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法海之无敌诸天 > 请个假
    地球,泰山。

    在血色残阳的印照下,九条黑色长河般的龙尸,缓缓启航。

    如山岳般沉重厚钝的龙躯,遮天蔽日,比三十层高的摩天大厦还要伟岸,整体漆黑狰狞,寒光凛然,实在太令人震撼了。

    还有那青铜巨棺,古老沧桑,棺上刻着远古神祗,太古凶兽,充满历史的厚重感,仿佛经历了万古岁月。

    漆黑阴冷的青铜棺中,一切都散发着森森的寒意,仿佛要将人体冻僵。

    手机微弱的光芒,印照出一张张惊恐慌张的面容。

    他们齐齐看着从黑暗中走出的恐怖鬼神。

    皮肤与人类无异,充满弹性与活力。

    身材高大,却不粗狂,流线型的肌肉,看上去充满力量感。

    脑袋锃亮反光,宛如一颗浑然天成的玉石。

    五官如刀刻般分明,眉清目秀之中,夹杂着一份阳刚之气。

    “这里哪里?”

    法海打量着青铜棺中的事物,不由陷入了沉思。

    自己经过无数年的苦修,终于证得法海雷音如来果位,与南无加特林菩萨相约一同入驻灵山。

    结果如来佛祖对二人百般挑剔,万般阻挠,更言两人杀气太重,已入魔道,即便修行有成,也是魔佛。

    一怒之下,法海与加特林菩萨联手,将如来打得半死。

    这般冲突之下,灵山已没有二人的容身之地。

    后来加特林菩萨提议,上不了灵山,干脆便去天宫,入主那凌霄宝殿,主宰三界众生,岂不快哉?

    两人又一同打入南天门,大闹天宫,揍坏玉帝,镇压王母。

    正要登基天位,却见混沌中飞来一只玉蝶,里面蕴含着三千大道,天地至理,演化万物众生,超越一切先天灵宝,恐怖无边。

    只一击而已,便将加特林菩萨打得爆碎。

    法海也差点身死道消,陷入昏迷,醒来之后,便已来到青铜棺中。

    棺壁上刻着一幅幅远古图像,凶兽仰头哮,神鸟击九天,栩栩如生。

    “这都是上古时代的神兽凶禽,一般只有人族才将这些东西刻在壁上,难道我回到了原始时代?”

    他正思量着,便感觉青铜棺猛烈震颤。

    棺盖偏离,外面的微光照射进来,仿佛恒古长存的黑夜被阳光打破,不仅带来光明,也照亮众人的心灵。

    荒芜大地上,坚硬砾石遍布,鲜红沙丘无尽,空气稀薄而又冰冷。

    一颗颗沙尘悬浮在空中,令整个人世界红蒙蒙一片,昏暗阴沉,除去呼呼的风声,这里没有任何生命气息。

    所有人都呆滞了,这绝对不是泰山。

    一阵风吹过,众人脸上布满红色沙尘,整个人仿佛都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红土。

    “呸呸……”

    庞博将嘴里的沙尘吐出,与叶凡对视一眼,一起向前方的巨石上爬去。

    “那是?”庞博凝望远处的柔光。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神祗?”叶凡喃喃自语。

    “以前我不信,但现在,肯定有。”

    庞博回头望了望庞大龙尸,又用眼角余光,扫过周身晶莹如玉的法海,对叶凡嘀咕道:“这个光头是人类,但绝不简单,应该是上古传说中的修仙者。”

    叶凡也暗暗点头,表示明白。

    身处未知环境,周围的一切都充满神秘与诡异,众人随时可能说死就死,跟着强者,便有一份保障。

    好奇是人类的天性,整个世界全是荒漠,了无生机,即便远方有大恐怖,也要探一探才甘心。

    心思灵敏者不只叶凡与庞博,许多人都跟在法海后面,亦步亦趋,集体向光源的方向行去。

    朦胧沙尘掩盖了视线,众人被吹得灰头土脸,地下偶尔露出雪白头骨,也被风化的失去了质地,一踩便碎。

    一路上,骨块碎裂的咔吧声不断,许多人被吓得惊恐失措,但法海一直往前走,大家也只能跟着。

    “大雷音寺!”

