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纸活 > 49、度假来了
    怀愫/文

    阿生和陈师兄缩在供桌下, 陈寿也摸了一块糕饼,这里没水,只能干咽饼子吃,他已经饿了一天了,每天只有一块饼, 现在阿生来了, 能吃的就更少了。

    所以陈寿才没有把另两个人一起带来。

    这饼也不知放了多久, 硬的跟石头一样,陈寿硬咬下一口,含在嘴里。

    想把饼含软了再嚼,可他口干舌燥,嘴里连唾沫都没了,只能干嚼, 嚼成粉, 慢慢咽下去。

    阿生一看, 赶紧拿出自己身上挂着的水壶:“给, 师兄喝吧。”

    陈寿看见水,嘴里倒生出些唾沫来,他没急着喝,先问:“这是哪儿来的?”

    “这是竹子里取的,是干净的, 不是塘水。”

    话还没说完,陈寿就举着水壶猛喝两口,两口根本就不解渴, 但他把壶盖又塞起来:“留着,咱们留着慢慢喝。”

    “师兄你这些天是怎么活下来的?”

    阿生刚问完,就被陈寿堵住了嘴,在黑暗中对他摇摇头。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从戏棚里跑出来的时候,街巷上就已经没有“人”了,家家户户都闭紧了门,留下空街让它抓“小鸡”吃。

    怪物闻着味儿找人,脚步不停的在镇中搜索,从每一家每一户的窗口望进去。

    “好饿呀,太饿了。”这声音在全镇上空回荡,它吃了个蓝脸,又抓到个红脸,咯吱咯吱,吮鸡爪子似的,把肉都吃个干净。

    一路走,一路吐出黑脸的衣裳鞋子。

    把红脸半个身体串在尖指甲上,慢慢嚼吃,吐了一地的人骨。

    它一间一间屋子游荡过去,仿佛在玩捉迷藏,它赢了就多一只小鸡吃,吉庆班就再少一个人。

    它在大宅祠堂前停下了脚步,鼻子凑近祠堂的窗户,深深吸着,口水糊在窗纸上。

    阿生和陈寿两个人,紧紧缩在神桌下,桌上的绸罩将他们盖住,两人团起身体连大气都不敢出。

    “我闻到你了。”怪物的声音震动着屋里供奉的牌位,它嘿嘿笑着,“我闻到你了,你在里面,你出来。”

    阿生死死咬住牙,跟陈师兄二人紧紧靠在一起,两人全都手心出汗,就怕那怪物会把屋顶掀开。

    可那怪物虽然一直在屋外盘桓,但它一直没有破坏祠堂,它嚼巴嚼巴大红脸余下的半截身体,又看了祠堂一眼,转身离开了。

    阿生后背被汗侵湿,陈寿也差不多,阿生这才又问:“师兄,你这些天是怎么活下来的?”

    陈寿打了个寒颤,祠堂中没有火,只有一盏长明灯,可他眼神中的恐惧,一丝不落的映了出来。

    陈寿徐徐开口:“我来的那天晚上,就是怪物第一次出来。”戏班中的人过分热情,可就是不说门主在哪儿。

    陈寿起了疑心,戏早就该唱完了,他们怎么还留在镇上不回去,不光门主不见了,余下的人在哪儿,他们也都吱吱唔唔的。

    几个人又说这镇上的羊肉特别好,拿出一碗羊肉炖汤,让陈寿喝下。

    陈寿捧着碗,刚要喝,抬头看见这几人的目光,他家乡闹过大饥荒,知道吃过人肉的人,眼睛里的光是什么样的。

    这些师兄弟的目光,跟他童年的噩梦一模一样。

    这些人似乎是觉得,只要吃过“羊肉”,再被吃就是他活该的。

    就在他们逼他吃下肉汤时,怪物出来了。

    陈寿被怪物追赶,他慌不择路,逃到了祠堂,那怪物明明看见他进来了,可它走了,它没有破坏祠堂。

    “所以只要躲在祠堂里,就是安全的。”陈寿也因为躲进了祠堂,才偷吃供饼。

    阿生听完陈师兄的话,一阵胆寒,要是他先误打误撞进来了,那肯定就跟师姐们一样了。

    陈寿想了想又告诉阿生:“门主,应该还没死。”

    阿生听了脸上有了笑意:“真的?那门主在哪儿?”

