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无边美貌 > 52、第五十二幕戏
    第五十二章

    夜里十点半, 于航和老张开始赶人了。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我们要睡觉了。”

    罗正泽还坐在沙发上看韩剧,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闻言说:“再让我看二十分钟, 马上这周的更新就看完了。”

    于航:“回你自己屋看去啊。”

    老张:“就是。这么晚了, 程又年还没回来?”

    罗正泽张了张口,没说话,心道也是,姓程的和女神刚刚见面, 可不得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一番?这会儿估计不在房间里,回去大概率是安全的。

    他点了暂停, 擦擦眼泪, “行吧,那我走了。”

    谁知道一路鬼鬼祟祟摸进房间里, 才发现灯火通明, 有人坐在窗边看书。

    “……”

    程又年眼都没抬一下, “回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罗正泽震惊。

    “这难道不是我的房间?”程又年淡淡道, “深更半夜, 我在我的房间里,有什么问题吗?”

    “何止有问题,问题还有点大。”罗正泽欲言又止,上下打量他,最后蹲下来, 关切地询问,“程哥,这种时候居然还忍得住,咱别不是肾有问题吧?”

    下一秒,程又年手里的书砸在他脑门儿上,罗正泽哎哟一声,惨叫着坐在地上。

    “我没跟你计较你通风报信的事,你倒在这里拿我开涮了?”

    罗正泽见风使舵,立马讨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再有下次我给您磕头谢罪……”

    振振有词好半天,见程又年没跟他计较,又嘿嘿笑着凑过来,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真的,怎么这么正人君子啊,今晚都不**一把吗?”

    程又年不徐不疾扔了书,今夜在罗正泽被单方面殴打的环节里正式落幕。

    因为撮合程又年和徐薇未果,两人还中途离席,翌日,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两位目标任务身上。

    从徐薇踏入餐厅吃早饭那一刻起,就有无数道视线整齐划一投来,反复在她面上打转。

    眼圈有点重啊,这是失眠了?

    眼皮还有点肿肿的,莫非还哭过?

    不是吧,程又年当真这么不留情面,找了个借口把人支出去,当面拒绝了?

    工科死宅们也不懂掩饰,用目光交流时,空气里噼里啪啦都是电闪雷鸣、火星四溅。

    徐薇勉强笑了笑,故作随意地问:“都看着我做什么,我今天妆没化好吗?”

    众人连连摇头——

    “没有没有。”

    “徐妹甚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妆化不化都是一回事。”

    “哟呵,老于你行啊,还能随口吟诗了。”

    “怎么,你不服气啊?老子当年高考,语文103分!”

    “草,而我语文却没及格!”

    话题变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大家的注意力很快从徐薇身上奔向高考语文分数。

    “我也没及格。”

    “我离及格线还遥遥无期!”

    “我他妈62分!”

    讨论之下才发现,原来这群工科男都是靠着超高的理科分数,勉强将坠机似的语文分数拉住,然后才一脚踏进了985、211名校的门槛。

    没想到于航居然是为数不多的及格人士里,语文分数最高的那一位,大家肃然起敬。

    “我感觉阅卷老师可能给了你同情分。”

    “我同意。”

    “……”

    于航不服气,“敢问老师是出于什么原因同情我?”

    老张:“照照镜子啊,心里没点逼数?”

    老李:“老张你耿直点,说话别夹枪带棍的,直说他长得丑就好。”

    于航:“哎哟我这暴脾气,你俩就是嫉妒我文化底蕴深厚!”

    罗正泽:“啧啧,文化底蕴这种词都使出来了,你果然有两把刷子。”

    一旁的徐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先前的郁闷被冲散不少。

    趁她端着盘子去拿早餐时,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总算松口气。

    “都笑了,心情应该还不错吧。”

    “啧,这算什么事儿啊,老程惹出来的烂摊子,还得我们替他收拾。”

    “就是,上完厕所也不知道擦屁屁。”

    “哇,你说小徐是屁屁,一会儿我告你状你信不信!”

    ……

    往常到得很早的程又年同志,今天却姗姗来迟。

    大家后知后觉发现这回事,转头问罗正泽:“老程人呢?”

    “唔,昨晚熬夜看书,今天起晚了。”罗正泽很给面子,替兄弟打掩护。

    众人啧啧:“果然是个无情无义,丝毫没有良心的杀手啊。把姑娘给弄伤心了,自己居然还能熬夜看书。”

    “是啊,还悠闲到蒙头睡大觉。”

    此刻,“蒙头睡大觉”的程又年却并不在自己房间里。

    事实上,他比罗正泽起得还早,同事们都还在呼呼大睡时,他已经下楼来过一趟餐厅,打包好了早餐,重新回到楼上。

    于是昭夕迷迷糊糊醒来时,发现是来电铃声唤醒了她。

    谁这么大清早扰人清梦啊= =、

    她从枕头下拿出手机,眼睛都没睁开,有气无力凑到耳边,“喂。”

    那边传来低沉舒缓的声音。

    “开门,昭夕。”

    嗯?

