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罗之钢铁审判官 > 第一三七章 混沌(四)
    挑起一座城市的混乱无疑是困难的,但只要有足够的人手,还有牺牲,那么再繁华的城市,不,哪怕是帝国也会有陷入混乱的一天。

    凯尔的计划很简单,简单到了粗暴的程度。

    但所有人都未曾尝试过,因为在斗罗大陆,他们的思想过于局限。

    谁会想到作为斗罗大陆最底层的普通人和低级魂师能有这么大的魄力和力量呢?

    正如前世,谁会想到一群穷的叮当响的泥腿子们会推翻百年的王朝呢?

    得益于前世现代文明的熏陶,凯尔懂得这样的道理。

    虽然斗罗大陆有着武魂和魂师这样的超常力量,但不妨碍人心的浮动。

    只要制造一些小小的混乱,破坏掉已知的秩序,那么混沌就此诞生。

    而那时候,人多的一方就会获得破坏性的力量。

    凯尔可以说是什么都没做,夜光区这宛如末日废墟的景象不是他和武魂殿暗卫所做的,而是夜光区的人所造成的。

    凯尔只是杀掉了“秩序”,那些高悬于夜光区之上的人,就是夜光区的秩序。

    如果凯尔现在能杀死雪夜大帝以及一众皇室大臣,那么天斗帝国的秩序也会被破坏,但“秩序”很快就会重生。

    凯尔在夜光区做的却不止是这些,他还放出了“尊严”这只寄居在人心中的野兽。

    大多数人能拒绝不了“尊严”的诱惑,尤其是屈辱到地下的这群人。

    就好像前世的斯巴达克斯所统领的起义军,备受屈辱的奴隶,在知道反抗能找回“尊严”后,就卷起了反叛的心思。

    但这样还远远不够,毕竟斗罗大陆哪怕是再玄学的世界,也是讲究实力的。

    夜光区的人太弱,如果再继续发展下去的话,那么他们只能作为反贼被诛杀。

    虽然参与动乱的人这里有几万人之多,但在魂师眼里这算是问题吗?

    杀几万普通人而已,在斗罗大陆就是那么残酷,普通人的性命根本不值一提。

    几万人的性命在皇家的尊严面前不值一提!

    这是所有皇朝不动的准则。

    但.....

    凯尔微笑着看着面前正缓缓过来的天斗大军。

    要是天斗帝国赦免了他们呢?

    .......

    “前方的人,立刻跪在原地,可饶你们不死!”一道洪亮的声音通过庞大的魂力传递到整个夜光区的人都听见了。

    在场几万人听到这个声音都脸色苍白起来。

    不是因为这个声音有多熟悉,而是....

    这样大的场合,能让几万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证明了来者肯定实力不低。

    在场的人都不是些什么魂师界白痴,都很明白这样的人实力有多恐怖。

    起码不是魂宗以下的。

    “现在怎么办?先生。”奉叔走进凯尔身边,低声问道,“要怎样?我们是杀出去还是.....”

    凯尔轻笑一声,然后魂力震荡,“所有人听从命令,在原地不动,待帝国给予我们一个交代!”

    凯尔的魂力震荡得人耳朵发疼,但其中的话让听到的人目瞪口呆。

    作为毁灭夜光区的人群,不被天斗帝国治罪就算好了,还要帝国给个交代?

    奉叔一脸惊诧地看着凯尔,“先生,你这是认真的?”

    “放心,我承诺过的,自然不会食言。”凯尔淡淡地说道。

    奉叔等靠近凯尔的一行人看到凯尔的模样,还有想到凯尔实力肯定不弱这件事上,一咬牙,对后面的人点头示意。

    于是乎,几万的人群哗啦啦地跪倒在地等候消息。

    但....

    总归有几个自以为是的人,丝毫不听劝阻,直接就往外跑去。

    凯尔视若无睹,几万人中总能出现这种人才,虽然概率极小,但他没必要为了这些特殊例子就出手。

    果然,那些打算逃跑的几个人,瞬间就被一道道威力巨大的魂技,精准杀死了。

    有一个倒霉蛋甚至直接中了十几发远程魂技,直接被碎尸万段了。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温和的雌雄莫辨的声音顿时出现,随之出现的是一张英俊秀气的脸。

    “尔等小民,还不见过太子殿下?”千仞雪身旁一个端正威严的武将顿时怒声斥道。

    奉叔这才反应过来,“小民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

    身后的人群也一并喊道,“参见太子殿下!”

    千仞雪温和地说道,“免礼。”

    “太子殿下!”凯尔此时突然上前,吓得天斗禁卫军立刻武魂附体!

    “诶!”千仞雪出手示意退下,禁卫军们瞬间退回原位。

    “小民有事情向殿下陈述!”凯尔装作一副深仇大恨地跟千仞雪说。

    千仞雪虽说已经和凯尔计划过了,但也只是讲了个大概,看到凯尔这样,不免有些好笑,但千仞雪端庄地问道,“何事?”

    “今夜,我们实在是迫不得已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但我们并非是故意制造混乱。”凯尔继续说道。

    “殿下,我们作为天斗帝国百姓,就在这天斗皇城下,在当今陛下的注视下,快被人逼死了,您说,这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凯尔夸张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人愣是对凯尔这样说严肃不起来,虽然凯尔说的很声情并茂,但就是.....

    莫名的滑稽。

    千仞雪也是如此感觉,但她还要保持作为皇储的威严,所以她也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怎会如此?这.....那现在情况怎样?”

    “殿下,首恶以除,但这夜光区却是需要重建。”凯尔低头,“而且小民希望太子殿下能亲自宽恕我们,不再追究我们的罪行。”

    “我们知道自己犯下的是怎样的过错,但还望殿下宽恕,因为我们都是迫不得已才做出这样的事。”凯尔说道。

    “好,我准了!”千仞雪顺势说道。

    武将顿时急了眼了,急忙喊道,“殿下!万万不可!这要是饶了他们,我们怎么向陛下交差啊!”

    “怎么就不可,他们是被迫的这一点我相信。”千仞雪怒视着他说道,“这样惩戒他们,可是要失了民意,你要担起这个责任吗?”

    “至于父皇那边,我来说。”千仞雪淡定地说道。

    凯尔低着的头微微一笑。

    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