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五章 三年时光
    清河村落,大蛊师宅院中

    树上的蝉鸣,与这夏日的酷暑相互照应。

    村寨中,随处可见的是扇风乘凉的老者,似乎在与这炎炎夏日无声地抗争着。

    “三年真快啊,小朵现在也成了小跟屁虫,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佚愁双膝盘坐在地面上,身后一个可爱的身影,也照猫画虎地学到有模有样的。

    远处的婆婆似乎也是看惯了眼前这一幕。

    这个小丫头从学会走路开始就跟着佚愁,形影不离的,自己这个当婆婆的都有些吃醋了。

    婆婆看着眼前这个半大小子,如今也算是正式踏入异人圈了。

    这三年,佚愁的进步,婆婆可谓是历历在目。

    一年前

    “婆婆,我对于流霜有些想法,我看你房中书里有对唐门的用毒的描述。”

    “他们有一种叫毒障的用法,将自己提炼的毒遍布周身,有些类似天师府的金光咒。”

    “我的流霜,也是毒的一种,它更偏向于对魂魄造成伤害。”

    “而流霜很大的特点就是在脱离我的控制后,依旧可以存在一小段时间。”

    “当我再次激活时,霜炁可以再次被利用。”

    “不过有维持范围很小和持续时间也很短。”

    “那我是否可以将流霜内敛,形成一道避障,为我的魂魄提供保护呢。”

    “流霜外放反而效果未必会很好。”

    “前些天,我试了试,我的流霜大范围包裹猪……小动物的时候,他们只是有点蔫。”

    “而过了大概一刻钟,他们的魂魄才有动摇的迹象。”

    许佚愁,摸了摸脑袋,眼神有点尴尬。

    也不管婆婆似乎要喷火的眼神,继续说道:

    “然后我尝试将流霜炁凝聚成各类形状,其中针形状效果拔群。”

    “几乎是刚碰到……小动物,小动物就开始暴躁,并且向我发出攻击了。”

    佚愁还打算继续开口,却被婆婆打断了。

    “想法很好,也很精妙,不过,我说这几天,家里的猪怎么死气沉沉的。”

    “原来是你小子啊,看我今天不把你吊在树上好好抽一顿。”

    婆婆眼中的愤怒的火焰几乎要凝成实质:

    “养了多肥的猪,这些天肉眼可见的显瘦下来了啊。”

    “你小子可以啊!”

    随后,鸡飞狗跳的宅院里,佚愁最终还是被婆婆的地龙蛊,束缚住了。

    然后就是一阵哀嚎,房子里的小朵用肉嘟嘟的小手捂住了眼睛。

    从手指缝里,偷偷看哥哥被揍的样子。

    不一会,鼻青脸肿的佚愁,顶着猪头脸瘫在地上,继续说道:

    “婆婆,你下手也太狠了吧,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揍啊。”

    婆婆在不远处,弯着腰,一手垂着,一手叉腰,气喘吁吁地说:

    “你小子还给我装,这点皮肉伤,最多两天,在你身上就不见踪影了。”

    “哼,正好锻炼锻炼你流霜开发出来的治疗效果。”

    佚愁一头黑线,对于自己被揍了一顿也没放在心上,

    脑子里很快就想起了自己对流霜的新开发。

    “婆婆,跟你说正事,如果我的流霜,可以以温水煮青蛙的形式。”

    “在战斗时将流霜之炁遍布附近地面,从足部缓慢渗透入敌人的身体。”

    “用量变引发质变,同时还可以做准备。”

    “随时将流霜激发,造成混乱。”

    “不过要是被发现,那就很容易被破坏布置。”

    “脱离我控制的流霜,很轻易就会被炁抹去。”

    佚愁艰难的抬起了一只手盖在头上,眼睛微眯,心里盘算着。

    “参考张灵玉的北境沧谭,流霜更易被破坏,而张灵玉的阴五雷貌似强度更高。”

    “那我是否可以将流霜之炁弄的更微小,更破碎,更不引人注目呢。”

    “唉,差的太多了啊,我现在开发的一切还远远不够啊。”

    婆婆站在远处看着佚愁,不禁有些惊讶。

    “这个小子,这些年对自己的能力开发的有点了不起啊。”

    “就这样的想法就有十几种,优化出来,用于实战,很可怕啊。”

    婆婆叹了口气,再过些时日,我可能也没什么能指点他的了吧。

    ………

    一年后

    “今天好好休息休息吧,不炼炁了。”

    婆婆躺在摇椅上,轻轻的晃动着,身影有些孤单。

    “正好村里的探子,又查到了一处那些败类的窝点。”

    “明天跟我一起去吧,也去试试药仙会那些家伙的斤两吧。”

    佚愁瞳孔一凝,“药仙会!?”

    “你们的村子,就是被药仙会烧了的,以往他们总是避开我们的眼线,四处搜集婴儿。”

    “而那一天,不知为何,连村子都被烧成了人间地狱。”

    婆婆叹了口气,眼神中有些自责,似乎是有对我们的愧疚。

    佚愁心里有些复杂,药仙会这个毒瘤早晚要拔除的一干二净,明天就当作先去收点利息吧。

    如果不是自己,小朵又会像前世漫画中一般,成为那众多婴儿中的一个。

    最后成为那所谓的蛊身圣童,真是一群混蛋啊。

    熊熊怒火在佚愁眼睛里燃烧,远处婆婆看着这个少年,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