    陈寿摇摇头:“不知道,我……我挖过他们埋人骨头的地包,里面没有门主的头。”

    他们杀了人,头切下来埋掉,吃剩的骨头堆成一堆。

    最早死的那个孩子土包前,还立一块木牌子,那可能是他们最后一点人性。

    陈寿没有挖更多小孩子的尸首,他猜测门主带着那几个小师弟藏了起来,最容易杀的就是小孩子了。

    阿生知道门主还活着,松了口气,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陈寿:“陈师兄,你……你是不是喜欢师姐。”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陈师兄喜欢褚师姐,他看见禇师姐吃“馄饨”了吗?

    陈寿目光黯淡下去,他靠着供桌后的木板:“我该早点来的。”也许早一点就能救她了。

    陈寿这么想着,从怀里摸出个粉盒来,打开粉盒,小镜子上映出他瘦削的脸。

    这个粉盒他已经买了很久了,是百货公司新出的,想等她过生日时送给她的,她一定会喜欢,可现在送不出去了。

    阿生不知该怎么安慰陈师兄:“师兄,等天亮了,咱们去找白七爷吧。”

    陈寿把粉盒又揣回口袋:“阿生,不是我不愿意,吃的真的不多了。”那供桌上盘子空了两只,再多两个人肯定不够吃。

    阿生眨眨眼:“我们带了吃的呀,霍师兄带了好多吃的呢。”

    今天晚上,怪物的运气很不好,它只捉到两只鸡,眼看天又要亮了,它怒而咆哮,震得山间竹松随声而响。

    怪物的叫声传得很远,一直传到土地庙中。

    土地庙内烧着一堆柴火,火光给这破庙又多添几分暖意,连夜风吹进来都不觉得冷了。

    白准腿上盖着毯子,坐在火堆前烤得昏昏欲睡,听见怪物咆哮,他睁开眼睛,若有所思。

    霍震烨给火添上几根柴,阿生跑丢了,最后回头的时候,他看见阿生被个男人拉着,两人一起跑了。

    那就说明这戏班子里其实还有清醒的人,并不是所有人都成了鬼。

    明天找到阿生,再一起想办法离开。

    霍震烨从行李里翻出个小锅,架起来烧水,他还从箱子里摸出一把挂面,问白准:“吃面吗?”

    白准扫一眼他那只箱子,装得满满的,里面除了两条长法棍一小袋米,还有一包火腿,几把的挂面,最要紧的是有半箱罐头。

    “我怕你在外面吃不惯。”霍震烨一面说一面把面给煮了,还开了个牛肉罐头,把牛肉汤倒进面锅里,等面煮熟了,用牛肉片当浇头。

    一锅面煮得又软又烂,白准吃了三分之一,霍震烨把剩下的全吃了。

    他还拿出几个糖果罐头问:“你要吃胡桃糖还是藕丝糖?”

    鬼镇破庙,硬生生被这纨绔

    “你是出来度假了?”白准觉得自己简直小瞧了这个纨绔,他还真是随时随地都能想着法的花钱享受。

    霍震烨唇角一挑:“跟你出来,不是度假是什么?”又一阵摸,摸出个黄桃罐头来,“你挑一个。”

    白准本想让他正经些,他们可还不知道出去的办法呢,那个怪物既是本地受供奉的邪神,肯定还有些别的本事。

    他自己能保自己无恙,可他没把握把所有活人都带出去。

    看见霍震烨满不在乎,听着怪物咆哮还能煮面吃,白准低头,唇角微抿:“我要糖水黄桃。”

