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夫篡位了 > 118、结篇二
    第118章结篇二

    “绝无半点私心, 所为皆是陛下和大皇子殿下?”

    “叮”得一声, 阮觅推开了手上的茶杯,站了起身,看着祝嬷嬷,厉声道,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现在竟然敢哭着在跟我诉委屈,你毒杀我, 都是为了陛下和我儿子, 所以天地良心, 你是无私心的,你也无罪?我若死了, 也是理所应当?是谁给了你这个胆子和脸做这个决定?”

    祝嬷嬷脸腾一下烧起来,人也被阮觅的厉色吓得往后一抖,瘫坐到了地上。

    饶是她再觉得自己无错,可被阮觅这样当着众人指着脸骂, 羞恼之余也会觉得心虚......如何能不心虚?

    若她不心虚, 当初就不会不敢请示当时还是顾云暄的皇帝, 自作主张了。

    其实她当真也不是想要害她。

    只是觉得对腹中胎儿好,每天都加一点, 加一点......

    此时魏老夫人也呆住了。

    她知道阮觅的体质有异, 也知道祝嬷嬷给她用了药,那药是利于胎儿,但却于产妇无益的, 但她却不知道祝嬷嬷是用了双倍药物的分量......不过......

    她皱了皱眉。

    是了,这所谓的双倍,也就是报给皇帝的双倍。

    想想皇帝已经被阮氏迷得什么都不顾的性子,哪里肯让她担一丁点的风险?

    是以祝嬷嬷没法,才会私下调整分量,那真正用的分量,才应是对胎儿最好,却对孕妇有些不利的分量。

    她这样一思,便已给祝嬷嬷开脱了出来。

    她当然也觉得祝嬷嬷此行有些不妥。

    但她的出发点总是好的,事实不正是如此,大皇子健健康康的出生了,阮氏也并无事。

    是以此时她见阮觅如此声色俱厉,咄咄逼人,而祝嬷嬷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样子,震惊逝去,那不悦和怒气便腾腾地升上了上来。

    她也站了起来,沉了脸对阮觅道:“郡主,你如何这般对祝嬷嬷说话?不管怎么样,祝嬷嬷她也是先后娘娘的乳母,你不说敬待她也就罢了,如何能对她这般□□她?若不是她,你如何能顺利度过孕期,又顺利诞下大皇子殿下,大皇子殿下还能如此聪明伶俐?”

    “而你自己现在并无事,不过就是生产之时受了一些罪罢了,但大皇子能健康诞下,不是一切都值得了吗?祝嬷嬷年纪这么大,为你不辞千里从西北赶来京城,亲手为你煮羹汤,保你生下大皇子殿下,你不心存感激也就罢了,何故还要纠着那些.......是,她是有些考虑不周,但那也都是一心为大皇子之故,而你自己现在也好好的,你又何必定要咄咄逼人,□□她至此?”

    “你这般做,于心何忍?”

    阮觅听了魏老夫人这么一番理直气壮,义正辞严的话简直气笑。

    自己命都差点被人害了,从这位老夫人口中出来,自己怕还是个忘恩负义,不慈不仁不义不孝的主。

    她要是这都能忍,那她就是圣人了。

    而她显然不是什么圣人!

    她冷笑了一声,看着魏老夫人,毫不相让道:“是谁跟你说,若没有她,我就不能顺利度过孕期,不能顺利诞下大皇子?还有,你又知道什么,竟敢说没有她,我儿子就不能如此聪明伶俐了?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就敢当着太皇太后的面,在这里各种质问我,包庇她?还说是我咄咄逼人,□□她至此?”

    “是,我告诉你,我体质是有些特殊,怀胎不易,若有了胎儿,身体反应也会特别大,所以我会很辛苦。但是,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是因为我的体质利胎儿,不利母体!即使我再辛苦,胎儿亦不会有事!所以没有她,我一样可以顺顺利利生下大皇子,不,是更顺利,根本就不会难产,不过就是我辛苦些罢了,所以当初陛下寻了她来,不过是知道她善于孕妇的膳食料理,又特别信任她,想让她过来帮我调理一下饮食而已。”

    “是谁给了她胆子觉得我饮食不佳,就会影响胎儿的健康,就擅自在饮食中添加东西?!听老夫人这番话,难不成就是老夫人您给她的胆子?或者,这本来就是魏老夫人您给她出的主意,想要去母留子?!”

    “你,简直是目无尊长,血口喷人!”

