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没修仙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晚点更新。。。。。。。。。。。。。。。。。一本无名之书,封面上黑色和红色纠缠在一起,充满了不详和疯狂。

    翻开书,一页深渊一页九霄。

    这是一个选择题,获得机缘的同时,你是否愿意放出噩梦。

    周阳就面对这样的选择,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面临这样的抉择。

    他想要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荒诞的梦,但是现实让他必须接受这个现实。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八年了,他想过这一无名古卷展开之后,自己的未来会不会改变。

    但是没想到需要做这种艰难的抉择。

    他考虑大概三天,终于有了选择。

    “平庸的死去,我不甘心,哪怕代价是整个世界。”

    周阳直视自己的内心,自私又冷酷。

    撕开了一切伪装,这或许就是本性吧。

    翻开书,左右两页。

    左页!

    灵气复苏,龙蛇起陆。

    文字之下,是一卷风景画。

    峰峦叠嶂,一抹云气从天而降,大地风云骤起,万灵扬首。

    右页!

    妖魔乱舞,天下大乱。

    文字之下,依旧是一卷风景画。

    高楼大厦,乌云低垂,一点猩红浮现,无数魔影重重,耳边好像还有谵语碎碎。

    左转天堂,右转地狱。

    周阳没有别的选择。

    这本书不止一页,但是一旦翻开下一页,本页就会成真。

    关于左右两页,理解起来也很容易。

    手指只是在书页上方悬停,然后果断的翻开。

    咔!

    天空突然一道霹雳,周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两道气息从无名之书飞出,在他面前停留了一会,然后飞入虚空之中。

    世界重新开始运转,但冥冥中又真的不一样了。

    世人没有发现异常,唯有周阳知道,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此时周阳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新翻开的书页上。

    左页!

    通灵宝玉!

    玉自深山来,万载生灵性,可做仙台镜。

    右页!

    覆海大圣!

    五万里横波,三万尺龙宫,翻掌覆沧海。

    周阳眉关紧锁,那宝玉巴掌大小,青、蓝、紫三色流彩,看起来神意盎然。

    一看就是极其珍贵的宝物,说不定就能够打造出仙家宝物。

    但是右侧的那个覆海大圣就让人头疼了,虽然宝册看似有限,但是却仿佛一个世界,覆海大圣不知几长,但是张牙舞爪,肆意张狂。

    周阳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这种恐怖的人物出现在现世,难道让衙门里那些吆五喝六的家伙去捉拿?

    “这无名古卷,左页好像是正面的东西,右页应该是负面的事物,不过现在样本太少,不能武断。”周阳想了想,决定先不具现这两页宝册:“第一卷半卖半送,尚且花费了我十八年的积攒的香火之力,单单这个覆海大圣,恐怕我到死都具现不出来。”

    不说覆海大圣这个让人顾及的存在,仅仅是简单的取舍,周阳也是懂得的。

    将那一丝丝不舍抛弃,周阳将无名古卷闭合。

    虽然金手指终于打开,但是还没到自己腾飞的时候,以前该干什么,现在还是要干。

    周阳简单的洗漱了一遍,然后准备去上工。

    他来到这个世界,可谓是孑然一身,靠着吃百家饭长大。

    能够安安稳稳活到今天,固然有前世的见识心态的帮助,但是也得益于这个世界的民风淳朴。

    虽然时不时就有江洋大盗屠灭满门,偶尔也有叛军割据的消息,但是周阳所在的郦山道却相对安稳。

    磕磕碰碰活到十二岁,因为镇上屠户张大牛生意兴隆,需要一个小厮帮忙,所以便雇了周阳。

    这其中多少有些可怜周阳孑然一身的原因,也因为这几年湾河镇来往的人流大增,人口也增长不少,所以张屠户的生意兴隆。

    虽然金手指到了,周阳还是要老老实实干活上工。

    给张屠户打下手,只管一日三餐,偶然打赏点工钱,还别说人家苛刻,这等待遇比起其他店里的学徒已经是高了一个档次了。

    因此周阳不敢旷工,否则他攒的那点钱,还不够半个月吃饭的。

    收拾干净,这是周阳穿越之后保持的为数不多的习惯了,也是他对前世最后的坚持。

    再多,就不能奢求了。

    推开漏风的门,周阳今天的脚步格外轻快。

    他住在小镇的最外围,仅有茅屋一间。

    本来张屠户是让他住在商铺的后院小屋,可是被他拒绝了。

    因为这个,当初可是被张屠户骂了好几天。

    “钱大娘,早啊!”

