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佬成了坏女配的狗 > 41、第 41 章
    【正版在晋江, 禁止转载】

    外面吹着狂风, 暴雨哗哗直下,砸在每家每户的窗上,让人吵耳不已。

    慕瑶极力反抗,每走一级台阶, 她都死命用脚后跟去撑着,不愿意抬脚。

    男人看了生怒, “ 别做没有用的挣扎。” 说完,他手下使劲,丝毫不介意弄伤慕瑶, 将人往上拖拉着。

    慕瑶想要再一次张嘴咬对方, 然而,男人的手死死捂着她的嘴巴,就连两侧的脸蛋也被挤得生痛,根本张不开嘴巴。

    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告诉自己不能慌,一定要想办法。

    一级台阶。

    两级台阶。

    她逐渐被拖向楼上。

    慕瑶眸色一凝, 狠狠地, 她往后踢去,对着男人的小腿就是狠狠的一脚。

    男人倒吸了一口气, 禁锢着慕瑶的手松了松。

    她立刻疯狂地挣扎起来,一只手脱离了开来。

    慕瑶死命地扒住了旁边的扶手,制止男人将她往上拖拉。

    粉嫩纤细的指尖因为过度用力,泛白泛青。

    男人被少女的垂死挣扎气笑了, 然而,他左手禁锢着她的另外一只手,右手紧紧捂着她的嘴巴,没有办法去掰开她扶手处的手。

    男人阴狠着眸色,使劲地将人往楼上扯。

    慕瑶拼了劲,死死扒着楼梯扶手不放,指尖几欲狠狠地插进扶手里。

    男人担心拖延太久,楼上会有人下来,他猛地用力,直接将人拉扯开来。

    慕瑶扣着楼梯扶手的指甲生生折断了一只。

    江延刚走出小区门口,心里想着慕瑶喊他哥哥的事,心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又像是憋着一股气,不是气她,而且气自己。

    他沉着眸色,返回了车上。

    司机为难地开口:“ 少爷,你之前吩咐我买的车厘子在后尾箱。”

    之前江延吩咐过,在他下车的时候提醒他拿。然而,刚才那位小姐下车的时候,少爷动作迅速跟着下车,他根本没有开口提醒的机会。

    江延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四点半,距离他变狗,还有一个半小时。

    很早他就发现,每天穿到那只蠢狗的身上,是在傍晚六点左右。

    江延又打开车门,他走到车子的后尾箱,拿起那个包装漂亮的水果篮,里面装着的全是暗红发黑,小巧可爱的车厘子。

    他一手拿起水果篮,一手撑着雨伞,再次走进旧小区,想到待会女孩乌眸里含满惊讶之色,江延的薄唇不由得微微勾起。

    楼梯的光线昏昏暗暗,因为还没有到天黑的时间,楼梯的灯并不会打开。

    江延走上三楼。

    当眸光不经意落在地面上的淡鹅黄色的围巾时,少年唇角的笑意霎时消失。

    他认得,这是慕瑶的围巾。

    江延上前捡起围巾,上面被踩了一个脚印,沾上了灰。

    漆黑的眸色沉了下来,江延的视线触及掉在慕瑶门前的钥匙时,他瞳孔紧缩,一阵陌生的慌乱感疯狂地从心头涌起。

    楼上传来了细微的声响。

    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收紧,手背上的青筋突显,江延发疯般地往楼上跑去。

    就在楼梯口处,他看着女孩死死地扒着门边,男人额头渗着血,死命地将人往房子里面拖。

    心一下子炸裂。

    漆黑的眸子里翻起了暴风雨,冰凉,冷骇。

    江延疯了。

    清俊的少年脸上惯有的冷淡消去,露出了凌厉的锋利,第一次布满了戾气。

    他几步冲上前,揪着那个男人狠命地一拳挥了过去。

    “ 啊。”

    少年臂力惊人,男人被打翻在地。

    江延双手发颤地扶起慕瑶,目光触及她脸两侧发红的指印,漆黑的眸色又是一寒,“ 别怕。”

    他将慕瑶扶到一边。

    那边已经起身的男人直接挥拳过来,因为经常做粗活,男人的手臂粗壮,力气也大,出拳有力。

    然而下一秒,却被江延轻易躲开了。

    江延是谁?

