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羽半仙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四强了
    董明经历了三局战斗,击败了裴根,进入四强,当然,董明能够击败裴根,不仅是因他获得了增强变速的领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便是突然间提升了变速,打了裴根一个措手不及。

    董明与裴根的战斗,在首局时他还被裴根压着打,而第二局开局没有多久,董明动用刚刚获得的变速能力,频频实施了后场打击,打破了裴根的部署,实现了反超,扳回一局。

    到了第三局,裴根意识到了董明的强大,也加强了进攻——他的进攻能力并不比董明弱,只是第二局有些懵而已。

    像裴根这种高手,他们超强的进攻能力,是因为早已经熟练地掌握了气势的运用,只不过,他们的这种气势运用,是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通过长期的训练积累慢慢形成,而董明却是通过功法“看”到了气势的存在,这才使得他可以精准地发现气势的作用机理,然后瞬间将自己的进攻能力提升。

    当比赛进入决胜局,双方都动用了全力,出现了真正的碰撞,这种激烈的对抗发生在第三局,对于双方球员的体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在体能的较量之中,董明好似进入了自己的主场,良好的体能足以掩盖其他方面的不足。

    决胜局中,裴根常常因体能问题出现被动,而让董明感受最深的,却是被动中的裴根,摆脱逆境的手段繁多,无论是多变而诡异的球路,还是突然出现的速度爆发,让董明受益良多,也感悟到了很多。

    董明虽然胜了,可是他的胜得并不轻松,特别在第三局的较量之中,董明也拼尽了全力,如果不是他占据了体能的优势,最终谁胜谁负还很难预料。

    在董明的眼中,裴根虽然败了,却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对手,体现出了一位高手应有的素质,他还记得赛后与裴根握手之际,感受到了对手处变不惊的从容,还有对方类似调侃的那句话,“唉,我一开始就被骗了,你很聪明,也很强!”

    董明当然知道裴根话里的意思,说他董明比赛之初隐藏了实力,然后突然爆发,一举赢得了比赛,可是,董明想说的是,这场比赛,真的没有动用什么心机,他想对裴根说,他的变速,也只是本场比赛刚刚获得的感悟,问题是,他这么说的话,裴根也得相信才是!

    董明苦笑摇头,裴根的话他没接,也不好去接,只能含糊过去。

    四强的战绩,是董明出道以来获得的最好成绩,这一成绩,标志着董明进入到了燕北少年组高手的行列,下一次他再参加相同级别的比赛,也可以获得种子选手待遇。

    董明盘算着,距离十五岁,还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拥有一次参加少年组省级赛的资格,到了那个时候,他有能力更进一步吗,甚至问鼎冠军吗?

    到了下届省级赛,本届赵州赛中还能继续参赛的高手,因年龄因素,不会剩下太多,他们都是董明的同龄人。

    与董明年龄相当的球员之中,龚阙和刘剑锋在这场比赛中的成绩突出,陈立坤发挥不算理想,小组出线后未能进入八强,至于李天业还有马凯……,表现更糟,甚至马凯没有获得参赛名额,董明叹息一声,心里暗想,不知道他们下一届能否还活跃在赛场之上。

    在董明的比赛结束之时,余下几块赛场也有了结果,佘同与龚阙的比赛,他们在经历了三局苦战之后,最终还是佘同略占优势,再次击败了龚阙,守擂成功,闯入四强,而刘剑锋与于旻的比赛,刘剑锋表现最为抢眼,居然直落两局,利索地将于旻击败,呈现出了强势崛起之势!

    当然,还有一场八进四的比赛,在王雷和吴迪之间进行,这场比赛由于吴迪基本失去了比赛能力,很快结束了比赛,对于这场比赛,董明认为,虽然吴迪输了,但这场比赛应该属于吴迪,因为它为吴迪的比赛生涯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董明与方远航和吴迪三人,出现在了体校食堂,并且已经盛好了饭菜,而方远航看着董明手里的托盘,他的话又来了,“看你在赛场上的表现,都知道你已经成为了一号人物,都在为你喝彩,可是,怎么一到了吃饭的时候,总给人一种饭桶的感觉,哈哈!”

    “错了不是,能吃才有战斗力,方远航,不是我忽悠你,假如你有董明的饭量,信不信你就能拿到冠军,哈哈!”吴迪嘿嘿笑道。

    “冠军又不是没拿过,好像多稀罕似的!”

    “老黄历也好意思拿出来说?朔平赛的冠军,啧啧,了不起啊,方远航!”吴迪不屑道。

    “朔平赛的冠军就不是冠军了吗?起码你没拿到过,嘿嘿!”

    “确实是个冠军,不过,我倒是觉得,你的脸皮厚到无敌,也是一个冠军,哈哈!”

    “脸皮厚……,嘿嘿,你学不来的……。”说到了这里,方远航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不再理会吴迪,而是目光转向了一旁,董明与吴迪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杨忆清与沈醉蓝也刚好来到了取餐口。

    “咦,杨忆清、沈醉蓝,好巧啊,没想到你们吃饭也挺晚的。”方远航嘿嘿笑道。

    “醉蓝的比赛打得久了些,然后,回去后又收拾了一下,就到这个时候了,今天你们那边的比赛咋样?”杨忆清轻笑道。

    少年组的男女比赛,分别在两个辅馆内举行,如果没有去特别关注的话,多半不会第一时间知道比赛结果。

    “今天董明这小子太牛了,苦战了三局,愣是把裴根给干掉了,嘿嘿。”方远航乐呵呵地道。

    “厉害啊董明,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裴根,曾经的省级赛冠军,唉,为什么不是一年前击败他呢,那样就更厉害了!咯咯。”杨忆清嘻嘻笑道。

    董明一脸黑线,一年前的他,在临榆赛中还是菜鸟一枚,能混入八强已经算是万幸,那个时候,别说打裴根了,连李天业都能把他吊打!

