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假面骑士暗黑zio > 第三十八章帝骑出现,帝骑VS暗黑时王

第三十八章帝骑出现,帝骑VS暗黑时王

    “呐,也差不多该出来了。”

    寒夜飞看着Gize离去的方向轻声嘀咕着。

    “什么该出来了?”

    月读听到寒夜飞的嘀咕后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某个喜欢骚粉色的家伙。”

    “那是品红。”

    寒夜飞话音刚落,便传来一声回应。

    众人连忙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在刚刚Gize冲出去的地方,走进来一个手里提着已经解除变身的盖茨的金色假面骑士

    假面骑士agitΩ(亚极陀),或者说是假面骑士Decade(帝骑),agitΩ(亚极陀)形态。

    “是那个怪物的同伴!”

    天空寺尊看到这位假面骑士后身躯震了一下大叫道。

    在几年前,他们差点就捉到过一次异类Ghost,但是却被眼前的这个假面骑士给阻止了。

    “抱歉,对于我来说就是骚粉色。然后……”

    寒夜飞耸了耸肩敷衍地回答道,然后拿出暗黑时空驱动器

    “……好久不见啊,Decade,或者说是,王小明。”

    “的确是有些日子没见了,寒夜飞。”

    仿佛没注意到寒夜飞的动作,帝骑将手松开,盖茨顿时掉在了地上了,他直接一脚踢在盖茨的腹部,盖茨直接滚到了月读的旁边。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如果没了这个,你们就消灭不了异类骑士了吧。”

    帝骑手中拿着才盖茨手中夺过的Ghost表盘,玩味地笑了笑。

    “那是……住手!”

    正在查看盖茨伤势的月读看到帝骑手中的表盘之后立马大叫,但帝骑却是丝毫不停,手微微用力,表盘便开始出现裂缝,随后直接碎裂。

    “这样,你们就没办法了吧。”

    将手中的表盘碎片扔掉,帝骑拍了拍手上的灰。

    “谁说的。”

    寒夜飞微微一笑,随后走到天空寺尊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把你口袋里的表给我。”

    “啊?哦。”

    虽然很疑惑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口袋中有骑士表盘的,但是他还是拿了出来。

    “你看,这不就有了吗?”

    寒夜飞接过表盘,对着帝骑叫道,同时他的口袋的空白表盘也是变为了相应的骑士表盘。

    “……”

    看着寒夜飞手中的表,帝骑一时有些无语,你怎么这么快就拿出一块一样的表了,这样子让我找什么理由送表啊!

    “你还是老爱拆我的台。”

    已经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送表的帝骑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将腰间的驾驭卡盒剑取出,剑指寒夜飞。

    “那么,开始进入正题吧,是你主动变身还是我逼你变身。”

    “驱动器都已经准备好了,你认为呢?”

    寒夜飞微微一笑,将表盘插入驱动器,拍打顶端的按钮。

    RIDERTIME!KAMENRIDER!Dark·ZI-O!!!(骑士时刻!假面骑士暗黑时王!!)

    黑色与猩红的时王装甲着装在了寒夜飞的身上。假面骑士Dark—Zio,登场。

    “也是。就当我明知故问了。”

    帝骑日常抹了一下剑身,随后抬起脚步朝Dark—Zio冲了过来。

    Dark—Zio也是取出剑迎了上去,不过不是暗黑时间极限剑而是魔皇剑。

    当!

    两把武器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火花微微地溅出。

    Dark—Zio习惯性地抽出暗黑最强极限剑朝对方腰部斩去。

    但帝骑似乎早就预料到Dark—Zio会这么做一般,早在Dark—Zio刚取出暗黑最强极限剑时便将驱动器拉开将一张卡放入了里面

    AttackRideIllusion(攻击驾驭错觉)

    帝骑驱动器的音效响起后,只见眼前的帝骑直接变成了三个躲过了Dark—Zio的斩击。

    然后帝骑快速从卡盒剑中抽出卡牌插入驱动器

    AttackRideSsh(攻击驾驭斩击。)

    三个帝骑在不同的方向朝Dark—Zio挥出一剑,剑刃分化出数道分身。

    “我擦嘞!”

