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逻辑美学 > 122、【番外 1.1】
    只知道每次看见他哥跟钟亦这么好的在一起, 里奥心里都会为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觉得愧疚。

    不过没留给他太多感慨的时间, 边上不少路过的乡里乡亲就惊喜地全围了过来,说好久没见到他了,上次他哥带学生回来都没见他一起。

    那次采风结束以后,张行止从学生们最终交上来的作业里, 挑了一两组给他们当地的旅游局,让几个孩子也体验了一把创收的快乐。

    这事一经传开, 大家纷纷表示欢迎张行止下次再带他的学生们过来,眼下甚至有不少主动跟钟亦打招呼的,一口一个“钟老师”,谁都知道这个漂亮的城里老师是他们张老师最要好的朋友。

    钟亦也都一一应下,那个春风和煦的样子落进季皓川眼里,差点没把他憋死,只等人群一走就开始死劲吐槽。

    大半年不见,先前隔着视频怼钟不过瘾,现在嘴上跟个机关枪一样嘚吧嘚吧不停的劲, 像是要全都补回来。

    但钟亦一点不受挑衅, 就翘着唇慢悠悠地跟在张行止身边往山上走,任他骂着,输出一路不停算他输。

    起初,季皓川没领悟到钟亦的深意,丝毫不知道前头等着自己的是什么,挺胸就说了:“有什么好停的,再来一个来回我都可以!”

    结果等他好不容易抓上里奥的袖子, 努力维持自己不摔到地上爬上山,抬眼一见着那条两臂宽的栈道,立马就怂了,软着腿转身一连在自己脸上抹了好几把才重新扭头看,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竟然真的不是在做梦……

    张行止和钟亦就眼睁睁地看着季皓川把他之前发生过的剧情重演了一遍,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完全顾不得地上脏,一屁股就坐下去了。

    里奥看着抱在自己腿上的人中肯道:“我先前就跟你说了,路可能会有点难走。”

    季皓川巴掌大的脸上,五官都快皱巴到一起了,绝望的不行:“你只说路稍微难走了一点,没说要玩命啊!”

    里奥:“?”

    “这玩意连个护栏都没有!!!”季皓川抬手就把自己费心吹好的头发全抓乱了,坐在地上怎么都不肯起来。他比钟亦还高了几厘米,越高,站在这种地方视觉效果越吓人。

    但里奥疑惑地在那条栈道和季皓川之间确认了好几秒,指着最边上那条松松垮垮串联在铁杆和木桩间的锁链道:“那不是护栏吗,都到你膝盖了。”

    季皓川:“?”

    里奥也:“?”

    对比起自己当初第一次走栈道的待遇,钟亦当场就被两个孩子逗笑了,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季皓川跟自己喜欢的人朝夕相处,还能坚持着不捅破最后那层纸。

    敢情不是不想捅,是根本捅不破。

    里奥追不上他哥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

    “啊……你不如现在就掐死我,忽悠你欠了那么次,就当是一次还清了……”季皓川已经整个人都要不行了,双目失神,阴差阳错便说出了当初钟亦也说过的话:“要不然我还是找梁思礼来给你们修个像样点的护栏吧,没必要这么控制人口……”

    里奥努力理解了,但他感觉自己还是完全没办法理解,认真道:“这都有你两条胳膊展开那么宽了。”

    “胳膊展开才多宽一点啊!”季皓川一眼都不能多看,一看那边万丈的虚空就心里直发毛。

    偏偏里奥还特别不解风情,有理有据就跟人掰扯起来了:“你胳膊展开已经有你身高那么高了,你横着都能滚过去了。”

    季皓川:“?????”

