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 60、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在闻惯了恶臭、鲜血、腐烂等种种气味后, 再猛然撞入这种气息当中, 竟有种上瘾的感觉。

    如果不是自己身上的味儿, 乔弋舟也会很喜欢。

    他满脑子问号, 纵然知道系统在捡到他的时候,给他优化过身体,可也不至于……

    乔弋舟:“所有人都能闻到这股味道?”

    楚燎:“只有嗅觉进化者。”

    乔弋舟松了口气,可立马又反应了过来, 感情自己只针对某种特定的人!

    他对嗅觉进化者, 大约类似猫薄荷的存在了。

    乔弋舟又呛了几下,恨不得打几个喷嚏, 极不习惯嗅觉被扩大的滋味。

    共享嗅觉之后, 他才发现自己在大佬面前的形象……

    一块可口的小甜糕。

    乔弋舟没来由的心慌了起来, 这味道初闻时只是甜腻,但在这样的氛围下, 就变得暧昧了起来。

    乔弋舟捂住了鼻子:“嗅觉抑制器,你开了几格?”

    楚燎:“最高档。”

    乔弋舟脑子懵了, 抑制器都最高档了, 他为什么还能闻到这种强烈的味道?

    那之前他抢走大佬的耳扣,还威胁他的时候……?

    乔弋舟没来由的冷颤了下。

    后悔到挠地,再也不敢乱动对方的抑制器了。

    楚燎:“以后如果你来c区域以上的地方,千万不要摘下耳扣。”

    乔弋舟:“为什么?”

    楚燎盯着他:“嗅觉进化者,不止我一个。”

    乔弋舟:“……”

    他忽然脑补了下,一群嗅觉进化者逮着他吸的魔幻场景,整个人都不好了。

    楚燎撩开乔弋舟耳间的发, 目光落在他的耳朵上:“嗅觉抑制器,不仅可以抑制自己的嗅觉,还能遮掩味道,记住了。”

    乔弋舟点头如捣蒜,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再也不敢了。

    乔弋舟:“大佬,你晚上过来,不是很容易被凶手阵营的人看到?”

    楚燎:“你觉得我会被看到?”

    乔弋舟闭上了嘴,看来他问了个蠢问题。

    楚燎又一次强调:“这次游戏你得更小心,我如果再过多插手,你下次的游戏难度会被提到更高。”

    乔弋舟郑重的点了点头:“好!”

    空间并不狭窄,乔弋舟却觉得有些发热,脑子也变得混沌。乔弋舟不死心的问:“其他人身上的味道呢?有跟我一样的吗?”

    楚燎:“没闻过。”

    乔弋舟喉咙发干,不知怎的突然问出:“那……你的呢?”

    楚燎的眼神变得锐利,身体微微朝前倾:“你想闻?”

    乔弋舟感受到了压迫力。

    自己这话,像不像调戏?

    沙发显得拥挤,乔弋舟步步倒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心跳乱了几拍:“我开玩笑的。”

    乔弋舟距离拉开得更大,已经坐到了角落,快要跌下去了。

    楚燎一把捞住了他:“说正事儿。”

    乔弋舟脑子很快就转了过来:“恋人都在好人阵营,这一局就简单多了。况且……我们还有个空子可以钻。”

    楚燎:“看来你已经发现了。”

    他是陈述的语气,而非疑问。

    乔弋舟:“根据规则,好人阵营不能在午夜十二点后出来,但主系统却没说恋人阵营。如果实力和运气都好的话,估计能碰上夜里行凶的凶手。”

    楚燎:“有一点得注意。午夜十二点后,鬼怪会变得更凶邪。他们不会攻击凶手阵营,却会攻击我们。”

    “所以才需要足够的实力和运气!”

    乔弋舟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今天陆执故意提出我是恋人阵营,但我却不觉得他是凶手。”

    楚燎:“说说看。”

    乔弋舟见对方态度柔和,便明白了他和自己想法一致。

    乔弋舟大着胆子推测:“因为实在太奇怪了,好人九个,凶手三个,在数量上看,凶手是不占优势的。如果陆执是凶手阵营的人,为什么第一天就把自己搞成焦点?”