    睡意顿时消散。

    昭夕在0.01秒内睁开眼睛,跳下床,冲向门口。

    片刻后,猛地一个急刹车。

    不不不,这会儿头未梳脸未洗,蒙头垢面怎么见人?

    昭夕一边冲向厕所,一边对着电话那边说:“等等啊,等我五分钟!不,三分钟就好!”

    至少要洗掉一夜之间浮在面上的油光,和有些许可能挂在眼角的不明物体。她飞快地拧开水龙头,鞠了一捧水往脸上拍,对着镜子仔仔细细擦了擦。

    再然后是刷牙,牙膏的泡沫在水流中打着旋儿,消失在洁白光滑的洗漱池里。

    抬头时,镜子里的姑娘未施脂粉,明眸皓齿。

    这时候还不免庆幸,还好她天生丽质,不化妆也很漂亮(……)。否则只是洗个脸,素颜该怎么见人?

    只用了半分钟的时间,昭夕从衣柜里随便拎了条裙子穿上。

    开门时,她还做作地理了理头发,“这么早找我干什么?”

    门口的人扬了扬手中的袋子,“昭小姐,您的送早餐已送到。”

    她的眼睛霎时弯成了新月,“啧,那要不要我给个好评啊?”

    程又年望着她唇角的笑意,煞有介事地说:“好评就不用了,顾客笑了,我的订单就圆满了。”

    “……”

    昭夕:这招可真是太致命了。一夜不见,这家伙怎么又会了不少?

    她放他进门,为了掩饰止不住的笑意,干脆清清嗓子,埋怨他:“来之前好歹打个招呼,给我一点时间整理仪容啊。”

    “也不是没见过你素颜的样子。”

    “有吗?”

    昭夕仔细回忆着,然而记忆里并没有素颜赴约的画面,再不济她也抹过素颜霜、画过眉毛才对。

    程又年好心提示:“每一个声控灯熄灭的夜晚,都伴随着你素颜出镜的早晨。”

    昭夕:“……”

    袋子里装着一笼生煎包,一笼蒸饺,三只煮熟的鸡蛋,还有一大壶热气腾腾的牛奶。

    她把东西摆了一桌,瞠目结舌:“你当我是猪吗?大清早吃这么多?”

    程又年言简意赅:“这是两人份。”

    昭夕一怔,“你还没吃?”

    “嗯。特意早起,避开众人,不知昭导肯不肯赏脸,跟我共进早餐。”他替她拉开椅子,绅士地抬手示意。

    昭夕坐下的时候,俨然觉得身上穿着公主裙,此刻也不是素颜出镜,而是在万众瞩目下,盛装出席。

    对面的人拿了两只玻璃杯,倒好牛奶递给她,她捧在手里,一边小口喝,一边说:“早知道发一次脾气,你会突飞猛进这么多,我就每天对你进行一次洗礼了。”

    程又年手上的动作一顿:“……”

    失算了。

    现在把食物都收好带走,还来得及吗?

    说着没营养的话,一同吃完了早餐。离开时,昭夕语重心长地叮嘱他。

    “去了工地上,不要再招蜂引蝶。”

    “……”

    “徐姑娘爱慕你那么多年,一时半会儿肯定不会死心,你要把持住自己。”

    程又年:“您多虑了。”

    他都走到门口了,突然回身,昭夕一直跟在他身后,于是猝不及防撞在他胸口,抬手捂住额头正嘀咕:“突然停下来干——”

    话音未落,捂住额头的手被人拉过。

    头顶落下一个轻盈又克制的吻。

    像蝴蝶振翅,亲吻花瓣。

    昭夕一愣,抬眼看着程又年。他的眼神里亦有同样克制的暗涌。

    “昨天忘了说。”

    “说什么?”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昭夕面上沸腾起来,嘴上却还在辩驳:“非要说的这么隐晦,直说想我不好吗?”

    他低声笑笑:“你知道就好。”

    那双眼睛明亮如海上升起的一轮皎月,昭夕面上微红,慢慢地移开视线,“快去上班。”

    “好。”

    程又年转身欲走。

    门合上以前的最后一秒,门缝里传来她的声音——

    “我也想你,程又年。”

    他脚下一停,回头,却只看见大门紧闭,不禁莞尔。

    原来风风火火、飞扬跋扈的昭导,也会害羞。

    剧组人员在两天内陆续回到片场。

    人到齐后,全剧组一起在酒店一楼吃了顿开工饭。

    席间,大家纷纷拍起马屁来,又是夸昭夕敬业,又是赞美她一日不见、越发美丽的容颜。

    能不敬业吗,别人家的导演都是等到工作人员们抵达片场,做好了一切开拍准备,这才姗姗来迟。唯独自家这位积极性最高,居然赶在了最前面,头一个来到片场。

    魏西延懒洋洋坐在一旁,看昭夕飘飘然回应大家,谦虚里透着难以掩饰的小得意。

    一轮彩虹屁结束时,他才凑近问:“见着小程老师了?”