    钟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我们先走了?你要实在受不了在我走以后滚过去也行,反正只有里奥一个人看见,没人嘲笑你。”钟亦这回是彻底忍不住了,原地就笑岔了气。

    说完,顶着季皓川大写着“我不信”的目光,便神态自若地走上了那条栈道,风轻云淡地跟玩一样,如履平地。

    张行止也不说什么,拖着他们的行李箱就跟上了,季皓川觉得自己甚至看到了他手里行李箱磕到栈道上,木板被震出的抖动,像是年久失修的老楼梯,每走一步都会嘎吱嘎吱作响,把他魔幻的不行,不明白他们怎么一点都不怕这玩意塌下去的……

    尤其张行止就算了,怎么连钟亦都不怕???

    钟亦又哪能告诉季皓川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跟他其实没什么两样,但张行止却知道他嘲笑完人提前走,是为了把空间留给季皓川,毕竟有人在旁边看着,心理压力还是会更大一点。

    这一次,钟亦已经不需要张行止提供任何帮助了,甚至敢倒过来走,继续逗弄着还坐在地上痴呆望过来的季皓川,从兜里掏出手机拍了照片、录了小视频,发到微信群里邀大家共赏。

    钟亦这不上心的自如模样反倒把张行止一个什么惊险刺激没见过的人心跳搞快了,伸手拽上钟亦无奈道:“你胆子也长得太快了。”

    但钟亦只是由他牵着,并不转身,冲人俏皮地眨了眨眼,意思是有你看着我,我还怕什么。

    同样的,钟亦也没让张行止再背他了,自己跟在后面便一阶一阶地爬完了那九百九十九阶台阶。估摸着上次应该是爬了一天山的缘故,眼下一口气爬下来好像也没他想象的那么累。

    在开始之前,他问了张行止要不要用电梯送一趟行李箱,再下来陪他爬。

    结果这人竟然就这么拎着两人的大行李箱,轻轻松松一路没撒过手,也是让钟亦很开眼:“胳膊不酸吗?”

    张行止就两个字:“还行。”

    钟亦看着人顿了两秒,然后浮夸道:“wow.”

    《美学 2》剧组泡那么一遭,别的没学会,季皓川和梁思礼的“wow”倒是整个剧组都整了个融会贯通,就连钟亦也没能幸免。

    觉出自己被消遣的意味,张行止就着手里还拎着行李箱的姿势便侧身一揽钟亦的腰,将人抵在了通往他家最后一个转角的台阶山体上,低笑道:“不止能拎一路,操|你也能操一路。”

    钟亦当即便是眉梢一抬,还是那个词:“wow……”

    只是语调变了,眼里的意味也变了,蔫坏一屈膝便抵上了某人,眼里写着点挑衅:“我们张老师长本事也长得很快啊。”

    这两年,他有事没事跟张行止骚一下,逗着逗着,就被人全学跑了,现在面不改色就能跟自己一起说这些他从前绝对不会出口的露骨词汇。

    张行止手上一松,将手里行李箱放到台阶上的同时,他的唇也落到了钟亦薄情的朱红上。

    几番纠缠,张行止对怀里始终睁眼看着自己身后光景的人哑声道:“以后这样的机会还有很多。”

    现在你最应该看的是我。

    钟亦深以为然,收回视线便放回了张行止脸上,扬唇道:“我现在突然觉得以前那些花样也挺有意思的。”

    张行止手里握着钟亦柔韧的腰身,佝偻着背深深埋进了他颈间,道:“今天晚上?”

    钟亦摸着颈间扎手的后脑勺便偏头在某人耳垂上咬了一口,低笑道:“你现在就硬了。”

    以至于等季皓川宛如死狗一样从那栈道被里奥拖上来,却听阿奶说先他们走了那么久的钟亦和张行止竟然落在了他们后面,还没回来时,脸色顿时变得奇怪起来。

    只有里奥那个无知无觉的呆瓜还觉得他哥可能是带着钟老师在爬台阶,就慢了点。

    还是眼前长辈的招呼才把季皓川从奇奇怪怪,不可描述的脑补里拉出来。

    阿奶就笑吟吟地关心道:“爬山累了吧。”