    楚燎手放在自己的腿上,点了一下又一下:“继续。”

    “吸引火力,对凶手可是一点儿帮助都没有。”乔弋舟目光灼灼的说,“如果换位思考,我是那三个凶手的话,我会浑水摸鱼,会见缝插针,唯独不会让所有人针对我!”

    他能想到这么多,楚燎很欣慰,又继续引导着对方。

    “所以,该如何解读他的行为?”

    乔弋舟斩钉截铁的说:“陆执也看不清谁是凶手,所以他故意使了这一招,把自己放到危险的抗推位,就能看清楚谁在针对他,谁又在暗中推动局面!”

    这下子,乔弋舟完全理清了思维逻辑。

    不知道为什么,他和楚燎待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对方在用语言诱导他,帮助他梳理这些问题。

    乔弋舟很容易就得出了答案,而且非常清晰。

    楚燎:“如果我不是恋人阵营,也会和他一样的做法。”

    乔弋舟几分震惊:“可这样的风险未免也太高了。”

    楚燎:“置之死地而后生。”

    乔弋舟沉默了下来,在思考着对方的话。

    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大佬,陆执说他是因为当上了队长,才得到了一个特殊奖励,能小小的篡改恋人规则。你是怎么截胡的?”

    楚燎:“……”

    很多时候,乔弋舟都会莫名的敏锐。

    他总不能说,自己有一部分主系统权限?

    楚燎久久没有说话,乔弋舟没戏没肺的笑了笑:“放心,我不会探究的,就是随口一问。”

    楚燎:“……”

    乔弋舟:“说起来,大佬,你还记得在神父世界里遇到的封雨辰吗?”

    楚燎:“b6队队长,记得。”

    乔弋舟试图换换话题:“他一直说姓楚的阴险狡诈,在他手下吃了好多亏。可主区人人都崇拜楚燎,那位玩家里的顶尖者,他真的是这样的人?”

    楚燎气压骤低,眼神发冷。

    此刻再一次听到封雨辰抹黑自己的话,他比上一次还要不爽。

    明明以前无论别人怎么评价他,楚燎都不会放在心上。

    “好奇?”

    乔弋舟点头:“当然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黑色的猫耳都抖了两下。

    楚燎之前变成黑猫,是因为游戏世界的诅咒,强制性如此。可乔弋舟却是主动穿起了这些东西,将他的长相都烘托得几分诱人。

    楚燎心口那处在骚动,紧盯着乔弋舟,手朝他的头顶伸了过去。

    第二次了,觉得他可爱。

    这种细微的波动,分明极不容易被察觉才是。

    乔弋舟正打算听有效信息呢,如果他以后加入a队,楚燎也是他的队长了。可还未说什么,自己就被对方给揉了两下。

    乔弋舟:“???”

    楚燎如泉水般冰冷的声线,此刻竟带着微微的哑:“好奇,就提升实力,早点来a队。”

    平日里一直冰冷禁-欲的人,陡然出现这种声线,就像是山巅初雪,沾染了香火尘世的味道,顿时色-气横生。

    乔弋舟心跳再一次不受控制的加快,有种触电的感觉。

    他猛然拍开了楚燎的手,才发现自己的反应过激了。

    乔弋舟机灵的将那只手给握住,干笑了两声:“放心,我一定不辜负大佬的期望!”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

    乔弋舟脸色微变,外面有人!

    他一时心慌,脑子里闪过无数种猜测,该来的终于来了!

    乔弋舟抽出了匕首,手心满是粘腻的冷汗,缓缓朝着门口走去。在惨淡的灯光下,玄关处也变得阴森了起来。

    楚燎:“冷静下来,学会使用嗅觉。”

    乔弋舟被他提了个醒儿,才面露恍惚,他还没习惯使用嗅觉!

    乔弋舟鼻子微微动了两下,门口传来血腥的冷香气,那种味道,又暴力又直接的冲撞了进来。

    乔弋舟推断出了对方的身份:“陆执?”

    半夜三更过来找他?

    乔弋舟顿时升起几分紧迫感:“不能让陆执发现我们是恋人阵营!”

    况且以陆执那个性格,在见到楚燎之后,一定会爆发冲突的。

    乔弋舟紧张的问:“大佬,你能不能先躲一躲?”