    “小尾巴,这么早就出来干活啊?”

    “刘猎户,你这是从哪弄的兔子?”

    周阳一路上轻快的和熟人打招呼,生活了十草一木他都极其熟悉。

    一刻钟后,终于走到小镇唯一的商街,老远周阳就听到了猪哼叫的生意。

    他的脚步瞬间加快,知道今天是来晚了一会,肯定是张屠户自己在动手了。

    果然,一进后院,就看到张屠户将一头大黑猪绑在案板上。

    “张叔!”

    周阳喊了一声,上前搭了把手,将绳子绑牢实了,然后两人合力将案板竖起来,靠墙放好。

    张屠户拍拍手掌上的污垢,粗声粗气的问:“你小子今天来晚了,小心我扣你人口粮。”

    面对张屠户的‘威胁’,周阳毫不在意,笑嘻嘻的道:“张叔你知道我现在正是能吃的时候,是想饿死我吗?”

    他知道,别看张屠户说的凶狠,实际上只是说说,到头来不会少自己一口吃的。

    张屠户也拿他没办法,两人都很了解对方,知道这小子肯定不会害怕。

    于是他怒气冲冲的催促:“赶紧把盆子拿来,滴出来一滴血我都唯你是问。”

    其实不用他说,周阳已经自觉的将一口大木盆搬起来。

    干这一行,他已经是业务熟练了。

    张屠户也不废话,从吊着的篮子里抽出一把杀猪尖刀。

    然后他不理会周阳,独自摆起一个案台,点起三根劣香,点燃。

    周阳听不清张屠户在嘀咕什么,这也张屠户的习惯了,每次动手之前总要祈祷一会。

    不过干这一行的大多都信奉这一套,不稀奇。

    邓超面不改色,就好像没听到有人骂自己一样。

    其实这些天,他听到的辱骂多了去了,因为他投靠了钱家,在来凤城大肆搜刮,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一开始他还心中忐忑,等后来发现这些骂自己的,对自己没有半点实质性伤害,他也就当作没听见了。

    陈家这么点辱骂,还真的不算什么。

    陈家修士情绪激动,破口大骂不停,甚至想要挣扎着起来,要不是看守的修士纷纷出手,恐怕都被他们挣脱了。

    作为这一幕的导演,钱宝自然十分满意。

    不怕你们没有情绪,就怕一个个跟石头一样。

    有在乎的东西,说明有弱点,可以控制。

    不过现在不是跟他们交易的时候,钱宝有耐心的听着陈家修士大放厥词。

    陈家修士一开始劲头很足,等骂了一会,发现无论是当事人邓超,还是其他人都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叫骂声也就渐渐停了下来。

    见他们情绪稍稍恢复,钱宝才来到他们正面,低下头:“看来你们很在乎家里人?”

    陈家修士自然认识钱宝,刚刚辱骂的时候都特意避开了这位杀神。

    此时见钱宝站在面前,有的人害怕的腿肚子都在颤抖。

    就算是能够保持冷静的,也不自觉的低了一头。

    剩下的陈家修士纷纷对视,谁也不敢贸然搭话,最后视线都集中到了中间。

    被所有人盯着的陈家修士,知道这是族人将交涉的权利交给了自己。

    他感觉到了压力,浑身不自在的动了动,然后抬起头,直视钱宝:“这位大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等自然在乎家人,您要我们做什么?”

