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七章 所谓恶
    “你做的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也算半身而退吧。”

    “无论战斗大小,最后活下来就是赢家。”

    婆婆一边给佚愁治疗,一边对着佚愁说道。

    佚愁双目无神,透过茂密的枝叶,隐约间望向天空。

    似乎在回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场战斗。

    “原来生死之间的战斗便是如此吗,原来杀人的感觉是这样吗。”

    佚愁的双手有些细微的颤抖,“这算是惩恶除奸吗?”

    佚愁脑中回忆起刚才那个黑袍人,眼球下黑紫色的血管爆起狰狞的样子仿佛历历在目。

    “可是生命在我面前就此流逝,我做的真的是对的吗?”

    佚愁小声嘀咕着,婆婆也听见,面容并没有太大变化。

    似乎对于佚愁此时的迷茫很是理解道:“小佚愁啊,那你觉得什么是恶人呢?”

    佚愁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婆婆会开导自己,可婆婆竟然向自己提问。

    佚愁随后陷入了沉思,“善恶如同阴阳,彼此对立又却相辅相成。”

    “在我眼中,恶人大抵分两种,其一是以恶自乐之辈,这类人不多,但个个都是穷凶极恶之人。”

    “他们大多是环境铸就而成的,先天他们就行恶而不自知,意志极为坚定,只是认为世间之事本该如此,错的是这个世界。”

    “而其二便是摇摆行恶之辈,这类人占绝大多数,他们大多只是无法回头之人。”

    “当外界对他的成见之深,自身对自己的定义为恶之时,他们便也成了恶人。”

    “他们步步从善恶的边界,走向恶的阵营,他们的思想总会摇摆不定,以至于铤而走险。”

    “不过善恶相对,哪有绝对的善与恶呢,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佚愁苦笑着,心里想着,“在前世,我若是就此杀了人,大概也就成了穷凶极恶之辈吧。”

    婆婆看着佚愁,眼中有些惊讶,似乎佚愁刚才的见解吓到了婆婆。

    佚愁也是有些尴尬,似乎发现自己刚说的话对于一个八岁孩子来说有些天马行空了。

    佚愁赶紧打了个马虎眼,揉了揉鼻子,对婆婆说道:“村里的大叔们下棋聊天时候,随口说的,我就听来了。”

    心里却自嘲道,“哈,自己这么快就成了发表拙见的大叔了。”

    看着佚愁咧嘴笑的样子,婆婆也不知相信了几分,便说道:“那你觉得你是什么样的人呢。”

    佚愁坐了起来,手撑着下巴,心里盘算道:“我自诩不是个良善之辈,但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我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非善人吧。”

    心里想道:“若是祸及身边之人,而我有必行之恶,那行恶又何妨。”

    “若是无法保护身边的人,这善对我又有何意义?”

    婆婆盯着佚愁,似乎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

    “非善人吗?那你也应该想通了,不必在为杀戮而产生执念了。”

    婆婆收起了手里的炁,佚愁身体里的毒素也清除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伤,就都只能靠佚愁自己了。

    “是啊,刚才是我魔怔了,我又不是良善之辈,会被我斩于刀下之人,或为敌,或会伤害我身边之人,我皆无愧于心。”

    “何必在此犹豫,我不求大自在,但求无愧心。”

    “婆婆,受教了。”

    此时婆婆已经走到不远处,去帮其它几位恢复伤势,大概也听不见佚愁的感谢了。

    双膝盘坐的佚愁,运转起来炁,“这便是一念通达,万般自在吗?”

    佚愁感受着全身的炁,都运转的即为通畅,隐约间抓住了之前几个灵感的尾巴,连忙实践起来。

    ……

    傍晚,清河村中

    众人顺利返回村中,佚愁远远得就看到小朵迫不及待在村口张望的身影,旁边站着邻居的大姐看着小朵。

    看到佚愁,小朵开心地向佚愁奔来,不过好像站了好久,走路有些踉跄,几乎就要摔倒了。

    佚愁吓了一跳,一个冲刺到小朵身前,小朵惊喜地跳到了佚愁怀里。

    接住小朵,佚愁差点没站住,刚战斗后,双臂已然脱力,再加上一个冲刺,双腿都有些发抖。

    “小朵,怎么不在家里等我和婆婆啊。”

    小朵瞪着大眼睛盯着佚愁,咿咿呀呀地说道,小手比划着:“哥哥,想,陪我玩。”

    佚愁宠溺地摸了摸小朵的脑袋,“这一世,我会让你体味幸福的感觉的。”

    佚愁把小朵放在背上,颠了颠,把小朵调整到最舒服的位置,“走,回家吃饭!”

    婆婆看着夕阳下,这一大一小有说有笑地走着,心里不禁有些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