    昭夕推他一把,“滚蛋。”

    “啧,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看看咱们昭导,果然是一日一日地,更加美丽了。”

    魏西延的咬字很讲究,重音在“日”这个字上。

    昭夕:“?”

    昭夕:“我手机呢?谁看见我手机了?110何在,喂,快点来扫黄打非!”

    话是这么说,思绪却被带偏了。

    昨夜,程又年和她的确发生了一点不可告人的事。

    她到那个时候才回忆起来,前一天晚上程又年对她说的“晚安,昭夕。今天好好休息”究竟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今天你累了,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我们明天再……

    于是夜深人静时,两人就……

    起初她还故作矜持,指指从家中带来的书本,“我是找你来谈谈专业知识的,你正经一点行不行?”

    其实就是想隐形炫耀一下:你看,我也很努力在向文化人的方向靠拢!

    结果某人合上书,一脸淡然地说:“明天再谈。”

    “程又年,你这是阻止我上进。”

    “没有,我这是在指导你,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

    总之,这事说来话长,至少在被魏西延调侃的这段时间里,昭夕的眼前就只剩下腰间柔软的枕头,周遭凌乱的被子,浴室里一地湿漉漉的水光,和氤氲不清的镜子里,两个人模糊到融为一体的身影。

    好像你的我的,再也没有任何区别。

    细碎的喘息声中,身与心都无限贴近,仿佛灵魂相亲。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在数不清的感官体验中,瞥见柔和的灯光打在程又年湿漉漉的睫毛上。

    花洒将水珠洒在他面上,灯光一照,眉眼之间仿佛有道彩虹若隐若现。

    自输了麻将之后,魏西延一直记着仇,没跟昭夕再约过。临近复工日期,他在北京摩拳擦掌,早已准备来片场和师妹唇枪舌战。

    同门情谊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如今这快餐时代,只流行快意恩仇。反正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结果这还没说上几句,只见师妹她默默不语,面色绯红。

    魏西延:嗯?难道她是在愧疚?

    往常人家说一句,她能毫不留情往对方心上插一千把刀子,今日他说了十句,她却丢盔弃甲,完全放弃了反击。

    魏西延一怔,心道,怎么过了个年,一下子善良不少?

    算了,他大人有大量,就不跟小师妹计较了。

    魏西延拍拍昭夕的肩,“行吧,往事就让它随风去,师兄今日就与你握手言和。”

    终于回过神来的昭夕,面上红得能滴血,恼羞成怒,一把拂下他的手,“握手言和?拉倒吧你,咱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走着瞧!”

    魏西延:“……”

    剧组重新开工后,昭夕很快忙碌起来。

    从前是她等程又年下班,如今是程又年下班后,她还继续奋战在片场,总有拍不完的夜戏。

    《乌孙夫人》的预期拍摄时间已经接近尾声,而剧组因先前的林述一事件,和频频出现的极端恶劣天气,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因此所有人都卯足了劲,试图赶上进度。

    昭夕和魏西延大多时候都同在片场,一场戏拍完,总是神情凝重地站在监视器后讨论。

    偶尔她熬了通宵,次日就换魏西延继续奋斗。

    等到魏西延撑不住了,回酒店蒙头大睡时,昭夕又睁眼醒来,轮换上阵。

    蹲在大棚里吃盒饭时,工作人员时常聊天。

    “我看昭导娇滴滴的,没想到她这么能吃苦。”

    “那可不是?以前只知道她名气大,又是木兰一夜成名,又是转导演后拿奖拿到手软。我还琢磨着,这么好的家世背景,资源都摆在面前,我上我也行啊。”

    “结果呢?”

    “改观了。人家比我有钱还比我勤奋,我能咋的。”

    昭夕偶然经过大棚外,原想进去拿拍戏时,随手搁在椅子上的外套,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番对话。

    她定住脚步,嘴角弯起一抹小小的弧度,转身走了。

    午后日光正盛,草原上青草飘摇,晴空万里。

    她哼着歌,往一旁的黄线里看,心道,真好,一切顺利。

    作者有话要说:  .

    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写到五十二章,还在拍同一部戏的作者= =、

    三百只红包。

    月底了,营养液要过期了,大家如果有剩,欢迎灌溉祖国的幼苗小容~

    感谢在2020-03-25 00:15:18~2020-03-26 11:29: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月书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朵朵、张张张张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gnes 50瓶;哩先森、龙猫是只喵~、热水想开了 10瓶;在上!、某陈姓女子、小瓶盖、亦木亦木、一杯热柠茶 5瓶;一一忻 4瓶;顺其自然、范范、饭团、鱼游腐中、mo 3瓶;又官、27752804、人美枪钢小仙女、张靖浩妈妈 2瓶;farewell、hae、你的腿毛没我长、28386415、我嬲好苦、青风也轻、q、泡泡、精灵耳朵灿、烟火流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