    天色很快亮了,白准靠在轮椅上睡了会,他当然没睡足,脾气便有些差。

    阿生带着陈寿跑回土地庙,霍震烨拿出面包,罐头挂面那是给白准预备的,他吃软面条,他们三个就吃干面包。

    阿生一边大嚼面包,一边告诉白准霍震烨,八门主没死,几个小师弟也没死,他们应该是一起藏起来了。

    白准“嗯”了一声,他指挥阿生:“去砍几根竹子来。”

    阿生立刻到山边砍竹,陈寿也跟着去,两人拖回一大捆竹子。

    “要做什么?”霍震烨问,他拿出刀把一根竹先劈成四长条,一根一根劈下备用。

    “做个能送我们出去的东西。”白准并不说明,他将霍震烨劈下的竹条放到火上,一根根烤成不同的弯度。

    阿生和陈寿一边砍竹一边取水,很快就在土地庙里存了几竹筒水。

    他们进出都能看见庙里停的那口棺材,架在两条木凳子上,既无姓名,又以无供奉香火,阿生就往这棺材前摆了块糕饼,插上根香。

    拜了两拜:“咱们和平相处,互不干扰。”

    白准抬眉看他一眼:“这是空棺。”要是有死人在里头,他早就烧过香了。

    虽是空棺材,可已经离了地面,棺上还有用朱砂写上的符文,虽老旧剥落了,但这棺材是给个凶尸定作的。

    “啊?”阿生白磕了几个头,站起来拍拍土,他还乐呢,“吓我一跳,原来是空的呀。”

    白准手上一停,又让阿生到河滩边去:“去割些芦苇来。”

    阿生依言出门,陈寿跟在身后:“阿生,你肯定七爷能带咱们出去?”

    “肯定啊!”阿生看了眼陈寿,“七爷可是七门主,要是他都不能,那……”那就只有死在这里了。

    陈寿拍拍阿生的肩,笑着肯定:“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来到水边,割了厚厚两捆芦苇回去,忙了一整天,天就快黑了。

    白准这时站起来:“走,去渡口。”

    阿生觉得奇怪:“去渡口干什么?咱们就在这土地庙里不行吗?”听说神像庇护了他们,阿生接连上了好几柱香,还把神台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看看有多少人进来。”白准迈步就走,霍震烨跟在他身后。

    四人走到渡口,天色刚一暗下去,芦苇丛中传驶进一只船,船上热热闹闹的,那些昨天夜里还想要他们命的人,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笑。

    “诸师姐,这次回去,陈师兄是不是该提亲了?”

    两人分别跟了两个师父,可师父顶上还有师公呢,门内人结亲,那可得好好热闹一场了。

    霍震烨这才看见那个诸师姐不化脸的样子,她荔腮粉面,笑盈盈的,手里还折了一把芦苇,白花穗一下打在那人身上。

    诸师姐说:“别胡说。”

    那人便笑:“是不是陈师兄胆太小?”

    诸师姐面上薄红一片,眼睛一转:“可不是胆小,他不敢跟我提亲,那就我跟他提!”

    这句话说得船上人都笑了起来,可岸边的阿生听着心里十分难受,他安慰安慰陈寿,一转身陈寿人却不见了。

    “陈师兄人呢?”阿生看了一圈,都没看见人。

    霍震烨抱着胳膊看一眼阿生,意味不明道:“他去庙里了。”

    船上没有八门主和那几个逃走的孩子,被吃掉的,和吃过人的,人影鬼影叠在一起,抬着箱子,扛着幡,再唱这出唱不完的戏。

    三人回到土地庙,地上满是狼藉,霍震烨走到放箱子的地方:“箱子没了。”

    阿生脸色煞白,那箱子里可装着他们几天的口粮,陈师兄竟然偷走了他们的粮食。

    霍震烨拖出藏在神台下的竹篓,罐头整整齐齐叠在里面,挂面面包米袋,一样都不少。

    “那箱子里装了什么?”

    “石头。”霍震烨坏笑,装了满满一箱子石头块。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白·面无表情逃跑·七

    本章白·面无表情享受·七

    霍·谁也别想动糖水黄桃·七

    留言200个小红包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