    魏老夫人气得差点厥过去。

    不止是魏老夫人,此时就在大殿另一边侧门外的魏家父子三人,魏老太爷,西北都督魏令绪,还有魏泽桉亦都是无不变色。

    魏老太爷再听不下去,提脚就想踏入。

    可前面就杵着赵允煊,他就是被自己老婆子气炸了,想要进去,赵允煊没出声,他也还是忍下了。

    他从收到这个外孙的信件同时召他和儿子一起入京,就已经隐隐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更不会跟自己老婆子一样,认为自己外孙是被个女人迷昏了头。

    是,他应该是喜爱那阮氏的,否则不会处心积虑为她谋划。

    但从魏老太爷这样一个理智,感情早在数十年的战场中千锤百炼变得坚硬无比之人的眼中,外孙这么做应该不过是他性情所致,他对女人并不太热衷,所以一个正妻足已,况且这还是个扶得起来的正妻,这和外孙对待军政之事的态度根本就是一致,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企图通过后宫来影响朝政。

    事实上,魏老太爷也是认同这一点的。

    他们魏家便从来都没有什么妾侍。

    是以后宅便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魏老夫人是先帝赐婚给他的,是京中一小文官之女。

    他年轻时也谈不上多喜欢,但他强势,魏老夫人在他面前一向温柔和顺,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乱子,他还是很满意的。

    他万万没想到现在临老还能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自己夫人,还有那些什么老仆下属也就罢了,一番雷霆手段就能处理了。

    现在最让他痛心的事自己的嫡长孙,他在京城,竟能让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

    魏老太爷在殿外铁青着脸。

    而大殿里面魏老夫人却是已经被气得快要叫太医,一旁的大宫女司薇看她这模样,还真怕她被气个好歹来,上前就给她抚胸,扶了她坐下来。

    大殿内有短暂的寂静。

    是刺耳的弦音崩断之后的那种寂静。

    这时坐在右边上首位,一直未出过声的嘉宁大长公主突地一声笑了出来。

    她没去理会气得差点厥过去的魏老夫人,只是看向瘫在地上的祝嬷嬷,似笑非笑道:“这位嬷嬷,你还觉得委屈?觉得郡主她怪你是忘恩负义,是对大皇子殿下不慈?”

    “那这位嬷嬷,本宫倒是想问你,若郡主是本宫的女儿,嫁给了尚未恢复身份的陛下,嬷嬷你,还敢自作主张,不顾她必然会难产的风险,往她的膳食和安胎药中加料吗?”

    祝嬷嬷一呆。

    脸色愈加白了白,她张口想说什么,却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她很想说她问心无愧,她是为了大皇子。

    可是对上大长公主那看似温煦,实则满是讥诮的笑容,她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她很清楚。

    她不会,更不敢。

    若那阮氏是大长公主的女儿,她当然不敢那么做。

    不仅是祝嬷嬷,就连一旁气得直喘气的魏老夫人那气都不喘了。

    大长公主扫了一眼她们的反应,轻笑了一声,慢慢拨了拨手上的茶,笑道:“你不会,不仅是你不会,若是你真敢做了,想来老夫人也不敢这般理直气壮的在本宫面前这般质问明禾,往她头上堆砌着各种罪名。”

    “你,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先后娘娘的乳母,觉着明禾不过就是个商户女,哪怕陛下是明媒正娶的她,说她是自己的原配嫡妻,你心里也没太将她当一回事罢了,觉着她身体坏了,甚至死了,也不是多紧要的事罢了,是也不是?”

    “砰”得一声,她猛地将茶杯搁到了桌上,笑容尽收,冷冷道,“难道陛下的原配嫡妻,陛下已经亲口定下的皇后娘娘,在你们眼里,还比不上本宫的女儿不成?在这里倚老卖老什么呢,在皇后娘娘有孕时下药致她难产,差点一尸两命,还说得这般冠冕堂皇,难不成真当自己还是先后娘娘了不成?!”

    她这话说的,魏老夫人一身的血都往头上涌。

    什么仗着自己的身份,倚老卖老,大长公主这明里是在斥骂祝嬷嬷,事实上哪句分明是在骂她吧?

    她真是活了一辈子老脸也没这样被人这样掀开来踩的。

    这大长公主,也当真是太嚣张跋扈了些!

    她是大长公主没错,可自己还是皇帝的嫡亲外祖母呢!

    可大长公主根本就不理会魏老夫人有什么反应,转头就冲着一旁的宫人道:“来人啊,都把那一堆妖魔鬼怪都带上来,看看这一堆人都作的是什么心,是不是也是为了大皇子殿下好,为了陛下好,才敢在后面挑弄是非,搅到现如今这满城风雨!”

    她的话音落下,原先那扇侧门便又被推了开来。

    又有几人被推了进来。

    正是钟母和祝枝,还有钟家以及祝枝身边的几个下人。

    不过这些人的状态却不似祝嬷嬷那般好了,头发凌乱,衣衫褴褛,面上有伤痕,身上也有血迹,看她们被带入时行走时的痛楚神情,怕是这几天没少受刑罚。

    “枝儿!”

    祝嬷嬷一看到自己孙女的模样,心中就是大恸。

    她哭道,“娘娘,郡主娘娘,都是老妇的错,都是老妇的错,您要怪就怪老妇就是了,何必要这般对老妇的孙女?她还小,求您饶了她吧。”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努力来个二更,但应该会比较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