    早些年他就被江老爷子丢部队训练,身手极好,就算陆晨,陈清辉他们联手都打不过他。再说了,江延的健身室里面全都是一些特训的器材,他每天都保持训练。

    面前的这个男人哪怕比平常人的力气大一点,但对上江延,只有被压着打的份。

    “ 去死!”

    狠狠地咬了咬牙,江延眼里是燃尽一切的怒意。

    他出拳又快又狠,专攻人体最痛,最弱的地方,男人被打得连连抱头后退,痛得根本喊不出声。

    眸色极黑极冷,江延看着被揍得缩成一团的男人,根本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他要将这人弄死!

    “ 痛,痛,痛!”

    男人蜷缩在地,抱着头,心底发憷。他发现这个少年根本就是魔鬼,打得他无法反击,每一拳都像是打进了他的骨头里,直让他的骨头发颤。

    “ 杀......人了......”

    男人触及江延的眸色,拼命地喊着,也顾不上会不会被其他人发现了,他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没命的。

    这个少年是一个疯子。

    慕瑶看见男人被江延打得吐血,再这样下去,对方会死的。

    她当然不会介意这男人去死,然而,不能拖累江延。

    她赶紧走过去阻拦,“ 江延,不能打了,他会死的。”

    江延没有停下,甚至狠狠地踢了男人一脚,直接将对方踹飞。

    “ 江延。”

    慕瑶拦在江延的面前,她才发现少年的双眸幽深不见底,极冷,精致的眉目间全是戾意。

    江延绕开她。

    慕瑶着急,一把从后面紧紧抱住江延,“ 别打了,不能让他连累你。”

    极冷极黑的眸色泛起波澜。

    察觉到江延因为愤怒绷紧的身体放松了一点,慕瑶声音轻缓地开口:“ 对付人渣,不能赔上自己。”

    背后传来暖意,江延眉目间的肃杀消减了几分。

    好一会儿,他再动手,而是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之后,江延目光冷漠地看着地面那个痛晕过去的男人一眼,带着慕瑶离开了。

    “ 汪,汪,汪。”

    门被打开,生姜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上前来,它仰着狗脑袋,看了看慕瑶,又看了看江延,高兴得直绕两人转。

    江延没有心情理会蠢狗,他冷眼睨了狗子一眼,“ 坐着别动。”

    “ 嗷呜......”

    生姜委屈地叫了一声,然后在江延冷冷的目光中,小屁股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

    “ 药箱在哪里?” 江延问慕瑶。

    “ 柜子里。”

    江延直接走过去将药箱拿出来。

    “ 我自己来。” 慕瑶看见江延想要帮她上药,她赶紧开口。

    江延没有听她的。

    他清俊的脸绷紧,想到自己手刚才碰过那个混蛋,他起身,熟稔地走到了洗手间,挤过一遍的洗手液,开始揉搓自己的手。

    他怎么可能让那人肮脏的血沾染到慕瑶。

    洗干净后,他坐回慕瑶的身旁。

    大手抓过慕瑶的手腕,只见她纤弱白皙的手腕处一片青红,显然是被男人狠狠禁锢过。其中,女孩一根手指上的指甲被折断,渗着血。

    无法压抑的暴躁从胸口涌起,江延想要折断那人的双手!

