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我是锦衣卫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至极神招,崩碎土星
    万剑坠落,整个玄天魔帝宫和异度魔界的战场,哀鸿遍野。

    死掉的高手,不知有多少。

    可怖的剑浪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地层。

    哪怕是玄天魔帝宫和异度魔界的高手拼命抗衡,却是难以抵抗这毁灭性的一剑。

    这一刻,苍穹被撕裂,阳光消失无踪,整个天地除了剑,还是剑!

    深渊一般的剑壑出现在战场,将一个又一个人吞噬。

    这一刻,不管是异度魔界,还是玄天魔帝宫,全都对出招的陆玄咬牙切齿。

    奈何是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哪怕想要反抗都做不到。

    仅仅这一瞬,玄天魔帝宫的魔主司空易,直接阵亡。

    异度魔界这边,阎魔旱魃直接阵亡。

    死掉的魔兵魔卒,不计其数。

    就是连一直号称不死的圣魔教诸多高手,在这一波下,几乎全军覆没。

    正站在高处观战的雅风君,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该怎么说。

    “陆玄,你刚刚回来,下手这么狠啊!”

    看着眼前狼藉一片的战场。

    这特么……

    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愤怒了。

    但是,高空中的陆玄,在用完这一杀招过后,就直接离开,不知去向。

    一时间,让人很是迷惑。

    不过,这也许是表达某种态度。

    粗浅一点想,大概是会认为大明帝国眼前的变化。

    其他的,大概就是大荒世界的出现,每天不知多少人族在其中死亡。

    当然,也有不少人族借着天地仙灵之气有了一些变异,成为了拥有特殊能力的异人,成为与众不同的强者。

    不过,最强的还是武者,遗憾的是武者终究还是少了一些。

    想到这么多线索,基本符合对陆玄的设定。

    只是,这一次的出手,显然是有些不对劲的。

    遗憾的是陆玄离开的太快,哪怕他是雅风君,也没能捕捉到足够的线索。

    “意外!还是你成为了变数?”

    雅风君羽扇轻摇,陷入沉思。

    “诸天合一计划已经成功,哪怕弃天帝不死,眼下陆玄这一波屠掉的诸神,也足够了!”

    “意外的是,陆玄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想要做什么呢?”

    “明明失踪了,却来到了这里,有意思。”

    “不管如何,吾都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羽扇一挥,眼前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圆球,球内有迷雾般的景象展现。

    只是看了一眼,雅风君就收起圆球。

    “意外,竟然还有几位老朋友到来!”雅风君沉吟一声,想了想道,“王怜花,你不是一直想找陆玄复仇吗?相信你……”

    突然,一封飞书到来,雅风君打开一看。

    却是王怜花已经死了。

    ……

    玄天魔帝宫和异度魔界战场发生的事,几乎在极短地时间里,就传了出去。

    其中就包括王怜花,有陆玄的消息,她就第一时间赶来了。

    哪怕知道这里是由雅风君、寂寞侯两个狠人负责。

    因为,有时候情报非常重要。

    比如,他收到情报,陆玄就出了一招。

    这完全不符合陆玄的风格,所以想要看一看。

    万一是一个假冒的呢?

    谁知道并不是这样。

    走到半路,她的面前就出现了陆玄。

    “陆玄,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王怜花怒吼。

    可下一秒,就想起来雅风君的警告。

    身为智者,更想起陆玄站在这里。

    就好似在等待他的出现。

    尤其是想起以前,百晓生、明月心等人的死,顿时疑惑就更多了。

    陆玄身背刀剑,侧对王怜花,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确切的说,是对将死的人,不需要表情。

    王怜花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陆玄道:“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只是留下这么一句话。

    王怜花就捂住自己的咽喉,惊愕无比地看着陆玄。

    为什么?

    脑海里充满了为什么?

    她明明在地仙界有了难以想象的进步,可是面对陆玄,竟然是如此地无力。

    甚至于她是什么时候中招,也不知道。

    恐怖!

    还有,雅风君不是说,组织和陆玄有合作吗?

    这就是合作吗?

