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仁王开始的武士 > 第126章 两手抓全都要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输入:

    ,

    持续吸收信徒愿力的赤狐最终会被神魂完全融合,彻底被仓稻魂命取代。

    当然,按照正常步骤,这中间过渡的时间会相当漫长。

    直到慕言带着稚雷神魂的出现。

    伊邪那美命口中,谁也抵挡不住稚雷神魂的惑。

    其根本原因在于,稚雷寓意生命,而本神魂便具备庞大的能量,吞了它,完全足够复活一名满血神明。

    因此,从一开始赤狐便在神魂的影响下,一方面希望靠近慕言并蛊惑其使用神魂,另一面又碍于弑神的debuff,对慕言怕得要死。

    害怕,放在任何生物上都只是趋利避害的本能。

    但在神使上可不成立,神使替神明行事,不管脏活累活,本质上也是个工具人,个人感影响工作效率可是大忌。

    赤狐的“害怕”,或许有本意志的影响,但更多的是在“恢复更多神力”的至高意志下,趋利避害的表现。

    本来嘛,不管神不神明,它不仅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反倒佑泽一方,慕言是绝不瞎掺合的。

    但最最最最关键的是,事的主人翁——赤狐。

    它是个移动wifi,事关慕言打工的机会。

    无论赤狐还是神明的死活都与慕言无关,但要是拔他网线,这就是决不许发生的事。

    如今,摆在慕言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是正常解放稚雷神魂,人与网,两手抓,全都要,伸手斩手、神来杀神。

    二是想法子俘虏赤狐,连夜跑路。

    小孩才做选择,慕言两手抓全都要,他不仅要赤狐,还要救人。

    “如果复活死去之人,最迟能拖有多久?”

    话声落下,赤狐沉吟许久,方才说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但最迟必须在第七前,一旦灵魂进入中之间,届时即便神魂将其复活,也不过是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子。”

    “懂了。”

    “哎,汝要去哪?”

    没理赤狐的话,慕言径直走出本外,与门外一众滞留的围观群众对视。

    当目标确定后,慕言必须使体内所有齿轮转动、保持活跃。

    他需要变得更强,而变强的途径已经摆在他面前——成为稀人,获得更多的武功。

    为此,慕言必须将死去之人复活时限无限延长,不惜用抢的方式。

    “在场所有人如若有死去的亲人,我需要死者的贴之物,亦或者亲属的血液,如果你们想救他们的话。”

    话声一出,本玉垣之外的人群顿时一静,绝大多数也只是用一种宛如看傻子般的眼神望着慕言,不乏有怜悯之色。

    这时人群中突然钻出一个老熟人。

    “大家不要上他的当!”

    穿红白巫女服饰的老妪挤了上来,张口便骂道:

    “你这个渎神的恶徒,你是想趁机谋夺大家的财物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老妪巫女一席话如同当头棒喝,瞬间便让吃瓜的群众转变了态度。

    原本一双双怜悯看笨蛋的眼神出现丝丝猜忌与狐疑,不过碍于慕言的份,可没人继续跟老妪的风。

    这一点上,至少老妪巫女是唯一一个口直心快勇敢之人,哪怕让人心生厌恶。

    确定目标之后的慕言,与寻常不同,他就像一个不向前的巨大车轮,面对前方一切阻碍,只会毫不留的碾碎,没有其他可能。

    “闭嘴!”

    一声低吼,宛如惊雷般在众人心中炸响,紧随而来的是一股沉闷无边的压抑,仿佛一双无形之手死死掐住心肝,只要有一丝不对,便会心肝俱碎。

    而首当其冲的老妪巫女突然怪叫一声,仿佛看见某种恐怖之物,紧接着整个人不顾形象的瘫倒在地疯狂抽搐着。

    ,

    这一异状宛如投入平静湖面的巨石,瞬间炸开了锅,一众人纷纷脸色惊恐的远离抽搐的老妪巫女。

    对于老妪究竟看见了什么,慕言不得而知。

    他只是将杀鬼时的姿态、气势,自然而然的展现出来,就连慕言本人也不知晓那副漠然的姿态对普通人的震慑究竟有多强。

    古时常有千人、万人屠,甚至几十上百万。

    可是这其中,真正靠一双手硬生生砍出来的又有几个?

    系统记录中,近五位数的累计杀敌数,皆是慕言一刀一刀亲手所为。

    哪怕是个杀猪匠,在手中累计过百上千条命后,那种麻木与漠然,见者无不不寒而栗,更遑论慕言。

    抬头看了看头顶血红的不详天空,慕言再次出声道:

    “夜晚不会来临,黎明遥遥无期,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你们自己想好。”

    说完,慕言便朝着大社入口方向走去。

    “老老老大,你要去哪?要离开了吗?我和你……”

    匆匆赶来的藤吉郎结结巴巴地说道,此刻的慕言给他的压迫感极强,即便是最有权力的那几位也不配与之相提并论,以至于藤吉郎却始终不敢与慕言对视。

    不过,不等藤吉郎说完,慕言便瞥了他一眼,打断道:

    “你去收集他们给的东西吧,等下我有用。”

    “啊?好、好的。”

    待藤吉郎心慌地推开,慕言刚准备动手,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争吵。

    “喂,信子,你疯了!?快回来!”

    “放、放开我!”

    一对看看似夫妇的男女突然间爆发争吵。

    “放开,如果不是你……作为父亲的你临阵退缩的话,四郎根本不会死!”

    “臭女人,你在说……啊。”

    一个衣衫凌乱的年轻妇人突然冲到慕言面前,噗的一声跪倒在地。

    “大人、大人,请救救我家四郎!他还那么年轻本不会死的,请救救我儿子,如果可以的话,我的一切都可以献给大人您,请一定……”

    “臭女人,今天我……呃。”

    男人还未靠近,便在慕言凌厉的眼神中悻悻地退缩回去。

    而在慕言下的年轻妇人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刀,撩起衣袖,脸色一狠,竟直接砍了下去。

    “血的话,我这里有很多,全部……全部都可以给大人您。”

    看着年轻妇人忍痛的神,手掌大人的小刀深深钳入手腕,堪堪抵在手骨旁,伤势之重即便是围观的男人也不由频频皱眉。

    很难想象,这个女人究竟是抱着何种心态才做到如此地步。

    然而人群中,唯独貌似她丈夫的男人却露出一脸解气的神态。

    思绪一闪,慕言急忙蹲下扶住有些摇摇坠的女人,一手握住钳在手腕上的小刀,在女人痛哼声中果断拔出,随即手掌明黄光芒浮现。

    女人手腕处骇人的伤口已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

    “明白了,交给我吧。”

    说完,慕言也不理怀中女人挣扎的模样,将其送给一旁的藤吉郎,说道:

    “照顾好她。”

    “好、好的。”藤吉郎急忙连声答应。

    不过,慕言却快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收集京都城内更多的怨念乃至气息、遗物,顺便清理死而复燃的妖鬼。

    做这些不为别的,皆是在为去黄泉抢人……抢鬼而做的准备工作。

    ,

    ,

    ,

    ,

    ,

    ,

    ,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