    Dark—Zio大惊,赶忙将暗黑最强极限剑扔向空中,然后左手按住Zanvat蝙蝠研磨剑身。

    用魔皇剑抵住两个帝骑的攻击,然后左手取出暗黑时间极限剑去抵挡另一个帝骑的攻击。

    Dark—Zio艰难地抵挡住了帝骑的攻击。

    “看你能坚持多久。”

    看着挡住自己剑刃的Dark—Zio帝骑不断地用力,Dark—Zio渐渐地有些吃力。

    “不需要坚持多久。”

    Dark—Zio微微一笑,然后猛的一用力,将用暗黑时间极限剑那边抵挡的帝骑弹开,并把暗黑时间极限剑向前一伸,然后同一时间,他刚刚扔向空中的暗黑最强极限剑落下,完美地接合在了暗黑时间极限剑上,组成了暗黑最强时间极限剑。

    Saikyo!

    FinishTime!King!GiriGiriSsh!

    Dark—Zio用着延伸出巨大光刃的暗黑最强时间极限剑旋转一周。

    “不好!”

    看着那巨大的黑色能量剑刃,帝骑暗道一声不妙,赶忙后退,但是已经晚了。

    他的分身被光刃斩中后直接消散,黑色的光刃也是在下一刻斩在他的身躯上顿时火花四溅,倒飞了出去变回了基础形态吧。

    “你还是一样的出人意料。”

    帝骑捂着胸口起身,随后从已经放回腰间的驾驭卡盒剑中抽出一张卡。

    “就用这张试试吧。”

    FormRide!Ryuki(假面驾驭!龙骑)!

    将卡牌插入驱动器,顿时帝骑转换为了Ryuki(龙骑)形态。

    “龙骑吗?那么我就用它了。”

    见到对方变成龙骑,Dark—Zio也是拿出了Dark·decade表盘,然后插入驱动器。

    RiderTime!KAMENRIDERDark—Zio!!ArmorTime!KamenRide!Wow!Dark!Deca!Deca!Decade~!

    在着装好暗黑帝骑装甲之后,他将魔皇剑与暗黑最强时间极限剑收回,然后把两把驾驭平成剑取出,并都将其指针指向Bde(剑)

    Bde!DualTimeBreak!×2

    雷电分别缠绕在两把驾驭平成剑上。

    “事先告诉你,剑可是能对龙骑和帝骑造成双倍伤害哦,而现在可就是四倍了。”

    “哈?什么意思?”

    听到Dark—Zio的话,帝骑(龙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他用剑砍龙骑和被帝皇剑吊打的事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没什么,就是你曾经做出的某件事而已。”

    Dark—Zio摇了摇头没有做解释,然后拿着两把驾驭平成剑朝着帝骑砍去。

    见到对方攻来,帝骑(龙骑)也暂时不去想别的,将卡牌取出插入驱动器。

    AttackRideGuardVent!

    (攻击驾驭防卫读取!)

    两面与龙的腹部相似,有着龙爪的盾牌出现在帝骑(龙骑)的双手。

    当!

    两把驾驭平成剑打在盾牌上,溅起电火花。

    附着在剑刃上的电流在盾牌上蔓延最后流到帝骑(龙骑)的全身,令帝骑(龙骑)感到麻痹感。

    “糟糕!”

    感受到已经渐渐失去知觉的身体,帝骑(龙骑)感到不妙,赶忙

    与Dark—Zio拉开距离。

    “看来得认真一点了。”

    帝骑(龙骑)甩了甩手,加快消除掉身体的麻痹感。随后将卡牌插入驱动器

    FinalAttackrldeRyuki!(最终攻击龙骑!)

    吼!