    太多的疑问,来不及去问了。

    到此时,王怜花想起了曾经被她坑死的组织智者。

    基本上,已经明白,她被放弃了。

    确切的说,是从一开始,就被雅风君放弃了。

    纵然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仰面倒下,身死当场。

    就在陆玄离开,王怜花死去以后不久,有神秘人来到这里。

    他看着王怜花的尸体,冷笑一声。

    “哈,真不愧是陆玄,连复活人的机会都不给了。”

    瞥了一眼王怜花的尸体,一挥手,直接将尸体化成齑粉。

    却见,残留的鲜血,在地上留下一行字。

    “姬长空,好好活着,等我来杀你!”

    神秘人盯着地上的血字,再一挥手,将血字抹掉。

    “陆玄,你等着,你活不长的!”

    谁知道,刚刚抹去血字不久,前面的沙土上,又出现一行字。

    “姬长空,生气了吗?愤怒了吗?哈哈哈,你个蠢货!”

    “陆玄,本座必杀你!”

    神秘人怒不可遏,陆玄竟然用一具尸体来这样对他进行羞辱!

    奈何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只能暂时忍耐。

    ……

    太空中,观众已经远去。

    仅仅剩下寥寥一二人,还在观战。

    没办法,这样的战斗已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哪怕距离够远。

    也就是此时,有些人才明白,为什么玄天魔帝杀太学主、虚无需要在古神荒原开启阵法,又为什么在玄天魔帝宫外和厄祸开战,周围会有这么的阵法。

    这些都是为了限制神战的余波,否则仅仅这些余波就能够将新生的大荒变成真正的荒芜。

    也许,未来等整个世界彻底稳固、复苏,就不用担心了。

    但至少在现在,无法承受。

    玄天魔帝和太学主交战至今,已经完全忘我。

    神剑对神剑,掌对掌,杀的太空崩塌,小行星爆碎连连。

    远处的木星、土星,更因诸多溅射而出的陨石,化为岩浆炼狱,不存丝毫生机。

    这可怖的地狱情景,对玄天魔帝和弃天帝来说,其实都不算什么。

    轰轰轰!

    两人不再说话,但相互间的传音一直没间断。

    这其实也是一种另外的战斗,若是有一人的传音出现了问题,就代表他可能不行了。

    这是心照不宣的战斗,所以一直在持续。

    玄天魔帝道:“弃天帝,六天之界,已经没有了,你们所谓的神,也都被迫降临人间,这种感觉,如何?你们还能高高在上吗?”

    弃天帝道:“玄天魔帝,能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过尔尔。”

    玄天魔帝道:“哈哈哈,不过尔尔,那么你应该用人间的小神来称呼我啊!何况说出这样的话,你想说本帝是自掉身价,自掉身份?错了,你大错特错!”

    弃天帝道:“不,你不明白!”

    玄天魔帝道:“那么,你就明白了?弃天帝,你什么都不明白!你要是明白,就不会变成这幅鬼样!”

    显然,玄天魔帝这句话戳中了弃天帝的痛处。

    但是,作为强者,又怎么可能否定自己?

    弃天帝的气势越来越强。

    周围的小行星、陨石,全部爆碎,化成齑粉。

    难以想象的威压,竟是让就近的木星、土星,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地震、火山与各类灾难。

    玄天魔帝道:“哈哈哈,弃天帝,以前我以为你是和我一样的人,结果发现并不是!哈哈哈,自己被魔染侵蚀,最终化身为魔,你是何等的可笑!”

    弃天帝道:“你知道什么?唯有毁灭,才能创造新生!唯有毁灭,才能出现新生!这是天道法则!”

    玄天魔帝道:“是吗?没错,这是天道法则,可是天道法则,也该由人来掌控。可是你呢,你已经被法则掌控,并且丝毫不知道。”

    弃天帝道:“无知!”

    每一次的对话,都是惊天动地的冲击,难以想象的大战。

    星河倒悬,天地无光,黑暗降临。

    弃天帝手中的剑,不知多少次击中玄天魔帝。

    同样,玄天魔帝的剑,也不知有多少次击中弃天帝。

    第一次,玄天魔帝在对战其他异界之神时,没有绝对的碾压。

    看着自身的伤口,玄天魔帝叹息一声,看来是选的战场,有点,错误了。

    如果是在大荒,他和弃天帝一战,将会引起不知多少生灵的死亡,相应他能获得的负能量,也将越来越多。

    倒不是玄天魔帝异界放弃了守护,也不是放弃了这样的误伤,而是战场是由弃天帝选的。

    为什么会是太空,他不清楚,但是能杀弃天帝就行。

    不过,却是没想到,影响还是有点大的。

    换成大荒,玄天魔帝可以越战越强。

    可在太空,就变成了纯粹的消耗。

    弃天帝道:“玄天魔帝,你的秘密,我早已发现,你才是真正受到法则限制的人。”

    玄天魔帝道:“是吗?”

