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猪妖一只 > 一百三十、打脸,左右开弓
    下面吵吵的厉害,天蓬还在云台上打坐,运功并没有间断,等他运作了一个周天后,睁开眼睛跳下来时,院中的气氛已经变得相当的热烈了。

    话说,孙悟空原本就极为好胜,而且为了能赢也是极喜用一些小手段,接下来三个国师拿出各自的本领和孙悟空赛赌,真的是一场比一场输得惨,孙悟空左右开弓轮流打脸,打了左脸打右脸,打了右脸打左脸。现在那三个国师哪还要脸,根本就没脸可说了。

    最后一局更是夸张,鹿力道士猜疑孙悟空作弊,于是在柜子里装了一个道士进去,心想你再厉害,总变不了人了吧,结果让大家惊掉了下巴的是,孙悟空高叫一声:“和尚出来。”一个青皮小和尚推开木柜,敲着木鱼,口中念着阿弥陀佛就钻出来了。

    车迟国王也是暗自不安,他拉住鹿力道士,小声的说道:“这唐朝的来人怕是有鬼神相助。寡人往柜子里放了那么多的东西,结果他张口随便一说,那东西就变了。这次道士入柜,出来后竟然变做了和尚。国师,我看你是比不过他了,放他走吧。”

    这三个道士听了车迟国王,更是被激出了真火,他们一咬牙,索性要来玩狠的。

    虎力道士说道:“陛下,贫道将钟南山幼时学的武艺拿出来,再与他赌一赌。”

    车迟国王很无奈的说道:“国师呀,你还有何手段可赌?”

    虎力道士一阵狞笑后,说道:“砍下头来,又能安上。”

    鹿力道士比划着说道:“剖腹剜心,还能再长。”

    羊力道士冷笑着说道:“滚入油锅,如同洗澡。”

    那车迟国王一听,顿时大惊道:“此事都是寻死之路,如何能赌!”

    虎力道士恶狠狠的说道:“我等就是要与他赌上性命,挣得一份脸面回来!”

    ******

    虎力道士虽然是面对着车迟国王,但是眼睛却是看着玄奘一行,他恶狠狠的说道:“我等就是要与他赌上性命,挣得一份脸面回来!”

    车迟国王一听,吓得心惊肉跳,他急忙拉着虎力道士说道:“大国师,你等三个国师可是我国之梁柱,怎可因为一些小气之事,就如此以身犯险。”

    虎力道士不在意的从车迟国王手里扯回衣袖,对着车迟国王说道:“陛下,自古以来,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等修道之人,天之使命便是要与魔相斗。”虎力道士指着孙悟空说道:“哪怕这只猴妖比我法力更盛,可岂有为了自身安危就惜命避战之理。”

    虎力道士一说,鹿力道士、羊力道士齐声应喝道:“大哥说得好!我等今日便是舍身剔骨,也要降妖伏魔。”

    孙悟空原本在比拼里一直都在赢,心情大好,脸上嘻嘻哈哈的,哪知道这三个道士指着它的鼻子骂,它脸色也慢慢变了,俨然是动了杀心。

    ******

    天蓬从云台上下来了后,一直在外围看热闹,这时候天蓬慢慢挤开人群,往里走了几步,然后他站在那,朝着虎力道士勾了勾手指,说道:“你,过来。”

    虎力道士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还是走了过去,谁知道他刚走到天蓬身前,只见天蓬突然暴起,一个巴掌呼过来,直接将他扇翻在地。

    “讨死的东西!”天蓬骂道。

    虎力道士被一个耳光打的原地转了一圈才倒下去,这一巴掌竟然把他给打蒙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周围的人一看,顿时脸色一变,车迟国王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鹿力道士和羊力道士已经一个弯腰扶起了虎力道士,一个朝着天蓬冲了过去。

    他们动作快,没想到天蓬的动作更快,朝着天蓬冲过去的羊力道士眼睛一花,一个巴掌盖就在了他脸上,羊力道士也是被抽的脑子一晕,踉跄了几步后被身后的虎力道士和鹿力道士扶住了。

    这三个道士吃了天蓬两巴掌后顿时暴怒,他们撸起衣袖正准备干架,只听天蓬大喝一声“禁!”,虎力道士、鹿力道士、羊力道士惊恐的发现自己刚聚起来的真气被那声暴喝给退散了。

    天蓬走过去,对着三个道士就是噼噼啪啪的一阵耳光,一边打一边说道:“降妖除魔是吧?以身殉道是吧?来来来,爷爷今天就成全你们!”

