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三国 > 第264章 董承密谋
    传令兵被灌了很多酒。

    本来董卓派来的传令兵很机灵,一开始抵死不喝,并连声催促陈宫快点回信,但都被守帐士兵挡了回去。人在屋檐下,不喝酒就是不给面子,陈宫派去招待的人又吓又哄,尚未公开撕破脸皮的对方不好发作,只好从浅尝即止到越喝越多,到最后醉倒,如果不是董卓另派人来催,他都醒不了。

    好不容易把回信拿到太师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入黑。

    李儒把第一个传令兵骂个狗血喷头,之后打开回信一看,顿时一头雾水。贾诩接过一看,上面大概写着:关东诸军势大,并州军必须全力以赴,全军出击,才能保证关中万无一失。请太师批准。

    贾诩和李儒一时猜不出陈宫什么意图,都在想:陈宫没有那么蠢啊,本来以为五万军队肯定会推三阻四,怎么反而提议全军尽出呢?

    两人商议到半夜,只能同意陈宫的申请,静观其变。到早晨的时候,再一道军令发出,这次由凉州军高级将领董承来亲自完成传令,并一再交代,南军营不需再另行上报,立即出发。

    贾诩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看着外面蒙蒙亮的天色,喃喃道:“再不出发,时间就变得很急促了啊。”

    董承火急火燎地赶到吕布的中军大帐,交出军令,正想催促。岂料军帐外面突然变得飞沙走石,电闪雷鸣。半刻钟后,倾盆大雨倾泻而下,看得董承口瞪目呆。

    “这……”

    董承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哎呀,只能再等等了!”

    陈宫一脸可惜,心里却乐开了花。“不过,诸葛亮这小子真的神了,难道真有预测天气的本领?”

    董承是一个清秀的青年,在一个个膀大腰圆的西凉军将领中显得非常特异。但由于他是董卓的远房亲戚,又很早就加入董卓阵营,因此大家都很尊重他。更难得的是,董承是除了双毒士之外,在凉州军中算有头脑的人物。

    由于董承在凉州军的特殊位置,陈宫亲自来招待,但如今事事都要他决断,喝酒显得不合时宜,喝了几杯之后匆匆告辞,临走时拉了臧霸来作陪。

    臧霸,又名奴寇,字宣高。脉师等级六等七重,脉器为双手短刀,实力排在吕布八健将的第二位,位置仅次于张辽。要是在前世,臧霸起于黄巾起义之时,后归顺吕布。自白门楼事件后,投靠曹操,在曹营建树颇丰,直到曹叡时期才逝世,是一个长寿又得善终的人物。

    臧霸在吕布军是实权人物,在臧霸盛情款待下,董承喝了几杯酒。见臧霸又要敬酒,董承不悦道:“臧兄弟,明人不说暗话,你这样让我喝酒,可是有什么目的?我可听说,上个传令兵被你们灌醉了,耽误了大事,差点被太师砍了脑袋。我可不想重蹈覆辙。”

    臧霸打个哈哈,猛摇其头:“董兄

    何出此言?我看咱哥俩多日没聚,一时开心,因此多劝了几杯。如果董兄觉得不妥,我们就不喝!但是外面这雨一时半会不会停,难道我们要你眼瞪我眼的,这也忒烦闷了点吧?”

    董承嘿嘿笑着,饱含深意望着臧霸,“兄弟啊,这就觉得闷了?这以后可怎么熬啊?”

    臧霸听他话中有话,装傻道:“董兄可是董家的人,身居要职,等太师禅让之后,官位肯定再上一个层次,当然没有烦闷。我们可不同啊,还不是一样要熬?”

    臧霸本想拍拍马屁,岂料董承听到“董家的人”后,脸色一变,仿佛要否认些什么,后来又忍住了。臧霸对董承的异常暗中留了个意,再劝酒时,董承却怎么劝都不喝了,一言不发地坐在原地,怔怔发呆。

    如果史辛在场的话,自然知道这位董承就是前世“衣带诏”事件的召集人,献帝的铁杆拥戴者,联合刘备、种辑、吴子兰、王子服、吴硕等人密谋诛杀曹操。只不过后来图谋泄露,董承反被曹操诛杀。

    臧霸借着更衣的空挡,向陈宫禀明董承的异常。这时大雨稍竭,但仍不能行军,陈宫再次走进董承所处的军帐。

    见左右无人,发呆中的董承突然坐直了身子,双眼精光闪闪地看着陈宫,“公台先生,城中都在传言,董卓与吕将军不和,在这个节骨眼把并州军调离长安,就是为了怕吕将军临阵倒戈。你老实回答我,到底是不是这样?”