    好似苍穹爆碎,宇宙混沌。

    弃天帝、玄天魔帝越战越远,最后更是直接一起打入土星表层。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大荒复苏,又或者是其他原因。

    土星竟生生承受住了两人的威能。

    只是,受到刚才两人激战的影响,整个土星陷入难以想象的毁灭洪流下。

    玄天魔帝道:“弃天帝,你选择了错误的战场!”

    弃天帝道:“唯有死去,才是你的归属。”

    玄天魔帝道:“死的,是你!”

    魔曲起调,整个天地倒悬。

    无穷无尽的黄沙和罡风席卷天地,在天地中化为亿万刀剑。

    “魔曲·天变·寂灭·剑绝!”

    这一瞬,玄天魔帝忘却自我,忘却了玄天琴,忘却了玄天剑。

    至极神招,旷世而出,直接让整个地层裂开,好似要将整个土星都裂掉。

    弃天帝丝毫不惧,至极神招起手。

    但见他手中的神剑飞起,在这分不清真切的魔曲与剑气中,唯有一剑,斩裂空间,斩裂时间,杀向玄天魔帝。

    霎时间,空间碎灭,万物尽灭,天地沉沦,黑暗失色。

    “这是……”

    “都要打出黑洞来了啊!”

    “大荒之始,超脱之战!”

    “若是无上境,这行星,也该没了。”

    “玄天魔帝这是不计代价地要杀弃天帝,究竟是为了什么?”

    “同等境界,战力相差无几,这样继续打下去,除了死亡和毁灭,不会有第二个结果。”

    太空中,有人以神识传音,关注着这难以想象的一战,互相交流着。

    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法理解,玄天魔帝究竟是想做什么。

    眼下,就这至极神招下……

    “不好!”

    不知是谁惊恐地喊道。

    但见眼前,近距离不知有多么庞大,在太空极远处观战,依旧很庞大的土星,竟然在这可怖的神招冲击下,土崩瓦解。

    难以想象的威能,向着四方湮灭,极度可怖的能量肆虐八方。

    可怖是混乱能量中,已看不到玄天魔帝。

    也看不到弃天帝。

    震撼也无法形容他们此刻的想法。

    若是这土星上,有着无数生灵,在此时会是如何。

    若是玄天魔帝和弃天帝的战场,就选择新生的大荒世界,又会是如何?

    不寒而栗!

    没错!

    就是刚才的这股威能,哪怕是真的要摧毁大荒,也不是不可能!

    在这惊天爆炸中,所有人的心神被震慑!

    也不知结果如何。

    ……

    大荒,有一座城镇中。

    有一人,披头散发,背着一把有些破碎的琴到来。

    他身上的衣袍很破碎,但是这破碎依旧能让人看出昔日的华丽。

    “小二,来一斤最好的酒,再切三斤酱牛肉。”

    他也不客气,直接找了张桌子坐下。

    店小二看了眼新来的客人,仅仅远远看一眼,就心神跳动的厉害。

    “还不快去!”

    掌柜的算是见多识广,立即呵斥道。

    少顷,小二端来了美酒和切好的酱牛肉。

    让客人意外的是,这美酒似乎是刚刚出土开封,至少有着三十年以上的氤氲香味。

    在味道,相当地不错!

    只是,他每喝一口酒,身上都有鲜血滴落。

    奇怪的是,这鲜血不会落地,而是落到一半,就直接消失。

    店小二和掌柜的看到这一幕,就像看到了鬼神一般,大气不敢出一声。

    客人也不看他们,就悠然自得地喝着酒,吃着牛肉。

    不知什么时候起,外面下起瓢泼大雨。

    雨水是红色的。

    看起来,和这位客人滴下的血,几乎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