    他倒是聪明,知道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钱宝的样子明显是有所求。

    “跟聪明人讲话就是轻松,”钱宝很开心的笑了,然后直奔主题:“我放你们回去,替我做一件事,你的那些族人我也秋毫无犯,日后能不能传承你们陈家道统,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钱宝开出了自己的筹码,十分自信。

    陈家的修士听了,这个条件不能说有多好,当初穆棱许诺的可比这强多了。

    可是钱宝说的话,却莫名的让人信任,没有过分的许诺,反而让人感觉真实。

    毕竟他需要付出的成本很低,只要没有特殊原因,应该不会反悔。

    低头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对方就是要反悔,自己又能如何?

    陈家修士沮丧的想着,但是这个决定并不容易做。

    自己一死容易,但是家族传承可能就此断绝,这让自己死后如何面对先祖?

    转头跟左右族人商议,渐渐的统一了意见。

    整个过程,钱宝没有参与,让陈家修士们自己做出选择。

    最后,对方统一了意见,又由推举出来的话事人面对钱宝。

    其实结果已经注定,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大人,我们愿意听你的。”

    不出意料,钱宝淡定的点头,并且再次抛出重磅炸弹:“你们这一次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我知道妖灵那边对你们的许诺,如果你们能够完成任务,我不介意给你们一条活路,甚至帮助你们重建家族。”

    钱宝这一次表现的十分仁慈,跟他之前大开杀戒的形象完全不符。

    邓超一直冷眼旁观,听到这里才微微失色。

    他还以为按照钱宝的行事风格,这些陈家的修士最终免不了一死,哪想到竟然还有生机。

    而且陈家如果重新建立,对他邓家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可是他刚刚准备开口,就看到钱宝冷冽的目光扫过了,什么话都憋回去了。

    “罢了罢了!如今钱家势大,我还是不触这个霉头了。”

    邓超做出让步,再也没有人有意见。

    陈家修士的心情可谓是大起大落,本来被抓住之后,都已经绝望了,只是因为念及家族,才选择跟钱宝合作。

    但是人心难测,尤其是这些将死之人,谁知道他们离开了监管,会不会生出其他想法。

    可是钱宝许诺他们一条生路,甚至是振兴家族的机会,他们眼神中马上就多了希望。

    如此一来,做事必然用心,再无其他困扰。

    钱宝选择的时机恰到好处,正好让他们心怀感激,做事也能尽心些。

    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之后,邓超心里有些泛寒。

    本来以为这钱宝就是一个杀才,顶多是比钱群这个呆头鹅要强一点,他还自觉大名鼎鼎的钱家不过如此,自己合纵连横,必然能够让自家发扬光大。

    可是今天见了钱宝的手段,他才惊觉,原来不是人家不懂得玩手段,只是不屑去玩。

    就自己这点心思,恐怕早就被人家摸得一清二楚,还谈什么合纵连横?

    “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做事吧。”

    邓超意外的老实了,跟钱宝稳稳当当的配合。

    搞定了陈家修士之后,钱宝没有立刻放了他们,反而顺势将他们关押起来。

    ……

    陈家一伙人被抓,很快就在暗地里传开了消息。

    他们也不是没有朋友的,消息一出立马就有人开始活动,希望救出他们。

    可是穆棱如同惊弓之鸟,如何肯动,他甚至怀疑这是对方的阴谋。

    几个世家修士将妖灵飞鹰围住,穆棱神出鬼没他们见不到,只能找中间人飞鹰。

    “飞鹰道友,如今陈家兄弟们被抓我等如果袖手旁观,会让所有兄弟们寒心的,还请告知穆大人,一定要救他们出来。”

    飞鹰作为妖灵,在穆棱面前卑躬屈膝,可是在这些人类修士面前却不必如此。

    相反,他三阶的实力和身份,完全可以昂首挺胸,做个大爷。

    所以被人围住,他脸上不见惊慌,反而面色一沉,怒喝道:“尔等是想做什么?穆棱大人自有考虑,救不救人不是你们该关心的事。”

    换成平日里,飞鹰发火了,其他人应当偃旗息鼓。

    可是今日不同,陈家兄弟们被抓,他们不能轻易退让,否则有一天轮到自己,岂不是一样绝望?

    顶着飞鹰的怒火,一众世家修士寸步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