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仙婿 > 第327章:线索
    绝品仙婿第327章:线索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自己的父母会被这种神秘人给盯上。

    现在几乎可以抛开仇杀的原因,毕竟自己父母不会得罪人,而且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自己父母不小心得罪了人,可自己父母也绝对没有能力可以接触到这种层面的人。

    这神秘的程度,这幕后黑手绝对不简单。

    可杏梅桩,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接下来准备去哪,再回去看看吗?”

    一上车,阮颖就冲周辰问道。

    “不去,送你回家。”

    周辰径直启动了车子。

    “那你呢?”

    阮颖撇了撇嘴问道。

    “我也回家。”

    周辰看都没看阮颖,直接回到。

    其实周辰还是要回去看看,虽然心里也明白,可能回去也没什么收获。

    但是他不想再让阮颖跟着。

    ......!

    “周辰,你别想那么多,能查出来固然是好,查不出来,你也不用太自责。”

    “你不是说了吗,那个王大发说,你妈妈让他在你危急关头的时候才告诉你。”

    “那也就是说,你妈妈根本不想让你知道这些事,你看你不是也越过越好吗,我觉得你妈妈肯定不希望你在卷入这件事,毕竟都过去这么久了。”

    阮颖常驻会所门口,阮颖解开安全带,便看着周辰苦口婆心的劝解到。

    这件事,虽然阮颖理不清楚,但是也知道够乱的。

    调查出来还好,安全问题阮颖是没替周辰担心过,毕竟现在的周辰,已经让她刮目相看了。

    阮颖担心的是,如果周辰太执着,而这件事又没有一个调查结果,周辰会过不去这个坎而积郁成疾。

    但是,这种安慰式劝解对周辰毫无意义。

    那是他的父母,他怎么可能放宽心。

    “知道了。”

    不过周辰也没有多说。

    见状,阮颖也只得下车。

    而周辰,一脚油门便再次回了御龙湾。

    还是老样子,屋内没有人的影子。

    周辰坐在曾经的坐了许多年的沙发上,捏着额头沉思了起来。

    杏梅桩!

    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屋子里坐了两个小时,还是慕云微打来电话说王静钦醒了,周辰这才离开。

    周辰不确定盯着这个房子还有没有意义,因为他都不确定,这间房子到底还有没有住人。

    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想要找到真相,也只有杏梅桩这一条路了。

    不想还好,越想头就越痛。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王静钦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环抱着双腿坐在床上。

    慕云微端着一杯热水坐在她旁边。

    “静钦姐怎么样了?”

    周辰推开门走了过去问道。

    见到周辰进来,慕云微起身冲周辰摇了摇头:“不吃不喝不说话,从醒了就没理过我了。”

    “恩,交给我吧,你去看看小渔睡了没有。”

    周辰伸手接过了慕云微手里的热水说道。

    见状,慕云微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慕云微刚出去,周辰便坐到了床边:“静钦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我经历这种事的时候,也没人劝我,所以我只能理解你的痛苦。”

    “我知道你爸爸不是一个好舅舅,但我必须承认他是一个好爸爸,或许有因为脑癌的原因,但他为你的心,无可挑剔。”

    “我想他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明天我会让人为他筹备葬礼,你看看是你自己去挑选墓地,还是我来决定。”

    周辰叹了口气说道。

    他实在是不懂得怎么安慰人。

    听到周辰这话,王静钦眼眶又流出了两行清泪。

    其实王静钦明白,王大发辞世,那是早晚的事情。

    但一时之间,她也只是没能立刻接受而已。

    “小辰子,麻烦你了。”

    王静钦抹了抹脸,转过头看着周辰说道。

    她也清楚,现在的她,是没有能力去为王大发筹备一个像样的葬礼。

    周辰愿意这么做,或许因为自己,或许因为人死债清吧。

    “静钦姐,不需要和我这么客气,你先洗个澡,我去下面给你吃,吃完好好睡个觉。”

    见王静钦应声了,周辰便起身说道。

    听到这话,王静钦也没有表示。

    见状,周辰还是转身出去了。

    ......!

    凌晨一点,周辰正坐在客厅沙发伤感沉思的时候,手机收到了阮颖的消息。

    陈坚的背景调查出来了。

    和李燕说的如出一辙。

    这下,周辰几乎可以断定,这个陈坚只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购房人而已,至于车祸,一定也是被灭了口。

    至于为什么会被灭口,可能是因为陈坚发现了房子里的事情,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但这并不重要。

    正当周辰倍感头痛的时候。

    周辰脑海里猛然灵光一闪。

    陈坚的死官方消息是意外车祸,可这车祸肯定不是意外。

    自己父母的也是。

    那就可以从这场车祸开始调查。

    虽然这两起车祸都过去了几年,但是也并不是不能够调查。

    也许,这就是另外一个突破口。

    想到这,周辰再次拿起了手机,翻阅起了邹市长的人发来的关于陈坚的档案。

    对于车祸的描述,很像是意外,在郊区爆胎失控跌进了护城河。

    并看不出什么其他的东西。

    看到这,周辰不由回想起了自己父母的那场车祸。

    当时父母都在车上,过红绿灯的时候,被一辆超速的大货车撞到了。

    档案显示,那大货车的司机是熬夜加醉酒。

    当时司机并没有逃逸,加上积极赔偿,所以只被判了七年。

    对,也许可以从这个上面入手。

    只要找到这个司机,也许当年的事情,真相就可以浮出水面了。

    只是看到一点火苗,就刮来了一阵狂风。

    若是这个司机也被灭口了,那恐怕这件事又成了无头苍蝇了。

    不过总要有点希望,那司机当初就被关在苏杭市的监狱,明天一早,就直接去找邹市长,看看这个司机是否还在狱中。

    “周辰,你怎么了,这么晚了,还不睡?”

    就在这时,穿着睡衣的慕云微,从楼梯上走了下来问道。

    “额,没什么,就是睡不着,怕在房间里吵到你,就下来坐坐。”

    周辰淡笑了一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