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路且歌 > 第两百六十三章 仙岛真容(二)
    “结果就如各位所知的那样,那位叫做仇希的少侠带着严家的五位船员逃了出来,驾着一艘船又在海上漂了半个多月,最后死里逃生,才回来。”

    几人听完严君的话都陷入了沉思,严政也装作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但是那样子怎么看怎么虚伪,显然这老东西早就知道了。

    楚家家主楚希一双眼睛鹰一般的盯着严君,他的年龄大了,可是不代表他的脑子也糊涂了,相反,在这五大家族中,如今依然最能保持旧日气势的,可能就是这位楚家家主了。

    “果真如此?”

    语气森然,哪怕是严君也不由得恭敬的弯下腰深深行礼道。

    “不敢隐瞒。”

    谁知严君话音刚落,楚希却是猛的一拍桌子,震的整间密室好像都动了一下。

    “你严家既然不想与我们合作,便不必如此虚情假意,楚某就不奉陪了!”

    说完,拂袖就要离开。

    其余三人还有些懵,这是怎么了?严政却是赶紧就起身去拉住了楚希。

    “楚兄这是何意啊?是非好歹,您起码也得先说清楚啊,我们五大家族现在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有什么是不能敞开来说的呢?”

    “那就得问问你那好孙儿了!莫不是把我们都当成老糊涂了不成!按你那孙儿的说法,船队在海上寻岛二十天,最终成功登岛,登岛当日便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最后那位怀玉剑庄的少侠带着你严家的五位船夫在海上又行驶了半个月,最终回到了楚郡,那老夫倒想问问,还有十多天的时间,发生了什么!难道是与那些女子欢好去了不成!”

    楚希的这话一出,严政还好,王家李家和辛家的家主顿时老脸一红,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活了这么多年,倒还不至于失态,只要是居然在一个晚辈面前丢了面子,简直就好像被摆了一道似得,尤其是楚希的那句“莫不是把我们当老糊涂了不成?”这家伙,现在自己好像真成了老糊涂了。

    严君一听也是惶恐的直接跪了下去,身体低低伏在地上,不敢说话,过了半天才终于颤颤巍巍的道。

    “不是晚辈有意要隐瞒些什么,只是那位少侠所说的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晚辈不知该不该说......”

    楚希这才在严政的一请再请下重新坐了下来,不过很明显愠怒之色仍未消。

    “你爷爷刚刚也说了,我们五大家族现在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有什么你尽管说便是了!”

    严君答了声是,身子依然伏在地上,将那十多天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从哪酒席上逃掉的,不仅仇希和那五个船夫,毕竟人数摆在那里,四五十人想瞬间歼灭四五百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时逃掉的大概有三十多人,但是他们先是中了不知名毒药在先,又被那么多人追杀在后,他们能逃出来已经是耗尽全力了。

    他们自然是想直接往船那边逃,但是还没等他们逃到就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路不见了......他们很确定他们就是沿着这条路来的,而且那是一条直通的路,足足有四车之宽,怎么会离奇不见呢?可是摆在他们面前的,确实是一片杂草丛生之地。

    期间那些人又追了上来,他们这三十多人又有近半折损在了那里,来不及多想,他们只能顺着路继续逃,准确来说,已经到了慌不择路的地步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逃,等他们反应过来时,他们发现自己正在走一条上山的路。

    这十几人这才想起来,他们之前在船上的时候,见到了一条通往山顶的路,当时山顶被烟雾笼罩,什么都看不清,只不过大家都觉得仙人肯定在那山上,现在阴差阳错的,居然走到了这条路上。

    哪怕是到了现在,还有人相信那山上肯定住着仙人,这下面的这些......说不定只是仙人对他们的考验呢?

    而且奇怪的是,那些追他们的人,都只追到了山脚,似乎是不敢踏足到山上的土地一样,只能在下面站成一排看着他们。

    不管山上是什么情况,他们现在显然已经别无选择了,只能上山看看了。

    到了山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寺庙一样的建筑,但是风格又不一样,一口巨大的钟在这寺庙中间。

    山顶的面积很大,同样也是有着很多建筑,这些建筑的风格大家以前都没见过,和现在仁楚的某些建筑风格有些像,但是又不一样,总之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不过这些建筑不像山下的那些只是用木头建起来的,青砖红瓦,从建筑材料来看,和仁楚的建筑倒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的。

    他们没敢靠近,只敢找了个远离建筑的隐蔽的地方悄悄修养,这段时间,每天都能听到阵阵钟声,有时候还能听到女子的惨叫声,声音凄厉,好像在遭受什么酷刑一样。

    修养了七八天,大家感觉状态已经恢复了,有些人便提议去山顶看看,这一建议自然遭到了大部分人的反对,他们在岛上已经遭遇了太多危险了,实在是不想冒险了。而且这几天下来,他们也从山顶看到了那条路,之前可能是他们太过慌乱走错了,总之,那条路没有消失,现在只需要等个晚上悄悄溜下山,乘船回去就行了。

    就在他们要走的那天晚上,山顶又传来了女子凄厉的叫声,有几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偷偷离开了队伍,向山顶摸去了,等他们发现时,那几个人已经上去了,无奈之下,他们也只能跟去,结果,便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正被绑在火堆上,周围跪着密密麻麻的一圈人,一个男人穿着宽大的袍子,头顶绑着一个奇怪的髻,手里拿着一个能摇的叮当作响的东西,赤着脚围着那个女子跳着奇怪的舞蹈,周围跪着的人也都口中念念有词着。

    配合着他们的,是大火上那个正被烈火焚烧的女子惨厉的叫声。

    但是,声音终于还是渐渐平息了下去,然后周围的那群人好像很失望一般,开始处理那片狼藉。

    再然后......他们便被发现了。

    十几人拼死突围,最终,只回来了仇希和那五个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