    干咳一声,董明心虚地道,“我觉得,这一届赵州赛,赛程安排有些紧了,每天两场比赛,让人有点休息不过来,裴根可能受到了影响。”

    “拉倒吧董明,别谦虚,大家的处境都是一样,你说谁不辛苦?赢了就是赢了,别不好意思,嘿嘿。”方远航一脸坏笑道。

    几人既然聊了起来,自然找了同一张餐桌坐下,这个时候,方远航继续道,“你们那边什么情况,醉蓝打进四强了吗?”

    大家知道杨忆清上午输掉了比赛,没能进入八强,下午的比赛没有她的事儿,让人感到比较遗憾。

    董明也想打听一下杨忆清那边的情况,可是,又觉得不太好意思开口,人家已经输了,你还要乱打听,能比这更没品一些吗?

    然而方远航不会在乎这些,想都没想便问了出来,说话这么没有遮拦的,除了他也没谁了。

    “我发现,醉蓝在这半年里,球技大涨啊,特别是下午的比赛,对手非常厉害,醉蓝与她大战三局,最后赢了!”杨忆清倒是很大度,没有与方远航计较,反而不在意地说道。

    “过誉了啊,也是我运气不错,没有遇到多么难缠的对手……,不过,我们这边冒出了一个新人,年龄比我还要小。”说到这里,沈醉蓝特意看了一眼董明,董明秒懂,在座几人,他与沈醉蓝同龄,也就是说,那位球员,年龄居然比他还要小!

    “她叫王文娟,小组第一出线,十六进八打得轻松,在八进四的时候,淘汰了体校的戚华!”沈醉蓝继续道。

    王文娟和戚华都是谁,董明不太清楚,不过,方远航却反应很快,“我知道戚华,体校初二学生,嗯,马上初三了,听说她的实力与冷晴不相上下,冷晴是谁你们不陌生吧?”

    冷晴,董明确实不陌生,上届贾鼐杯赛的冠军!

    与冷晴一个级别的球员,戚华可以称得上天才型选手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参加贾鼐杯赛,而这一次赵州赛,却遭到了淘汰,估计挺郁闷的吧。

    戚华是不是郁闷董明不清楚,董明却听出来了,能够击败戚华的王文娟,她的水平岂不是更高?

    沈醉蓝继续开口道,“没错,戚华就是你说的那位,而这位王文娟,还是你们康宁人!”说到这里,沈醉蓝看向了余下几人,没错,这几人除了沈醉蓝外,还都是康宁人,而方远航虽然生活在赵州,也是康宁人!

    沈醉蓝的话刚刚结束,几人的目光一同看向了杨忆清,似乎,觉得杨忆清是女选手,更应该了解王文娟的信息。

    却不想,杨忆清微微摇头道,“你们也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可以保证,王文娟这个名字,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她虽然是康宁人,但毕竟来自朔平,没听说过也很正常。”

    杨忆清的话倒是实情,朔平虽属康宁,却是康宁下辖的县级市,两地之间还有几十公里的距离,只要王文娟没有在比赛中露过面,杨忆清又怎么会认识?

    见到大家还在震撼之中,杨忆清微微一笑道,“在我们康宁,能出现这么一位球员,也是好事,多少年了,康宁球员很多,实力不错的球员也不少,但却缺少顶尖球员……。”说到了这里,杨忆清突然闭嘴,然后有些心虚地看向了其余几人。她虽然说的是大实话,却也容易打击到一大片,董明他们三个,哪个不是来自康宁,谁又能保证,他们不可以走上新的高度?

    哪怕省级赛冠军,也算不得顶尖选手,杨忆清心中自我解释着,事实上也是如此,燕北省的羽毛球水准,在国内二流省份中,都排名靠后,她自己的定义,所谓顶尖选手,最起码要能拿到全国赛的名次!

    如此一想,杨忆清内心歉疚之意变得淡了一些,她继续说道,“王文娟这么小的年龄就有这般水平,真希望她将来能有更好的发展,能走出去,代表燕北人,或者国人,走上更高的舞台,当然,这只是我的希望,也知道非常艰难,可是,你们也知道,国羽选手中,我们燕北选手凤毛麟角,总有种低人一头的感觉,这种现状你们觉得甘心吗?唉,可能我想得多了,但是,我自己也是球员,没有那个能力,也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其他人身上。”

    杨忆清的话,让董明略感诧异,却并不觉得傻大空,这不是领导发言,而是来自一位球员的感叹,甚至引起了董明的一点点思考。

    董明打球以来,从来没有想到过为什么而战,他所想的问题,除了增加自身实力之外,也只有考虑过升学一途。

    一直以来,董明没有觉得他的想法有什么不对,他只是个小人物,也从没人给他灌输过诸如情怀一类的东西,但是,今天听到杨忆清的话,他心中升起了一点迷茫,自己参加比赛,究竟又是为了什么而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