    作为手下,董承断无理由对董卓直呼其名,对吕布反而称作“吕将军”。

    陈宫意识到,董承在释放着一个信号:他对禅让一事,并不赞同,甚至对主公董卓已经产生了意见。

    “董承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他到底是为了试探我军的虚实,还是有什么情报送给我们呢?”

    陈宫虽然心思缜密,但这毕竟事关重大,只好装作期期艾艾道:“传言毕竟是传言,但有些传言也并不是空穴来风,董将军不必全部当真,哈哈。”

    “我就直说了吧!”董承一脸坚决,用了最大的勇气道,“董卓让你们开拨虎牢关,任你们如何拖延,还是要离开长安的。我想,你们是想在禅让当日杀回来,但军师有没想过,当日不止你们气势如虹,凉州军也必将全力以赴,誓死保护长安。长安城城墙经过多代君王加固和增强,牢不可破。城门也必定关起来,集中兵力重点守护。就算你们中有几人凭着修高深修为跃上城墙,但打不开城门,难道要凭这几人独自面对城内蓄力已久的千军万马?”

    董承这番话正说到了陈宫的心坎上,这个问题是并州军急待解决的问题。军队千辛万苦开回来了,却进不了城,只会被城头的敌军当作箭靶子。

    陈宫再也顾不上心中的疑虑,急问道:“将军有何教我?”这一问,也就等于承认了董承的猜测。

    董承慷慨激昂,“董卓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先是多年前谋害先帝和董太后,后又控制皇上,把持朝政,祸乱朝纲!董奉于多年前加入董卓军,卧薪尝胆,曲意逢迎,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觅得机会,将董卓军连根拔起,还大汉一个朗朗乾坤。如今一等数年,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陈军师,请允许我助你们一臂之力,铲除董卓。”

    董卓受了董太后指使,从凉州突袭到皇城,杀害灵帝,最后嫌董太后碍事,一并杀害了。这件事虽然一直被保密着,但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董承作为董太后的亲戚,本来就有所怀疑,在卧底董卓军之后小心查证,终于被他知道了真相。

    陈宫见董承坦诚相对,对己方的计划也供认不讳,双方一拍即合。

    “陈军师,董承来之前已经了解到凉州军的大概部署。届时皇宫附近的北门和长安西门会各自留两万兵。而东门和南门是防守重点,于是各安排了三万兵。长安城地方广大,士兵将全部堵在城门附近,城垛上都是远程攻击,城防机关,如果强攻的话,嘿嘿……”

    陈宫脸色微变,“如……如果真是这样,强攻只会死路一条。”

    “我被安排在了南门,还有杨奉……好教军师得知,杨奉与我志气相投,对董卓也是恨之入骨,我们常常聚在一起嗟叹皇权旁落,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到时我会和他一起,临阵反戈,打开城门,军师看我们信号行事。”

    陈宫大喜,又与董承详谈一些细节,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时分。为了使得董承不用背黑锅,陈宫把出发的时间调早了一点,并且让董承回去复命。

    董承回去之后,在贾诩和李儒面前把这个过程吹得艰难无比,说吕布亲自接待,多位将军作陪,不喝酒根本不行。董承出尽浑身解数,这才劝动了他们出军。董承当然不会只吹嘘自己,他又说离开军营之后又偷偷折返,发现并州军走在前面的都是些老弱病残,行军速度慢如蜗牛,按照这速度,行不了几里路又要扎营煮饭,接着就是宿营,明日再行。

    贾诩和李儒对陈宫这“拖”字也毫无办法,但他们本来就不抱任何希望,并州军能动就很不错了。当下不再追究此事,对董承勉励几句,吩咐他这几天管束好士兵,接下来有很多军事调动,一定要坚守好自己的岗位云云,董承一一答应。

    接下来这几天,凉州军和并州军果然纷纷招兵买马,对新加入的士兵开出史无前例的优厚条件。董吕双方都心知肚明,反正几天后也不知能剩下几人,再优厚的条件也等于空头承诺罢了。史辛安排的八个卧底,本来就有底子,自吃了修为丹之后又提高了不少,更超过了许多老兵。被招到两方阵营后,都受到了上司的赏识,分别被安排做新兵的小头领。

    一切事情都在按照史辛的安排走,除了一件他现在正烦恼着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