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出香江 > 第175章 进退失措二
    就在蔡致良犹豫之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直等到晚上的时候,高威到了。

    “乐叔被人打了。”高威带来一个消息,却是关于蔡明乐的。

    “大伯不是在办超市吗,这是又跟谁起争执了?”蔡致良也不意外,毕竟蔡明乐当年也是火爆的脾气,跟谁开仗都不稀奇。

    “这次不一样,是顾长亮的马仔……”话说了一般,高威明显犹豫了下,似乎是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这次的事情,大伯也有参与?”蔡致良敏锐地意识到问题所在,将之前的事情这么一捋,就清晰了。

    高威点点头,道:“要不然就是阿成想翻天,也不可能整出这么大的动静。”

    “好啊,好啊……”蔡致良怒极而笑,蔡明乐还没有这么耐心,估计蔡勋也是参与其中的。全家出动为蔡明和报仇,感情只有自己这个,方家未来的女婿,是蒙在鼓里的

    “最后打算怎么收场?”

    高威道:“阿成将要加入新义安,而顾长亮,鸡头宽大概率要坐牢,至于方健霖,发动的有些仓促了,有没有把柄被抓住,就不清楚了。但是方向明已经进去了,估计是很难出来了。”

    蔡致良消化着高威带来的消息,随后问道:“你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高威挠挠头,道:“还能怎么办,等和叔出来呗。”

    这时电话响了,是李桂龙打过来的。

    “方健霖连夜过河了?”

    “过河,去哪里,澳门吗?”蔡致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北边啊,带着全家走了。”

    “方菁瑶呢,也一起吗?”这才是蔡致良关心的,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是的,方菁瑶也走了。”李桂龙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蔡致良挂断电话后,开始给方菁瑶打电话,却是怎么也打不通了。随后蔡致良去了一趟荃湾,却已经是人去楼空了。

    一切都难以挽回了,蔡致良也不清楚,还有谁是值得信任的。

    ………………………

    “自从3月份以来,明秀日报再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见解了,每每只能以危言耸听来博得一些略不足道的关注,对此只能深深的报以同情……”

    第二天一早,随着昨日股市的稳定,今早开盘迎来大涨。

    同行是冤家,这是攻击明秀日报的一篇报道。

    自从去年迅速崛起,销量突破八万,成为香港排前五的大报,便挤兑了很多报社的生存空间,现在这些人逮住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骂战是民国以来的一项传统,被媒体继承。在严重对立的六七十年代,左右两派几乎是无日不战,以至于港城的各大报社都赋予骂战情结。

    既然有人送来的瞌睡的枕头,明秀日报自然也不怵,直接怼回去就是了,估计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热度。

    第二天一早,除了股市的消息,竟然还有关于蔡致良本人的消息,是一张满脸血污,坐在长椅上的照片。

    看来昨天受伤的事情是瞒不住了。

    “别做饭了,准备回家吧。”蔡致良制止了准备午餐的赵志强。

    赵志强自出生起,便一直跟着赵洪德夫妻生活,有一手的好厨艺。

    “不是要瞒着大姑吗?”赵志强对于蔡致良的吩咐有些诧异。

    “瞒不住了,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大姑就要找过来了。”蔡致良将报纸递给赵志强。

    两人随即收拾东西,赶去了宝云道的临时住所。

    赵宝秀今日在家,看见蔡致良回来,也没有感到意外,道:“撞伤了也不知道回来,要不是刚才你外公打电话,我都还不晓得。”

    说完蔡致良,回头又开始数落侄子,“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敢替他瞒着?”

    蔡致良道:“别说阿强了,这不是怕你们担心吗?”

    “我能不担心吗,你爸爸躺床上都两年了,到这会都还没有醒呢……”赵宝秀有些歇斯底里。

    “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哪儿有那么严重啊。”蔡致良说着还转了一个圈,牵动了膝盖上的伤,直龇牙。

    “赶紧坐下,瞎撑什么强啊。”赵宝秀扶着儿子,坐在沙发上,而后问道:“你跟瑶瑶……”

    “您都听说了?”蔡致良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

    “我也是刚回来不久,早上去看望你大伯了。”赵宝秀叹了一口气,道:“阿良,我虽然看不惯你三叔,但是他毕竟是你亲叔叔。这还未过门,便成了仇家,又如何做亲家呢。”

    赵宝秀还是传统的观念,婚姻是两个家庭,乃是两个家族的结合,不仅仅是两个人的。

    “知道了……”蔡致良不愿意提起此事,随即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阿良……”赵宝秀叫了一声,但是蔡致良没有回头,关上了房门。

    蔡致良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虽然只有一个人,却是怎么也安静不下来,前些天还计划着筹备婚礼呢,一眨眼就是这般光景了。

    蔡致良只能打电话给郑一鸣,道:“有件事情要麻烦你一下。”

    郑一鸣道:“你没事吧,我刚得到消息。”

    “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估计得休息几天。”蔡致良随后道:“你找个律师,到警局找一个叫方向明的人,把他保释出来。”

    随着方健霖的离开,连儿子都顾不上了,蔡致良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位大舅子给保释出来。

    “方向明?稍等,我拿笔记一下。”片刻后,郑一鸣道:“你说。”

    蔡致良道:“四四方方的方,方向的向,明天的明,昨天被警察带走的,也有可能是被O记带走的,你查一下,然后看能不能他保释出来。”

    “他犯了什么事啊?”一听到O记,郑一鸣也清楚,那是黑社会相关的案件。

    “吸毒,被抓时没有吸,但是同伙正在吸毒,有没有贩毒之类,我也不清楚,也不知道警方手里有没有证据。”蔡致良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郑一鸣。

    “这样,你记一个电话,他比我要清楚一些。”

    蔡致良随后将李桂龙的联系方式给了郑一鸣。

    郑一鸣最后道:“牵扯到O记,能不能保释出来,我也不敢肯定。”

    蔡致良沉默片刻,道:“听天命,尽人事吧。”

    晚上,高威传来消息,鸡头宽被抓了,而顾长亮却是坐走私船跑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打蛇不死,反成了一个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