去尝尝。”

    门房大爷露出一副你小子上道的表情,顺手接过酒,说道:“我帮你去问问,行不行。”

    低声说道:“现在的小孩子都是人精啊。”

    孰不知,在佚愁说出“唐门门下”四个字的时候,大爷就已经通知到了负责招生的高层。

    而发现了佚愁身体里强烈的炁之时,佚愁一举一动便都在张旺的观察之下了。

    “唐明,你觉得这个孩子怎么样。”张旺透过监控打量着佚愁。

    “很精明,不像个八九岁的孩子,而且他时不时地看向监控,估计时知道我们在盯着他了。”

    “也不像是个探子,表现的太过精明,而且来的时间也太晚了,若是探子的话,就是摆明用来牺牲的吧。”

    “嗯,接触下吧,就算是别有用心之人安插的棋子,唐门也要查个水落石出。”

    “好的,老爷子。”唐明随后就给门卫大爷指示,让他放佚愁进来。

    大爷看了看佚愁,“你小子运气不错,今年人没招满,进门直走,上二楼,右手第一间教室。”

    大爷打开门,指了指方向,就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门房。

    佚愁嘴角抽了抽,心里盘算道:“看来是浪费了瓶酒啊,这监控从我暗示起,一直盯着我看啊。”

    “这老头还摆出一副,多亏有我的样子,一瓶好酒啊,人老成精啊。”

    佚愁心脏不禁有些抽搐,径直走向主教学楼。

    “二楼右手第一间,是这里啦。”佚愁保持着谨慎,推开了门。

    “咻—”三根包裹着紫色炁的铁器向佚愁打来,封住了佚愁所有的退路。

    佚愁眼珠一凝,嘴角抽搐,心里吐槽道:“这阵仗有点大了。”

    同时调动流霜之炁,凝聚成一块正好挡住面前铁器的炁盾,铁器刺入不深,便停滞下来。

    “哐当”佚愁身前的铁器落在了地上。

    佚愁面带微笑拱拱手,说道:“多谢先生留手。”

    张旺看向眼前的小子,“先天异人,能力有点像金光,但强度比金光差不少。”

    “有些阴寒,倒是像阴五雷。”

    “小子,来这什么目的?”

    佚愁抬头,看见眼前的说话的人,回忆起来,这就是那个暴脾气张旺,唐门的高层。

    “小子仰慕唐门已久,特前来拜师学艺。”

    张旺一拍桌子,对着佚愁吼道:“你给我说实话,你底子很扎实,别告诉我你是自学的。”

    佚愁一头黑线,果然是暴躁爷爷啊,张口闭口都要吞人一般。

    面对这些人精,可不能打马虎眼,要是说了假话,估计第二天就成后山上的肥料了。

    “回先生的话,我叫许佚愁,从湘西清河村来,是大蛊师推荐的。”

    张旺死死盯着佚愁,对唐明摆了摆手,估计是示意他去落实查证。

    “大蛊师?你们是什么关系?”

    佚愁也看着张旺,没有丝毫紧张害怕,回答道:“我是婆婆领养的的孩子,小时候村子被烧了,婆婆救了我。”

    张旺打量着佚愁,似乎在寻找着佚愁的破绽,突然对佚愁说:“把你的本事对我使一次。”

    佚愁也不含糊,抬手就对着张旺甩去流霜之炁。

    随着流霜的靠近,张旺运转起毒障,感受流霜的特性。

    “好了,可以了。”张旺看向佚愁,眼中有几分爱才的神态。

    心里想着:“这种程度的土木二炁,怪不得那个老太婆会把他推到这里来。”

    “是个炼毒的好苗子啊,他说的话八成是真的。”

    忽然间,唐明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张旺的身边,对着张旺点了点头。

    佚愁心里一紧,这么快,看来村子里,或者是村子附近也很有可能有唐门的眼线了。

    “小子,拜入唐门有规矩,你得和清河村划清界限。”

    佚愁沉默了,他也设想到这个结局,拜入唐门可以,但和村子划分界限,这不可能。

    “爷爷,恕我拒绝,如果是这个条件,那我和唐门可能就无缘了。”

    佚愁一副吃定你了的表情,摆了摆手。

    “放肆!”张旺周身毒障翻涌,忽然大喊道:“唐门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