    伴随着一声龙吼,无双龙凭空出现在帝骑(龙骑)的身后。

    “放大吗?来啊,who怕who。”

    见到对方身后出现的无双龙,Dark—Zio将手中的剑扔掉,然后拍打驱动器的Decade表盘已及Dark—Zio表盘,最后拍打顶端的按钮放出必杀。

    Dark!Deca!Deca!Decade!FinalAttackTimeBreak!

    黑色的开牌虚影出现在眼前,并朝着帝骑(龙骑)不断伸展。

    “呵!”×2

    两人低喝一声,随后同时起跳,随着帝骑的一跃而起,无双龙也向空中飞起跟在他的身后,而那通向他的黑色卡牌虚影也是紧跟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两人同时穿透地下研究所,来到地面,然后继续上升,直至空中。

    “哈!”

    在空中,帝骑(龙骑)来了个空翻过后对着Dark—Zio踢出,无双龙也在这时吐出龙之火焰缠绕在帝骑(龙骑)的右脚。

    “哈!”

    在帝骑(龙骑)踢出的同时,Dark—Zio也随之踢出,穿过一张张黑色的卡牌虚影,犹如数据般的光环复数缠绕在右足。

    轰!

    爆破声轰然响起,火光四起,烟尘冲天,两道身影从烟雾中落下。

    两人同时落在地面,不过却是交换了下位置,变回了基础形态而已。

    FinIshTime(终结时刻)!TimeBreak!(时间粉碎)

    FinalAttackRide!De-De-De-Decade!(终极攻击驾驭帝骑!)

    两人背对着背,没有过多的语言直接再次放大。

    “哈!”

    Dark—Zio大叫一声,随后两人同时转身,朝对方踢出。

    咔嚓~

    两人的骑士踢碰撞在一起,顿时地面碎裂,能量波向四周蔓延。

    原本屹立着的树像是遇到暴风一般,疯狂地晃动起来。

    两人的骑士踢对立着,一时不分上下。

    最后两人同时收脚才结束。

    “啧,你赢了。”

    寒夜飞解除变身有些不爽地说道。

    虽然自己的确看起来和对方打的不相上下,但是要知道,现在的门矢士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个世界,即使是还剩下一半的力量他也浪到了大结局,所以怎么可能会和他打得不相上下,em……当然,召唤黑帮团的话另谈。

    “现在的你能和我打到这种程度,已经不错了。”

    门矢士解除变身,现在的他有着说不清的开心,虽然没有完全吊打对方,但是对方输给自己就已经足够让他开心的了,当然,如果能暴打一次对方的话说不定会更开心。

    “呵呵,早知道就用Dark·decade变成暗黑崇皇来个群殴的。那样我就在一直吃瓜就行了。”

    寒夜飞苦笑着坐在地上。

    “我劝你不要这么做,毕竟那样你会养成依赖的心里。”

    门矢士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也是。”

    寒夜飞觉得有理地点了点头

    “那么,再会了,寒夜飞。”

    见到寒夜飞不准备用暗黑崇皇后,门矢士暗暗地松了口气,准备离开。

    毕竟那个形态他可对付不了,如果寒夜飞召唤出来的平成骑士是基础形态的话,那么他是完全不慌,甚至能让他们变成自己的武器,但问题是,以他对寒夜飞的了解,对方完全不是那种会召唤基础形态的人。对方一招就是全员最终,那谁受得了。连拥有完全力量的他都打的会很吃力,更不用说现在已经把一半力量送到表里的他了。

    所以还是先走为妙,要不然等他改主意用Dark·decade拿出崇皇的卡就完了。

    “对了,小夜她已经发现你了,做好心里准备。”

    忽然想起什么,准备走进次元壁的门矢士回头对寒夜飞说出了这句话,随后走进次元壁。

    “小夜?谁啊?”

    寒夜飞坐在地上疑惑地挠了挠头。

    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一个叫小夜的人了?他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