    季皓川赶忙摆着手否认,一声“阿奶”叫的既熟稔又响亮,呲牙表示还好。

    季皓川早跟阿奶在里奥的视频里连线认识过了——里奥每个礼拜跟他哥不一定会连视频,但跟阿奶一定会连满两次。

    骨子里就是个非常传统的乖孩子,孝顺又顾家,怕老人家一个人宅在家里无聊,会专程安排出一个时间段留给自己的家人,比他一个月都不见得跟梁思礼说上一个句号强了不知道多少。

    里奥不忙的时候,季皓川就跟他一起出镜,里奥要是忙起来了,季皓川就代他跟阿奶唠,所以他跟里奥回家的另一个由头,就是嚷着要跟阿奶搞网友见面。

    阿奶慈祥朝两人招了招手:“不等他们了,你们先进屋吧。”

    她挺喜欢季皓川这个孩子的,很开朗,还有点精怪,视频里就聊得不错,现在见了面也没觉得有什么隔阂。

    她这个幺儿还跟她那亲孙不一样。张行止虽然看着闷,但其实人缘意外得不错,学校里有姜铎铎照顾着,还有不少关系好的同事,就连她都知道一两个张行止同事的名字,比如周瑞。

    可张里奥就不一样了,正好跟他哥反过来,看起来性格没什么问题,三观也挺正,但其实身边数得上的朋友一个也没有,就连以前极限摄影圈里的那些也好像怎么都混不熟,说话最多的,除了他哥,可能就是工作室里那些下属了,几乎没有社交活动,她一度比较担心,直到季皓川这孩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

    听说还是从国内一路追到国外,就要跟他家幺儿待在一起。

    “放下东西去洗洗手,可以准备吃饭了。”阿奶背着手就把两个孩子领进了门,心情很好。

    老人家再怎么仙风道骨,到底还是希望孩子们多回来看她、陪她的。

    等季皓川风风火火拽着里奥把他家“豪宅”参观完毕,不知道去哪消磨完时间回来的钟亦和张行止已然坐到了餐桌上,跟阿奶有说有笑。

    两人刚一走近,就听阿奶对钟亦问道:“你那边有认识什么年纪跟里奥合适的小姑娘吗?”

    里奥:“!”

    季皓川当时脸就绿了。

    钟亦应话前,唇角笑容扩大了几分,特地睨着某人的脸色道:“当然有,阿奶喜欢什么样的都有。”

    “阿奶……”里奥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我才多大啊,我哥不也是二十八了,才跟钟老师谈的恋爱吗……”

    “你哥是因为我们没资源,才一直拖到了那个时候。”阿奶不满道,“现在有小钟了肯定不一样,你都二十二了还一次对象没处过,在国外也没见到合心意的吗?”

    “学校忙,我长得也不算好看,没人看得上我啊。”里奥说这话的本意是希望阿奶不要催了,因为决定权在别人手上,催了也没用。

    结果阿奶竟然还附和起来了,鲜少地愁容满面道:“就是啊,你要多出去认识认识别的人,你们学校不是为了鼓励你们社交,学校里的酒吧每周都会有活动吗,你也去看看。”

    这活动季皓川知道,就是每周日晚上七点到十二点,只用支付一杯啤酒钱,就能跟各种国际的学生在里面畅聊一晚上,但那也就是说起来是这么回事,实际哪是什么正常社交!

    眼下季皓川见阿奶越说越是那么回事,连里奥找个国外的女朋友也没关系这种话的都说出来了,心里自然搓火,在听阿奶又一次说出“你这样肯定没人要”时,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一句:“谁说里奥没人要了!”

    反应之激烈,让餐桌几人侧目,季皓川是接受到钟亦看傻子一样的奚落目光才猛然回过神,眨着眼音量一点点降下来重复道:“谁、谁说里奥没人要啊……”

    阿奶立马配合作出惊讶状:“有人要吗?”

    里奥也看季皓川。

    钟亦悲观地摇了摇头,心说就这脑子,能只用半年就把英语等级考试过了,也真是个奇迹。

    作者有话要说:  ps:抱歉!临时加了几个字,来晚了半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