    天知道他问出这句话后有多心虚。

    楚燎的气压变低,沉默了许久。里面寂静的气氛,和外面越来越响的敲门声形成强烈反差。

    乔弋舟都以为对方会拒绝的时候,楚燎却低声道了句:“好。”

    乔弋舟没感觉松一口气,反而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陆执惯会捣乱!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遭遇了什么修罗场呢!

    楚燎已经走到了最里面的房间,等关好门之后,乔弋舟才走到了大门口,声音发颤的问:“谁!?”

    陆执:“舟舟,你再不过来,我就要敲门了。”

    乔弋舟:“呵,大半夜过来?”

    陆执准备吓唬吓唬他:“我是凶手阵营的,不大半夜过来,难道还要白天过来?”

    乔弋舟眼神发冷:“你觉得还吓得到我?”

    陆执压低了声线:“你忘了,好人阵营十二点之后就不能出来了。”

    乔弋舟:“用了什么道具,说吧。”

    陆执咦了一声,本来想弄哭他的。

    可没想到乔弋舟不仅没有哭,反倒识破了他的谎言。

    陆执越发觉得兴奋,大脑都在震颤,低低的笑出了声:“阿焱都觉得我是疑似凶犯,我好意外,你竟然会觉得我不是凶手。”

    乔弋舟可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一门之隔,根本无法看到陆执此刻的表情。

    “我只是觉得,你不会那么蠢。”

    “有道理!如果我是凶手阵营,我会选择杀光你们所有人。”

    陆执笑弯的眼眸,那弧度在一点点变得冰冷,“只可惜,我不是。”

    他很快就拿钥匙开了门,也不想再吓唬乔弋舟了。

    看到他手里的钥匙之后,乔弋舟震惊极了:“你怎么会!”

    陆执:“备用钥匙嘛,去管理员那里偷的。”

    乔弋舟皱紧了眉,充满戒备的盯着对方。

    陆执一副受伤的模样:“别这么戒备。”

    乔弋舟:“对于一个曾经想杀死我的人,为什么不能戒备?”

    陆执笑了笑,关上门后,便径直的朝着里面走:“是用了道具,现在这个身体,就是个纸人。”

    陆执朝乔弋舟告状似的,可怜巴巴的说:“我还被阿焱看着呢,他用非常恐怖的眼神瞪了我一晚上!”

    乔弋舟:“……”那也是你活该!

    陆执肚子饿得咕咕叫,看到桌上还有没吃完的饼干,便叼了一块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乔弋舟脸都黑了:“你不是说这个身体是纸人?”

    陆执:“是纸人啊!可脆弱了!舟舟,你得好好疼疼我。”

    在陆执说出这句话之后,气氛都变得诡异。明明看着这么无害,但熟知陆执本性的乔弋舟,却不敢放下戒心。

    乔弋舟:“你不知道吃自己的吗?”

    陆执特别理直气壮:“我没带。”

    乔弋舟:“那块是我咬过的。”

    陆执舔了下嘴唇:“你咬过的才好吃。”

    乔弋舟:“……”

    他越来越想教训陆执了,最好是背后敲一闷棍,敲完就跑,让他不能发现。

    乔弋舟在脑海里制定了无数个报复的小计划,脑内把陆执折磨得体无完肤,这才消了三分气,收拾好心情应付陆执。

    乔弋舟眉头紧拧:“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好人阵营的,但没有抽到恋人身份。”

    陆执声线甜腻的说:“嗯,我知道,所以我故意过来查岗了。”

    查……岗?

    乔弋舟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惊恐。

    陆执哈哈的笑出了声:“开个玩笑,别这么惊讶。”

    乔弋舟头疼极了,真不知道对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他又骤然反应了过来,等会儿,他们的对话大佬可听在耳朵里!!

    乔弋舟害怕楚燎误会,立马就和陆执撇清了关系:“我和你没有熟到开玩笑的程度!”

    陆执没有反驳,坐到了椅子上,单手托腮的看着乔弋舟,目光充满着好奇和兴奋。

    他只对漂亮的猎物感兴趣,折磨起来才更有意思,这是他的美学。

    乔弋舟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浑身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你来找我,不止是为了叙旧吧?”

    陆执:“我在好奇。”

    乔弋舟:“好奇什么?”

    “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把一个人改变成这样。”

    陆执话锋一转,“不过也有可能是一开始,我就没有看清你。舟舟,这才是你原本的性格么?”