    车迟国王看到天蓬正在暴打三个国师,也是又惊又怒,他大声喊道:“护驾,护驾!”

    天蓬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国王,对他说了一个字:“滚。”话音未落,车迟国王被一道无形之力弹到了几丈之外,他跌坐在地上,帽冠掉了也顾不得捡,连滚带爬的抢到了护卫头领身后躲了起来。

    不一会,禁军来了几百个,把天蓬一行围得团团圆圆,可是大家都不进了三丈之内,只能看着天蓬把三个国师抽服气了,然后罚他们三人端端正正的跪在地上。

    ******

    “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只不过初窥道门,便敢不知死活的灭佛。昨日我兄弟几个是看你们不过,秉着治病救人的好意,才让你们喝点尿,清醒清醒。”天蓬又指着他们骂,这次没哪个敢动了,“刚才,我大师兄本着让你们开开眼界的好意,与你们玩耍了一番,你们竟觉得失了脸面,还想玩狠的。”

    天蓬转过脸对着孙悟空说道:“大师兄,你也来抽几巴掌不?”

    孙悟空心满意足的走了过来,对着天蓬说道:“二师弟,你帮着打几下就行了。”

    天蓬见状,又是挨个给三个道士几个耳光,现在虎力、鹿力、羊力真正像极了亲亲的三兄弟,鼻青脸肿的样子看起来真是一模一样。

    天蓬冷笑了两下后,指着孙悟空说道:“我大师兄,便是那齐天大圣孙悟空。当年玉帝派出十万天兵天将,也斗不过他一人。今日要不是你孙爷爷心善,拔根毛也砸死你们了。”

    三个道士虽不知天蓬的话是真是假,但是无奈天蓬的道理太大,他们只得认服,三人抢着对孙悟空磕头赔罪道:“孙爷爷,小的不知天高地厚,有所冒犯,望爷爷恕罪。”

    孙悟空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这事就算是过了。

    天蓬对着沙悟净说道:“三师弟,你也来几下?”

    沙悟净听了天蓬的话,没有推让,他几步走过去,恶狠狠的对着三个道士甩了三道杀人掌在他们脸上,随后沙悟净指着三个道士说道:“这是为智渊寺的和尚们打的。告诉你们,今天要不是两个师兄在,我老沙可不是这么一巴掌就能算了的。”

    虎力道士受伤最重,他满脸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哭着说道:“各位爷爷,我这立马求王上放过那些和尚。”

    鹿力道士对着车迟国王凄惨的叫道:“陛下,快下令赦免那些个和尚吧,求求你了!”

    车迟国王一看,急忙对着左右说道:“寡人准了。快,快,快下旨,赦免智渊寺的僧人。”

    沙悟净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车迟国王,他对这国王可无半点好感,只是对方好歹是一国之君,多少与他留了一些面子,不然沙悟净第一个想打的就是他。任侠之义,不平之气,现在的沙悟净做事极有当年豪侠之风,再也不是那个唯唯诺诺沙师弟了。

    天蓬对着敖烈说道:“小师弟,你也来说两句?”

    原本敖烈是变成白马在大殿外等候的,结果孙悟空和三个道士斗法,敖烈担心双方擦枪走火,好吧,其实它更担心是孙悟空不小心输了之后恼羞成怒,要动手打人,于是变作人形来到了玄奘身旁。

    敖烈看到那三人的惨样,原本想摇头,说算了,后来一想,天蓬时常教育几个师弟,皮肉教育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先要触及皮肉,之后才能触及灵魂。虽然敖烈不知道灵魂是什么玩意,但是二师兄的话往往是极有道理的。

    敖烈于是也走过去,对着三人一人一个巴掌,对着他们说道:“今天的雨就是我下的。”说完,敖烈透了些许真气出来,那一丝真龙之气吓的三个道士屁滚尿流,当场就失禁了。如果说前面三个师兄有多厉害,他们还只是不明觉厉,面对敖烈,这三个道士真的是恐惧到了灵魂。

    神龙现世,百兽竞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