    他拿过棉签,沾染了消毒药水,给她清理指甲处的伤口。

    粉粉的指尖缩了缩,泛着刺痛。

    “ 有点痛,你乖乖忍一下。” 江延清冷的声音带着不自知的温柔。

    “ 嗯。”

    涂完消毒药水后,江延拿出了止血贴,笨拙地贴在慕瑶的指尖上。显然他没有伺候过人,动作有几分笨拙。

    然后,他又开始给慕瑶的手腕擦了些药油。看着手里女孩细细白白的手腕,他庆幸没有被折断。

    “ 还有哪里受伤?” 江延抬眸问她。

    慕瑶摇摇头,“ 没有了。”

    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伸向慕瑶的脸,温热的指尖端住了慕瑶的下巴。

    女孩莹白的小脸上,嘴边两侧的手指印依然没有消失,显然那个男人使了很大的劲。慕瑶的皮肤嫩生生的,捏一下便红,更不要说被人使劲地捂着。

    脸上的皮肤太嫩,而且在嘴巴附近,不好擦药油。

    指尖轻轻地从指印上轻抚而过,这样白嫩的肌肤,上面的指印显得分外刺眼。

    被江延这样近距离,细细地打量着脸,温热的气息几乎喷洒在她的脸上,慕瑶微卷的睫毛禁不住颤了颤,有点痒。

    “ 哥,今天谢谢你。” 如果不是江延折回来,她自己很难获救。现在对江延,她是诚心诚意的,充满了感激。

    江延微微抬眸,对上女孩的眼睛,水盈透亮,里面没有遇险后的慌乱和害怕。

    不像他。

    刚才看见慕瑶的那一瞬间,他便失了控,那瞬间胸口传来窒息的疼痛,心脏像是被人紧捏着,快要死过去一般。

    他所有的情绪都被涌起的火烧尽,只想弄死那个男人。

    端着慕瑶小巧下巴的指尖微微收紧,江延叹了口气,他认输,他承认自己栽了。

    一头栽在慕瑶身上。

    他看过去,只见女孩的乌眸清亮透澈,丝毫没有以前对他的痴恋,也没有因为他的靠近而脸红羞赧。

    现在,慕瑶还真的是把他当哥哥。

    见鬼的哥哥!

    他只想做情哥哥!

    对方收回了指尖,而下巴处依然残留着少年指腹的温热,慕瑶回神问道:“ 那个男人怎么处理?”

    “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人解决了,以后这个人没有机会出现在你面前。”

    那样的人,只配在牢里蹲着。

    江延站起来,“ 我去给你打热水洗脸。”

    然后,慕瑶看着江延熟稔地走进洗手间。好一会儿,他拿着沾了热水的干净毛巾出来,想要帮她擦脸。

    “ 哥,我自己来。” 慕瑶哪里好意思让江延给她洗脸。

    空气中溢满了女孩身上套香甜的果香味,女孩的声音软软柔柔的,让人听了耳朵都要酥了,而江延胸口却涨涨的,像是堵了一层厚重的东西。

    “ 别动。”

    热毛巾轻轻地擦着女孩嘴边的指印,江延力度轻柔,擦着很仔细。女孩坐在沙发上乖乖巧巧,让人看得心尖发软。

    也不知道是不是慕瑶的皮肤太过细嫩,还是毛巾太粗糙,白嫩的脸颊被蹭红了一点。

    “ 谢谢,哥。” 慕瑶再次道谢。

    “ 别喊我哥。” 江延低沉的声音稀罕地带着气闷。

    慕瑶眨了眨眼,温吞吞地重新开口:“ 哥哥?”

    呼吸一窒。

    江延薄唇抿紧,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慕瑶,“ 你的聪明是不是都放在了调香上?”

