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之下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短兵相接
    天道之下青山试炼第三百六十二章短兵相接“嘘……”范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既然是巡逻队,防范的肯定是重要路线,没理由会顾及一座空荡荡的堆场。从他们行进的方向来看,应该是正常的沿街巡查,因此等他们走远了就行。

    然而意外在此发生。

    这支队伍没走几步,忽然停了下来。

    其中两人离开队伍,漫不经心的朝海边靠拢过来。

    “喂喂……不会吧。”有人低声道。

    范恩心里也不由得一沉——他们显然不是发现了侦查小队的破绽,冲着茅草房而来,那架势分明是想找个地方方便,而堆场正是他们的首选目标。

    问题就在这里。

    信号筒已经引燃,迸射的绿光将周边方寸之地映得雪亮,几座茅草屋能阻挡住街道一侧的视野,却没可能将光芒团团围住。

    只要他们走上几十步,便会发现从房屋侧面渗出来的绿光。

    他们可以赌对方不会过于靠近堆场,但直到此刻,敌人仍未停下脚步。

    范恩取下了背后的气罐枪。

    “去四个人,从另一边绕向街区。这两个家伙交给我。海姆、提尔,保护好我们的姑娘,还有——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信号中断。这个燃完以后,要立刻点起第二筒来。”

    说完他猫着腰,悄悄溜出了茅草屋。

    尽管不是在诺亚上,但银星也是树舟,脚下盘结的根脉并不会对他造成困扰,即使没有火把,他也不会因为凹凸不平的地面而磕磕绊绊。

    相反,帝国人手中的火把成了最醒目的路标。

    范恩一直靠近到十五丈距离时才停下。

    他半跪在地,打开枪机保险,深吸一口气,平端起气步枪。

    大祭司购入首批武器后,他是第一个领到的人——金霞那边不止负责交易,还派了专人来指导如何使用。在训练时范恩便深刻的意识到,这东西比弓箭要强上太多,只要稍微拉远点距离,他完全可以以一敌十。

    不过现在不是讲究稳当的时刻,他必须要让两个人无声无息的倒下,方能避免引发更大的麻烦。

    此时敌人也停步下来,并将火把插到了脚边。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范恩屏住呼吸,扣下扳机。

    几乎是同时,敌人疑惑的望向了茅草屋方向,“喂,那边是什么情况?”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气步枪的击发声十分急促清脆,而且音调极轻,完全没有火枪那种炸裂般的鸣响。

    由于距离近在咫尺,当高压气流脱膛的那一刻,子弹便已飞到了其中一人面前。只见巡逻兵脸上绽起一片红雾,接着如石头般向后栽倒,连一声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

    另一人顿时色变。

    他一边举起长枪,一边想要开口警告,却被另一轮子弹所打断。

    颈部、胸部、腰间、大腿……多处部位同时中弹,他虽然穿着皮甲,但挡不住尖头空竹弹的冲击。

    这一回范恩几乎打光了储气罐里的气压。

    成了吗?

    他垂下枪口的那一刻,才发现手心中已经满是细汗。

    范恩有一点没有告诉过大家,他确实与帝国军多次交手过,但每次都是以部队败逃而告终,除开目睹队友的死伤外,他一无所获,甚至连一个敌人都没有干掉过。有一次他与一名铁甲骑士短兵相接,穷尽任何手段亦没能伤到对方分毫,自己反倒差点命丧当场。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他心中有了阴影。

    对于一名武者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结果。

    这亦是大祭司征召侦查队时,范恩第一个走出队列的原因。

    他清楚只有再次与帝国军交锋并且取得胜利,才能破除这一心魔。

    望着两名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巡逻兵,范恩.辛德忽然感到了一股由衷的轻松——至此,当别人再提起他与帝国对抗的事迹时,他终于不必将心虚和苦闷独自掩藏。

    他从背包里取出新的气罐换上,转头朝街道方向摸了过去。

    火把依旧在燃烧,但长时间的沉寂也让巡逻队其他队员变得不耐烦起来。

    “那两个人还没好吗?”

    “方便怎么都这么久?不会是拉肚子了吧。”

    “也是,说不定正到处在找叶子呢。”

    “妈的……我去看看。来个人跟我一起。”

    又有两个人影骂骂咧咧的朝火把处走来。

    眼见合围不及,范恩连忙窜入周边草丛中,决定先守株待兔。哪怕自己有暴露的风险,也绝不能让他们发现茅草屋后的异常。

    当双方距离拉近、他能隐约看到对方的轮廓之际,远处的火光骤然消失了两把。显然,自己的伙伴已经绕到后方,向散开的队伍发起了袭击。一切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巡逻队也仅有七八人,以有心算无心,他们凭借着金霞城的新式武器,或许能不声不响的吃下这支帝国小队。

    只要他能解决这两个新来之敌的话——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范恩便看到了其中一人身上折射着幽光的盔甲。

    领头者居然是一名铁骑士!

    他下意识的后腿了一步。

    “咔嚓。”

    脚下响起根须断裂的声音。

    “什么人?”那名骑士顿时朝他所在的位置看来。

    范恩唯有选择抢先动手!

    由于双方都没有携带火把,他无法做到像之前那样精确射击,只能大概对着黑影位置连续开火。与此同时,闪着幽光的甲胄快速逼近,几乎是眨眼间便冲到了他的面前——子弹在敌人身上绽放出火花,却没能阻挡对方的行动。

    抵近了范恩才发现,横在骑士面前的是一块金属盾牌!

    在盾牌横扫之下,他被迫翻身后滚,躲开这一击势大力沉的拍击。

    “居然还有藏着的精灵——而且身手像是练过的样子。”骑士似乎也有些意外,他瞅了眼盾牌,“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新式弩吗?我好像没有听到枪击声。”

    范恩将气步枪扔下,拔出腰间的短剑。眼前的形式可谓极为不利——尽管都是拥魔者,但岛民只能通过树灵种子来施展能力,帝国人却是擅长杀戮的好手。

    不过无论如何,他都下定决心,不会让出脚下这条路来。

    他不想再次体验败逃的滋味。

    与铁骑士同行的敌人也从侧面包了上来。

    刚才那一次伏击显然落了空。

    “沉默是吗?没关系,我自己研究便是。”骑士冷声道,“……在剁光你的五指之后。”

    就在这时,一股奇怪的风声传入了众人的耳朵——它起伏规律,就好像有人握着一把巨大的蒲扇来回挥舞一般,并且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大。

    哗——哗——哗——

    敌人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但这份迟疑仅持续了数息不到的时间,答案便呈现于众人眼前。只见一抹小山般的黑影几乎垂直般升上地表,且直朝着三人扑来!

    “趴下!”有人大喊道——用的是中原语言。

    范恩毫不犹豫,当即抱头卧倒。

    而骑士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拍,他还在试图看清这团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时,奥利娜健硕的身躯已经携万钧之势压了他身上!

    在高速冲击之下,骑士被一路拖着与地面摩擦,滑出去足足六七丈远。等到龙女控制住姿态时,被碾到的人已经连同盔甲一起,变成了一团无法分离的血肉金属混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