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想死太难了 > 第七百一十章 铁 骨 铮 铮
    微风吹拂,阳光和煦温暖。

    南宫玄已经离去,而众人则是在等待。

    趁着空机,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也临时开展了一个活动。

    名曰:

    字面意思,其实也就是迎接新成员,大家相互认识一下。

    虽然苏砚璃和杨宛儿不是亲传弟子,但是懂的都懂,就算不是亲传弟子,也差不多了。

    毕竟萧白连道承都传给她们了,这可是亲传弟子才有的待遇。

    虽然不知道自家师尊到底站在第几层,但是,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相信,自家师尊一定有自己的算计。

    对于这个‘迎新大会’,苏砚璃和杨宛儿当然也乐得参加,毕竟以后都是同门,迟早也要认识的。

    而且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都是好相处的,也没有什么架子,苏砚璃和杨宛儿自然容易融入这个圈子。

    在一一见礼之后,几人便唠起了嗑。

    稍会儿,王瑾瑜和刘梓熙也被请了过来。

    毕竟都是自己人,多些人唠嗑肯定热闹一点。

    于是,就形成了眼下的局面。

    杨宛儿和小和尚拌嘴。

    段无洛和苏砚璃肩距三寸,也在谈论着什么。

    王昊和王瑾瑜勾肩搭背,没事还朝对方胸口拍一拍,貌似在说一些兄弟情义。

    张轼歌和张瑶音这一对公认的‘骨科’自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秀恩爱,搂搂抱抱啥的自然不在话下。

    看到这一幕,南宫云陌表示也想要。

    可是他身后还有一位虎视眈眈的老丈人。。。。

    吓的南宫云陌愣是不敢做出什么逾礼的动作,只能和刘梓熙君子之交,谈论一些诗文歌赋。

    而泠昕芸则是提前退场,寻萧白吃茶去了。

    “呦,昕芸怎么来了?”

    坐在茶桌旁,正百无聊赖的吃茶的萧白看到那一道倩影,心中不由得一喜,打趣的笑问道。

    “想你了。”泠昕芸神色淡然的回答道,然后便稍稍收敛裙摆,径直在萧白身侧跪坐下。

    萧白:……

    另一边,二狗、司飞翰、柳时三人在斗地主。

    柳泽和四不像则是在下象棋。

    一个宗门,总共也就这么点人。。。

    安谧的时光流逝的总是飞快,才一会儿的时间。

    只听突然‘唰!’的一声响起,空间顿时多出了两道人影。

    其中一人众人都认得,自然是刚刚出发寻找秦浩子的南宫玄了。

    而另外一人,无论众人怎么打量,也认不出他来,脑海中没有丝毫有关他的记忆。

    不过,众人却是知道,这位应该就是南宫玄口中所说的秦浩子了,那位号称的狠人!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东离大陆还有这个称号。。。

    但是,这种小细节无需在意。

    且看这位神秘工匠,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他那一张无可挑剔的俊逸脸庞。

    再看他的衣着,今日的他身着一袭白底蓝边的对襟罗衫,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

    映的他身材极为挺拔欣长,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

    清澈的目光灿若星辰,活脱脱的一位美男子形象。

    只不过,他的腿。。。现在貌似有点抖。。。

    刚打一个照面,南宫玄就看向萧白笑道,“萧前辈,人我给你带来了。”

    说着,还把秦浩子向前推了推。

    被南宫玄向前推了几步的秦浩子虎躯一震,心间一颤,垂着头,似是不敢和萧白对视。

    不过随即,秦浩子又瞬间抬起了头,与萧白相对而视,眸中丝毫没有任何畏惧之色。

    “见过神。。。嗯,萧前辈!”

    对于秦浩子这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众人皆是一愣。

    这。。。这是啥情况?

    刚才还那么怂,现在怎么突然就这么硬气了?

    就连南宫玄都是为之一愣,这是嘛情况?

    刚才不是还紧张的要死要活的吗?现在怎么一点都不紧张了?

    旁人不知道秦浩子有多紧张,难道他还不知道?

    就在刚才来的时候,秦浩子双腿软的就连走路都不会走了。

    一听萧白要请他前去商议大事,秦浩子更是吓的当场说不出话来,只能:“阿巴阿巴。”

    所以,现如今秦浩子的态度转变,简直不可思议。

    “嗯,你好,无需多礼。”萧白轻笑道。

    如果不是看到了秦浩子微微发颤的双腿,萧白还就真信他很硬气了。。。

    尽管双腿微微发抖,秦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硬气,“萧前辈,敢问您唤晚辈前来,是有何等大事?”

    南宫玄:……

    刚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让你来搬砖,呸,让你来规划美好的宗门建设,促进宗门健全发展的啊。

    这怎么就又问了一次呢?

    不过,他南宫玄也不敢说,也不敢问啊。

    毕竟秦浩子这个人。。。脾气有点古怪。。。

    而且生怕坏了计划,导致萧白的努力全部功亏一篑。

    所以,南宫玄就默默的看着萧白和秦浩子对线。

    对于秦浩子这个问题,萧白也是笑了笑。

    毫不隐瞒的回答道,“请你来,自然是听闻你的匠艺极好,所以想寻你帮忙规划一下我的宗门的建筑。”

    听到萧白的声音,秦浩子的身躯情不自禁的就是一颤,发颤的两条大腿抖的更加厉害了。

    不过,秦浩子时刻的提醒着自己,自己是一个纯爷们!是一个硬气的纯爷们!绝对不能怂!

    哪怕对方是神明!

    “我。。。。”秦浩子刚欲说话。

    “我可以雇你为我无敌宗的专职匠师,兼任匠堂堂主一职!

    日后宗门所有关于建造的事务,皆由你来负责。

    供奉、功法、武技、丹药啥的,自然也少不了你的。

    不过,要求是你必须得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才能。”萧白轻呷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说道。

    铁骨铮铮的秦浩子:……

    “见过宗主!小秦我给宗主问安了!”秦浩子一拜到底,十分恭敬的说道。

    众人:……

    南宫玄:……

    你特么???

    喂喂喂!你的硬气呢?!你刚刚的硬气去哪儿了?

    萧白则是笑吟吟的看了秦浩子一眼,笑道,“别拜的这么早,刚才我可是说了,有要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