    乔弋舟皱眉:“我并不想跟你闲聊,我记得你是和方焱一起住的吧,是趁着他没注意的时候用的道具?如果方焱发现,你想过后果没有?”

    陆执敲了下自己的脑袋:“被你提醒了。”

    乔弋舟:“……”

    骗人,又在耍他。

    陆执又忍不住笑出了声,语气终于变得正经:“我只是不想自己看中的猎物,被除了我以外的人杀了。”

    真是扭曲又病态的想法。

    乔弋舟脚底涌起一股凉气,纵然眼前的并非陆执本尊,而是一个纸人。

    那种阴寒渗入了五脏六腑,令乔弋舟止不住的打颤,心里只盘算着怎么让这瘟神早点离开。

    陆执:“如果你被凶手阵营的人杀了,我会很生气很生气。”

    乔弋舟:“……疯子。”

    陆执眼眸弯起,右眼红色的泪痣衬得这张脸更加生动好看:“多谢夸奖。”

    乔弋舟捏白了手,掌心空空,让他莫名有种不安感。

    尤其是,陆执还在他的身边。

    “我自己知道保护自己,我反而觉得你比凶手阵营的人还要危险……”话还未说完,乔弋舟的鼻尖忽然闻到了一股令人恶心的腐臭味。

    这股味道之强烈,几乎是乔弋舟没有感知过的。

    乔弋舟猛然朝门口望去,第一次这样清晰的发现,危险即将来临。

    陆执:“怎么了?”

    乔弋舟紧盯着门口,心脏跳动极快:“刚刚打开门之后……好像看到我的门口,被贴了白色的对联?”

    陆执也回想了起来:“好像真的有。”

    乔弋舟脸色煞白:“可进入这个房间后,我检查了很多次,根本没发现有那个东西。”

    陆执:“你是想说……这个对联是在你住进来之后,被人给贴上去的?”

    乔弋舟嗓子发干:“有这个可能。”

    他的鼻尖满是那种味道,越发难以忍受。

    大佬的嗅觉进化得太厉害了,他还能感知到自己和外面的那个怪物的距离,十米,九米,八米……越来越近了。

    乔弋舟脸色难看:“白色对联的房间会成为靶子!”

    陆执:“凶手的靶子?”

    乔弋舟:“凶手一天晚上只能杀一个人,现在这个时间点,估计都已经杀完了。我不是说的凶手,而是……”

    说到最后那句话时,他的声音陡然拔高。

    陆执也注意到了端倪,目光变得锐利:“有东西在靠近!”

    乔弋舟紧张了起来,从背包了抽出了七星铜钱剑。

    外面忽而传来声响,不像是鬼,而是有人在行走。

    乔弋舟脸色难看,几乎立马就猜到:“也许是僵尸。”

    越来越近了,还有五米……四米……

    陆执:“我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哦对了!就是那个对联。外面来了僵尸,我反而确定了那对联上有什么。”

    乔弋舟:“是什么?”

    陆执冰冷的吐出两个字:“尸油。”

    乔弋舟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令他牙关都止不住的打颤。

    尸油会吸引僵尸。

    乔弋舟握紧了七星铜钱剑,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不如搏一搏。”陆执看他这模样,似笑非笑的问,“怕吗?”

    乔弋舟心沉到了谷底,本想说不怕,但又想起了原身在陆执那儿的印象,便改了自己的话:“怕。”

    他的系统在休眠,自己更要让它放宽心,独自把陆执应付好。

    陆执:“是害怕又忍着没哭么?”

    乔弋舟:“……”

    僵尸离他们越来越近,那股味道也越发浓郁,几乎呛得乔弋舟干呕。

    他紧抿着唇,忽然想起自己和大佬共享了五感。此刻他的嗅觉……都来源于对方。

    光是这么一会儿,他都快被这难闻的味道给逼疯。大佬经历过那么多场游戏,不知道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僵尸已经抵达了门口,开始疯狂的撞击了起来。

    乔弋舟还能看到,门框被撞得落下了墙灰,很快就出现了蜘蛛纹的裂缝。

    都听说僵尸的力气极大,可外面的是防盗门啊!这么容易就被撞开的吗?

    乔弋舟一步步的朝后倒退,可另一个人却不这么想。

    乔弋舟惊吓的问:“陆执,你想做什么?”

