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二章 清河蛊师
    一处宅院中

    佚愁被眼前的灯光,逐渐唤醒,还有些许迷糊,嘴里默念道,

    “这里是哪,看来是安全了呢,那个女孩还好吗?”

    “师傅,这娃子醒了呦,你过来看看撒。”

    一道有着湘西口音的女声,让佚愁彻底清醒过来。

    偏过头,看向床边,一位穿着苗族刺绣蜡染衣裙,头戴银饰帽冠的老婆婆正逐步来,

    “小娃子,身体不错,有些皮外伤,后背有点烧伤和挫伤,修养些时日就能痊愈,不过估计得留疤。”

    看着佚愁还想张口问些什么,

    “你放心,那个女娃,一点伤都没受,这里是清河村,安心修养吧。”

    说罢便转身离开,似乎有什么要紧事要做,临走时,也叫走了那个年轻女子。

    佚愁隐约间听到了她们在说什么,“药仙会,败类,不守规矩。”之类的词。

    佚愁似乎有些反应过来自己身处的世界是哪里了,如果没猜错。

    湘西清河村,再加上药仙会,那大概自己是在一人之下的世界里了。

    然后佚愁陷入了沉思。

    ……

    “八奇技,甲申之乱,炁。”佚愁默念道,“如果真的是这个世界,那刚才婆婆很有可能就是现任大蛊师罗淑宁。”

    “大蛊师亲自为我医治,那我和那个小不点,很有可能就是被刚才那个女子救了,而她估计就是大蛊师的徒弟。”

    “唉,而我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又知道炁的存在,不去尝试尝试,就做个普通人,会有点遗憾吧,不过我记得湘西巫蛊之术只传女子吧。”

    佚愁挠了挠头,有点无奈:

    “希望小不点有点天赋吧,就算没有,做个普通人留在这个村在里也足够安全了吧。”

    身体的疲惫感再次传来,佚愁这次终于安心的入睡了。

    ……

    太阳照到了佚愁的眼皮上,将他唤醒,“这一觉睡得真是安心啊。”

    侧过身来,看到那个年轻女子似乎在处理着些草药,小心地问道,

    “姨,您好,我叫许佚愁,您叫什么啊。”

    专注地处理草药的女子,似乎被忽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奥,你醒了呦,我叫田芳,叫我芳姐就行了,快趴下,你身上的伤还没好。”

    似乎被后背的疼痛牵扯到了,许佚愁像一条咸鱼一样,又无助的趴在了床上。

    “姨…芳姐是您救了我们吧,那个给我看病的老婆婆是谁啊,小不点在哪啊?”

    佚愁发出了素质三连的提问,心里有些着急。

    “哎呀,你一个一个问嘛,莫急嘛。”芳姐停下手里的活。

    “那天我去采药,看到你们倒在路边,我可是花了不小的力气才把那个女娃从你怀里弄出来呢。”

    田芳掩着嘴笑了起来,看着有点尴尬的佚愁。

    不等许佚愁开口狡辩上一两句,芳姐就接上了话。

    “你说师傅啊,师傅是寨里的大蛊师,姓罗,叫罗淑宁,是我师傅,给你看病的也是她老人家,我治病救人的火候还不够。”

    芳姐语气有些自责,仿佛在抱怨自己天赋太差。

    “果然吗,看来没错了,一人之下吗……”

    许佚愁的思绪被芳姐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芳姐在说到女孩时,有些支支吾吾,眼神有些闪躲,

    “那个女…女娃嘛,在师傅那里,师傅在帮她调理身体。”

    佚愁看到了芳姐闪躲的眼神,心里有些不安,

    “有所隐瞒吗,看来小不点有些特殊呢。”

    过了一小会儿,佚愁冷静地思考了一番,

    “苗寨大蛊师,从前世的记忆里,好像没有什么歹毒的手段,会对孩童下手。”

    “那么就有两种可能,一是大蛊师认出了小不点是谁,与她父母相识,而并不认识我,对我这个救命恩人,起了疑心。二是小不点可能有什么特殊之处,比如有极佳的巫蛊之术修行天赋,或者体质。”

    “想来药仙会都有手段辨别孩子天赋,那名传四海的清河村不能没有些传承判断天赋。”

    佚愁看着芳姐道,“芳姐,能让我见见小不点吗?”

    芳姐叹了口气,看了看我,说:“好吧,我去问问师傅,你等会。”

    芳姐拍了拍衣裙,站起身来,准备向门外走去。

    “不用找了,我来了。”

    这时婆婆的声音传来,婆婆手中抱着安静的小不点,向佚愁走来。

    “小娃,这个女娃是你妹妹嘛?”

    婆婆一脸和蔼,就像是在问些家长里短之事。

    佚愁心里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那很大可能,婆婆没有认出小不点,但也不排除她有意诈我。”

    佚愁尽量装出一个五岁孩子该有的纯真道,

    “不是的,婆婆,我是个孤儿,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的,那个小不点是我在逃命路上遇见的,就把她救出来了。”

    婆婆陷入了沉思,而佚愁也不知道这位大蛊师在打着什么算盘。

    忽然间,婆婆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那小娃啊,你俩就住在村子里吧,这个女娃就做我半个孙女吧,我教她些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