    他一向都不懂得委屈自己,也不会委屈自己,想要什么便会争取。现在意识到自己喜欢慕瑶,江延直接开口:“ 慕瑶,我不想做你哥,只想做你男朋友。”

    江延的话刚落,他口袋里便传来了铃声。

    这是江延特意调的铃声,每当下午五点三十分的时候便会响起,提醒他赶紧回去。在变成狗后,他自己的身体便会陷入沉睡,所以,他不能逗留在外面。

    江延按掉铃声,他看着眼里布满惊讶神色的女孩,“ 没关系,我不是要你现在回答我。”

    “ 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对不起,我不喜欢你。”

    慕瑶低垂下眼帘,刚才江延才救过她,现在她便拒绝他,她觉得自己此时有点恩将仇报。

    江延离开了。

    慕瑶觉得对方有点生气,江延救过她,她刚才就算拒绝,也应该委婉点的。

    慕瑶微微叹了口气。

    “ 汪汪汪。”

    被罚蹲坐在门口的生姜看见江延离开后,它委屈巴巴地跑去慕瑶那边,跳起想要慕瑶抱抱。

    慕瑶将小东西抱起,“ 以后他有什么需要,我会帮助他的。”

    ......

    江延被拒绝了,确实不开心,甚至还想,被拒绝就算了,女孩不喜欢他,他没有必要垂涎着脸,上赶着犯贱。

    然而,当穿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慕瑶抱着,还轻挠着小脑袋,鼻子在她怀里闻着甜甜的暖香,江延胸口处的酸酸涨涨瞬间消失。

    乖乖地任由慕瑶抱住,他抬眸,只见暖黄色的灯光洒落在慕瑶的头顶,就连发梢也像是镀了一层柔光,软软的,慕瑶也看着他,一双乌眸应着细碎的光。

    心尖颤了颤。

    江延咬了咬狗牙,他觉得,犯贱也没有什么不好。

    第二天,慕瑶请了病假,她脸上的指印还有一点没有消,便请了一天病假。

    而此时,外面传来了吵杂的声音。

    慕瑶开门,只见自己门前站着好几个人

    其中,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笑着开口道:“ 你好,打扰你了,我是物业的,为了保证小区里的安全,待会工作人员会在每家每户门前安装警铃,只要有特殊情况发生,按门前的警铃,门卫就会立刻赶来,每一层也会安装摄像头。”

    “ 而且,楼梯的灯会全部换掉,改成声控感应的,会绝对保证楼梯里光线充足。如果你还有什么意见,欢迎随时向我们物业反映。”

    对方的态度很好。

    慕瑶不知道的是,不仅是楼梯的灯全部换掉,门前安装警铃,监控,甚至就连小区门口的安保也被换掉了。之前旧小区的保安亭只是由一个老人看守的,平常是负责让车子通行而已。

    而现在,保安亭里已经由两位保安人员看守,那站姿和气质,显然是退役的军人,绝对能保证小区里每人的安全性。

    “ 好的,谢谢你们了。”

    昨天她出事,今天物业就上门将小区改造一遍,慕瑶翘长密卷的睫毛颤了颤,她想到了江延。

    “ 让一让,让一让。”

    楼上,好几个穿着搬家公司衣服的人扛着衣柜还有其他家具走下来。

    慕瑶眸色一凝。

    对面的物业已经笑着开口:“ 楼上张太太她突然卖掉了房子,没想到大清早的就找人来帮迁了。

    对方的话刚说完,楼下,好几个穿着装修公司服装的员工往四楼走去,一下子,小小的楼梯过道里显得很热闹。

    “ 装修公司的人也来了?买家这么着急搬进来?” 物业公司的人有点惊讶,他还是头一回看见这边刚卖掉房子,那边买家就赶着入住的。

    慕瑶关上门,将心底的疑惑压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江狗延开启追妻之路!

    生姜:说好一起狗,你却变心想要追我主人,汪~~~

    这章会有100个红包掉落!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8676937扔了2个;被子外面好危险、 喜欢貌美娇娇的女主、alcohol1113、夏日扔了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姑娘你威武雄壮 120瓶;丽芙与侠客 40瓶;初七weiyi、萧清浅、晏宁、wenby、yinnz、42078003 10瓶;卞白小狗 5瓶;瑶瑶不睡觉、思慕、奈菲尔塔利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