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潮1980 > 第二百一十章 神级宝藏
    宁卫民的运气不坏。

    霍欣带着他熟门熟路的跑到三楼。

    然后找到一间办公室,敲了敲门,就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

    霍欣妈妈的那个朋友——刘阿姨。

    那个脸上多肉的中年妇女头发是烫过的,带个金丝框眼镜,身穿一身毛料套装。

    看着很时髦的样子。

    她也真不愧是外事部门的接待干部。

    原本表情淡漠略显严肃的脸,一看见进来的人是霍欣,就立刻转为亲切的笑容。

    “哎呀,这是欣欣啊。你这丫头可好久没到阿姨这儿来玩儿了。”

    霍欣也亲热的叫着。

    “刘阿姨,这可不怪我。是我妈妈不让我来,她说您的工作太重要,总是牵扯到外事任务。怕我打扰您嘛。”

    “哎呀,你妈妈也真是的,跟我还这么见外。四个现代化又不可能一蹴而就,难道阿姨还要成天趴在办公桌旁啊?你想来就来嘛,她要怪你,你就说我让你来的。”

    随后,刘阿姨话锋一转,很自然的问起霍欣的父母。

    “哎,你妈妈和你爸爸在英国还挺好的吧?”

    “他们身体还挺好的,就是不太稳定,可能又要换地方了。他们头两天刚打过电话,说明年可能又要换到爱丁堡去。”

    “嗨,工作需要嘛。阿姨这儿倒是稳定,我一干都快二十年了。可说起来,这辈子就出过一次国,还是阿尔巴尼亚。”

    说到这儿,俩人不禁一起笑了起来,而形式上的客套也就到此为止。

    “这位是……怎么称呼啊?”

    刘阿姨适时转向宁卫民,脸上好奇的神情浮现。

    或许是因为宁卫民身上的西装起了作用,她都没好意思叫同志。

    霍欣这才想起应该介绍一下。

    “刘阿姨,这是我们公司运营部的宁经理,我现在去了一家外资企业实习。您大概知道,就是那个法国服装大师皮尔·卡顿创办的服装公司,跟咱们经贸部和纺织部有合作关系的。”

    刘阿姨一边听一边点头。

    “知道知道,我跟着领导也见过那个法国人。你们上个月是不是就刚在天坛弄了一个大台子,让好多姑娘小伙子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走在走去?哎哟,你们公司现在可是出名了,头一阵还上了《参考消息》呢。”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或许正因为宁卫民打扮得体,还借了法国老头儿的势。

    这位刘阿姨面冲宁卫民仔细端详了一阵,也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哎哟,小伙子这么年轻就在大公司当经理了,可真是一表人才啊……”

    这话多少有那么点一语双关的暧昧意思,让宁卫民登时感到了几分尴尬。

    可偏偏他又不知道这位刘阿姨的具体职务,还不能不理人,也就只能跟着霍欣来称呼。

    “刘阿姨,您好。初次见面,我叫宁卫民。您怎么称呼我都行,叫我的姓,就叫小宁。或者叫我的名字也可以,就是千万别跟我客气。”

    “不瞒您说,我这个经理真不算什么,完全没法跟咱国家的正式干部比。您这话让我太惭愧了。”

    这话倒是招人爱听,刘阿姨挺高兴。

    “小伙子还挺谦虚,真会说话。那我就不客气,叫你小宁啦。”

    可跟着这位刘阿姨又不嫌多事的,跟霍欣挤眉弄眼。

    那意思像是在夸她眼光不错,整得气氛越加不对味儿。

    好在尴尬是尴尬,这有着八卦之魂的老娘们,在办事儿上倒是不含糊。

    听说宁卫民和霍欣是来买画,但门市部字儿多,画儿少,尤其是齐白石的画作少,不好挑,他们还想去库里看看其他的画儿。

    这位刘阿姨当场就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

    然后一路和他们打着哈哈,把他们领到了库房办公室。

    就找了一个叫小齐的库管员,拿着钥匙帮着开门。

    不过这小齐听霍欣提出要找齐白石,却有点发愁。

    不得不告诉他们,因为卖货,那些库里的近现代画作不知多少人插过手。

    这两三年出库入库的,东西早都放乱了。

    专找一个人的作品可能不太好找。

    只能给他们指一个大概其的区域,让他们自己动手撞大运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宁卫民非常能理解。

    结果没想到一进屋他就傻了。

    别说上手去找了,一时间,他就连动也动不了。

    敢情门后这间屋子还挺大,是个相当于两个教室面积的大通间。

    而房间里的布局,就如同图书馆一样,全是通顶的大木头架子。

    每个架子还都是五层,无不是塞满了横躺的卷轴儿。

    就这还不是全部呢,那个小齐唠唠叨叨的说,隔壁的一间屋里,还存了三十来箱。

    说实话,一般人谁能见过这样的情景啊。

    其实还别说见过了,恐怕连想都想象不出来。

    据宁卫民目测估计,就这屋里的,就说没有上万幅的字画,那也得有个**千。

    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

    别人不清楚,他宁卫民还不清楚嘛。

    如果说容宝斋的店铺在他眼里等于《天方夜谭》里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那样的传奇宝藏。

    那这间存字画的房间,恐怕只有传说里所罗门王的神级宝藏才能媲美了!

    夸张吗?

    一点也不!

    因为说句最直白、最通俗的话,这屋里东西怕得值一万个亿啊!

    三十年后,要想买个国家都够了。

    所以饶是自诩见过世面,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被什么好东西再惊到的宁卫民,再一次因为大开眼界无法保持镇定自若了。

    此刻的他,彻底被眼前的景象冲击得一塌糊涂了。

    他的感受,就跟吃了一大口绿芥末似的!

    刺激、颠覆、通透、提神、兴奋、要疯!

    他第一次真真正正明白了什么叫“震撼”。

    那就是他的目光所致,除了这些画,什么都看不见了。

    时间、空间、自己,统统都感觉不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卫民才恢复意识。

    而这时他发现,无论是刘阿姨,还是霍欣,又或是小齐都把目光凝聚在自己的身上。

    他猜测可能人家都叫他好几声了。

    便很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然后用手抚着额头遮盖脸色,连连道歉。

    “对不起,没想到这里这么多的画儿,是我把事儿想简单了。看来,找齐白石还真有难度。”

    小齐一下乐了。

    “看吧,我没说错吧。只能碰运气。不过我可以告诉您,大概就在靠墙那排五六个木头架子的范围里。您要找的话,去那边,概率高点。”

    而就在宁卫民遵从提醒走过去时,刘阿姨似乎怕他空手而归,就说了。

    “万一找不到也没什么,回头我跟下面说一下,谁要发现了,给你留出来就完了。”

    “你要是看上别的,不妨先买一些回去。无论大件小件,阿姨做主了,统一都给你按小件算,要是外汇券,二十一件。人民币就得二十五了。可以吗?”

    这个倒是好事,可宁卫民也不能不提醒一句,免得让这位刘阿姨难做。

    “刘阿姨,谢谢您关照我。可问题是,我打算要买个几十幅的。是不是多了点?不会让您为难吧?”

    没想到刘阿姨倒笑了,十分开心。

    “哎哟,那敢情好啊,我们这月的经费可就宽松多了。我跟你说,你买的越多才越好呢。阿姨倒是应该谢谢你帮了我们的大忙呢。”

    紧跟着一扭头,她就又跟霍欣逗上了。

    “欣欣,这份人情我是该算在你身上啊,还是该谢谢小宁啊?”

    霍欣面带娇羞嗔怪。

    “刘阿姨,您可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