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逃离失落乐园 > 291章 你问我答,回报你
    逃离失落乐园第九求生之地291章你问我答,回报你不得不说,席琳真的死死抓住了这两个对她好的男人的心。

    “好,那就愉快的决定了,不能反悔哦,如果你们突然反悔了,那我还是会离开的。”席琳又出言警惕了两人。

    席言和灼均点了点头,不过,虽然两个男人同一睡床上,但他们也不会让睡在地上的席琳难受的。

    所以他们两个把床上的所有东西,除了床垫都搬到了地上。

    对于席言和灼的举动,席琳只是露了一下就立刻出言拒绝:“你们两个这是做什么呀!”

    “虽然我们两个同一睡在床上,但是你必须接受这些东西,不然我们就一起住外面吧,反正妹妹也不心疼哥哥,就让哥哥死在外面吧!”席言闭着眼睛,露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席琳当然知道他们两人是什么意思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乖乖睡在床上的,看你们的样子,如果我今天不接受这些东西,那就是谁也住不成这里了。”

    席言和灼相视一笑,然后对席琳无奈的耸耸肩,那样子仿佛在说:这也不是他们的意思。

    决定好谁住哪里之后,因为天色还没有完,所以他们去了隔壁——克隆体的房间。

    克隆体似乎早就猜到他们会来,所以正坐在桌子旁边,一副等着他们的样子。

    看见三人进来,男克隆体率先开口:“来了就坐吧,我这里已经给你们泡好了茶水,虽然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喝。”

    说着,还给席言三人倒上了茶水,三人没有矫情,坐到了桌子旁边。

    看着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席言还是没有办法适应,你刚刚从那个冰屋子开始,他们就一直在一起,所以下意识都忘了他们两个是一模一样的样貌,如今分开一段时间,让席言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你们现在来我这里该是有什么问题都问我吧,你们的直接问吧,我也知道你们是诚心帮我的,只要你们答应保护我们两个,那我今天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男克隆体说。

    席言和灼对视一眼,最后决定让灼先问,席琳在这里完全就是陪着他们两人,虽然席琳也很想知道这个求生这地背后的秘密是什么,但是她更在意席言和灼。

    灼看着席言的眼神,点了点头,直直的看着男克隆体,问:“我想问你,你们当初的实验室里有没有一种东西叫做清醒药剂?”

    男克隆体非常干脆的摇了摇头,连一秒的思考时间都没有。

    灼疑惑的问:“你连想都不需要想就直接摇头了吗?”

    “实验室里的所有仪器,所有的药品我都是清楚的,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并不属于人类,我更像是一台计算机,所以这些东西在你说出口的时候,我就可以从我的记忆里调出来,如果没有,那就是没有,不会出错的。”男克隆体回答。

    他说的这句话听起来非常的欠揍,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就是在向人表达一件事实,没有任何装逼的气质。

    可席言和灼就是想打他。

    灼忍下,继续问:“那有没有和清醒药剂类似的东西呢?清醒药剂是一个…”

    灼把清醒药剂的作用告诉了男克隆体,男克隆体听完这个描述,陷入了思考。

    这动作让席言和灼嗤之以鼻,两人心里只是有些不平衡的吐槽了起来。

    不是说自己是一台计算机吗?

    不是说自己根本就不用像人类一样去思考,可以直接从心底里调出来相对应的事情吗?怎么现在思考起来了呢?

    不是听起来很厉害,高人一等的样子吗?哼!

    席言和灼知道男克隆体刚刚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的样子让人觉得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在男克隆体思考的时候,两人在心底就这么吐槽了起来。

    过了一分钟,男克隆体才开口回答:“你说的这个东西我似乎有一点印象,但是这一部分记忆好像受损了,所以我只是大概有个模糊的印象,并不记得具体的事情。”

    男克隆体顿了一下,继续说:“我记得这个东西是博士制造出来,给我们的,具体作用…不记得了。”

    “博士特意给你们制造的?你确定?”席言问,席言还是没有办法习惯,这个博士就是他的父亲,所以说话的时候还是没有办法称这个博士为父亲。

    “是的,而且好像是用于我们…”男克隆体又顿了一下,看起来应该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用于我们去虚拟实验场景和回来,嗯…好像是钥匙一类的东西,和无灼先生刚刚描述的那个是一个样子。”男克隆体回答。

    席言和灼点了点头,感觉事情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

    “好,那下一个问题,你…有多少个你们这种人?”灼继续提问。

    男克隆体回答:“我见过的只有我们两个,但是我知道的并不是最后我们两个应该是还有几个,但是总体应该不会超过十个。”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需要根据真正的人类从他的经验提取,改造才能变成我们这个样子,这个过程是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人力物力以及财力,而且成功率很低。”男克隆体回答。

    灼点了点头,明白了原因,于是他继续追问:“那…你知不知道其他你们这种人的藏身之地?”

    这次男克隆体没有回答,而是摇了摇头。

    灼无奈的撇撇嘴,看向席言,对席言说:“我现在想要问的事情已经问完了,其他想问的暂时没有,想起来等着我想起来再问,你先问他吧。”

    席言点点头,看向了男克隆体,在他看向男克隆体的时候,男克隆体也看向了他。

    席言看着男克隆体的目光,觉得有点尴尬,所以半天没有开口。

    灼和席琳都疑惑的看着席言,怎么席言突然变的“腼腆”了起来?

    就在在场的人以为席言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开口的时候,席言说话了。

    “博士他…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