    陆执满脸兴奋:“反正都进来了,试试看能不能弄死僵尸,好像很刺激。”

    鸡皮疙瘩爬满了手臂,乔弋舟感受到了惊悚和阴寒,伴随着黑暗,深入到了五脏六腑。

    他浑身都觉得冰冷,犹如坠入寒窟。

    当门被打开的那一霎那,乳白色的浓雾骤然间喷薄了进来,将整个视线都遮挡住了。

    那种从皮肤上传来的恶臭,直直的冲入到了乔弋舟的鼻中。

    乔弋舟捂住了口鼻,紧张的盯着前方,想要分辨清楚,僵尸到底长成什么样。

    可里面太暗,乔弋舟只能勉强看清穿着白色的陆执,他发疯似的,喉咙深处发出兴奋的笑声。

    “杀僵尸,我还是头一次,太刺激了!”

    乔弋舟心都在打颤,他的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看到那个僵尸穿着血红的外裙,头用红布包裹,根本看不清长相。

    明明很可怕,不该这么紧盯着,可不知道为什么,乔弋舟就是挪不开眼。

    红衣能让鬼魂更凶,自然也包括僵尸。

    乔弋舟注意到了僵尸发黑的指甲,像是有生命那样疯长了起来,一步步的紧逼着陆执。

    他还未叫出危险两个字,就被身后的楚燎给捂住了嘴:“嘘。”

    乔弋舟睁大了眼,猛然朝身后望去。

    楚燎:“僵尸通过气息寻找活人,闭气。”

    乔弋舟:“那陆执……”

    楚燎:“纸人撑不了多久。”

    那陆执还故意过去惹怒僵尸?

    在楚燎的话音落下不久,陆执的身体就被僵尸一爪捅了进去。乔弋舟瞪大了眼,心跳骤停,死死的看着这个画面。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陆执被捅死,他有点爽。

    又吓人又爽。

    纸人很快就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可下一秒又让乔弋舟愣住了,因为纸人犹如藤蔓那样,瞬间疯长了起来,把僵尸死死勒住。

    乔弋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陆执的骚操作到底有多少!

    纸人越勒越紧,把僵尸露在外面的肌肤死死勒住,僵尸的嘴里发出一声鬼叫,包裹在它头颅上的红布下,瞬间露出两颗尖锐的獠牙,朝着纸人狠狠咬去。

    白色的纸人瞬间沾染了一团漆黑,那是尸毒。

    里面发出一个声音:“乔弋舟,撑一个半小时,四点钟我出来找你,可别死在除了我以外的怪物身上。”

    纸人还是未能撑住,说完就再也没了声儿。

    毕竟好人阵营无法出来,必须等到四点之后!

    僵尸凝望里面,此刻楚燎和乔弋舟已经闭了气。

    乔弋舟紧张极了,他不敢呼吸,几乎能听到自己贯穿耳膜的,极其强烈的心跳声。

    时间一点点过去,僵尸已经蹦跳着走到了房间里面,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乔弋舟死死的瞪大了眼,那种害怕和惊悚已经达到了顶峰。可偏偏他还不能往外跑,房间外起码危险十倍!

    僵尸已经离他的距离不足半米,头部在缓缓挪动,似乎在嗅有没有活人的气味儿。

    乔弋舟已经快要撑不下去,肺部都被憋得极疼。

    救命……

    到底还有多久?

    他死死的捏住了手,掌心都落下了月牙印,企图用疼痛感来削弱不能呼吸的窒息感。

    可事态开始往更坏的方向发展,他终于止不住的泄出一丝气息。

    僵尸瞬间便捕捉到了,黑色的指甲骤然伸长,朝着前方狠狠一划。危险之际,楚燎拉开了乔弋舟,两个人躲到了角落里。

    乔弋舟只得再次憋气,脸颊涨红一片,和楚燎交换着眼神。

    没用的,这僵尸不走,他迟早要被憋死!

    房间的雾气越来越浓了,僵尸在背后游走而过,几乎离他们只有半米的距离了。

    在乔弋舟快要窒息的前夕,一个柔软的唇贴了上来。

    僵尸就在他面前跳了过去,可乔弋舟的脑子已经被这个吻夺去了注意力。

    对方加深了这个吻,帮他渡了一口气过去。

    唇齿相碰,一时间,心口处的痒,渐渐骚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