    望着铜匾上的古老钟鼎文,法海面露疑惑。

    西天的大雷音寺早被自己掀翻了,牌匾也被加特林菩萨打成了筛子,面前这座肯定不是真的。

    “看来,上古传说并非虚构。”叶凡盯着庙宇怔怔出神,想到了许多佛门传说。

    四周遍地废墟,在这坍塌的亭台楼阁之中,还有这样一座充满圣洁,笼罩光晕的寺庙,实在是奇迹,众人只觉一段远古岁月缓缓地展现在自己眼前。

    尤其庙前那株菩提树,枝皮干裂,苍劲如龙,充满古意与佛韵,令众人思绪祥和,心境空灵。

    “这里面坐着的,不会是释迦摩尼吧?”庞博心头直跳。

    所有人都如梦似幻,感觉到历史长河在涌动,不过,有机灵的已经快速冲向庙内。

    这样一座神话传说中的古庙,一尘一土皆是宝贝,若能寻得两件神器,说不准咱也能成佛作祖!

    众人翻墙倒柜,恨不得掘地三尺,许多人都寻到了宝贝,叶凡也挖到菩提子,唯独法海立于石佛之前,怒目而视。

    如来贼子的石像,必须打烂!

    “大手印……”

    法海念咒结印,似在与冥冥之中的鬼神进行沟通。

    “砰!”

    金色手掌印在石像上,不但没有将石佛打烂,反而使其越来越亮,佛身被仙光笼罩,脑后形成一圈金色光晕,好似复活了一般。

    “刷。”

    佛眼之中射出两道精光,众目睽睽之下,法海竟然凭空消失了。

    这是一处神奇空间,佛光万道,瑞彩千条,一朵巨大的金莲拖着整个世界。

    莲中端坐一尊佛陀,身形雄伟,威严端庄,眸如明月,耳朵耷拉在肩上,是为释迦牟尼!

    可是,法海不但不礼佛,反而十分恼怒。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打招呼便将我弄进来,老子不要面子啊?

    他高声喝道:“大胆如来,竟敢班门弄斧,我看你是皮痒了,又欠揍!”

    释迦牟尼:“……”

    法海:“不知天高地厚,以下犯上,看我大威天龙!”

    他猛地跃起,一腿扫向高高在上的释迦,要将他打落凡尘。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轻唱一声佛号,周身散发无量光,自成一界,连忙避开法海的锋芒。

    “施主,你似乎认错人了,贫僧与你素未谋面,为何大打出手?”

    “你不是如来?”法海也察觉出这尊佛陀的异样,虽然与如来佛祖很像,但他似乎还未成佛,实力弱得可怜。

    “贫僧释迦牟尼,曾有法号名如来,但与你认识的那个如来,不是一人。”

    “那你是谁?这又是哪里?”

    “此地荧惑古星,我本是地球古国一名王子,开悟佛法之后,曾去北斗星域游历,施主你乘坐的九龙拉棺,最终也会降临北斗。”

    释迦摩尼将许多画面与资料展示出来,一次性放个够。

    许久之后,法海喃喃自语:“我穿越时空长河,来到了异世界?”

    “砰。”

    空间如蜘蛛网一般破碎。

    将法海拉入此方世界,已经耗尽石佛的能量,就算释迦摩尼真身前来,也不可能维持太久。

    在法海出来的那一刻,整个大雷音寺也在一阵狂风中化成了飞灰,洋洋洒洒,飘落大地。

    庞博拎着大雷音寺的牌匾,赶紧凑上去问:“大佬,你刚刚去哪了?”

    “跟释迦牟尼聊了会天。”

    “……”您是真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