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仙师 >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再入灵修(五十二)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再入灵修(五十二)

    经过几个月的游山玩水,庞小南确定了森特国工业发展的大致布局,北方重点发展军工业,南方重点发展民用工业,军工业又分成了运输、武器、火药等细分行业,民用工业当然分成了更多的类目,每个州府都分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

    这只是庞小南的计划,最后的发展局面不是他能够看得到的,一切以市场经济为导向,当初定的目标不一定会最后实现,但是只要大家干起来,就一定会有收获。

    最重要的一点,庞小南觉得不要什么东西都自己来,能够山寨别人的,就去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拿来主义没有什么不好。

    所以,庞小南派出了很多留学生,前往这个世界科技比较先进的赛恩斯国和甲盆国去学习,国家出钱,归来回国效力的,一律高官厚禄养着,俗话说的好,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最贵的资源。

    经过庞小南的开局,森特国终于也开始迈起沉重的步子,在科技方面和其他先进国家赛跑,力图尽快赶上对手的步伐。

    不过周边很快感受到了森特国的意图,开始有意阻挠。

    司马嵇诏庞小南前去宰相府,说了一个让人气愤的消息:“甲盆国开始驱逐我们的留学生,不让他们继续学习。”

    “为什么?”

    “他们怕我们学习了他们的先进技术。”

    “这么小肚鸡肠,还真是像极了他们的国土形状。”

    “你觉得这事应该怎么办?”

    “很简单,我们也驱逐甲盆国的留学生和移民。”

    “不太好吧,这不成了和甲盆国一样的小肚鸡肠了?我森特泱泱大国,怎么能和小人一般见识呢?”

    “那你难道按兵不动吗,我知道你想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呢?”

    “何以报德,你告诉我?”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如果敌人对付我,我就要加倍还回去。”

    “好吧,就照你说的做。”

    针对甲盆国驱逐森特留学生的行为,森特国朝廷很快做出了回复,凡是在森特国境内的甲盆国人,必须限期离开森特国,否则强制遣返。

    因为在森特国滞留的甲盆国人太多,甲盆国的政策很快得到了自己国人的反对,甲盆国不得不停止了驱逐森特人的政策,连甲盆国外事大臣都亲自来到森特国赔礼道歉。

    “司马大人,对不起,是我们考虑欠妥当,请贵国停止对我国人民的遣返政策。”外事大臣朝司马嵇深深一鞠躬,表示了深深的歉意。

    “大臣先生,我不知道贵国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驱逐我们的留学生,但是我要告诉你,犯我森特人民者,虽远必诛!”

    一个小国家,自然撼动不了森特国的地位,但是赛恩斯国的挑衅却越来越严重,因为他们的科技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司马嵇忧心忡忡的找到了庞小南,“小南啊,最近从赛恩斯国的情报来看,他们的武器水平快要超过我们的单兵战斗力了。”

    原来,从探子的情报来看,赛恩斯国已经有了飞机大炮,如果成集团军规模的话,森特国的修士战队,也无法撼动他们的领先地位。

    首先,森特国的修士战队,空军由御剑飞行的真圣带队,队伍都是龙卫军驾驶飞龙跟随,但是如果赛恩斯国有大规模的飞机战队,龙卫军除了机动性好一点,攻击力大大不足。

    地面部队,森特大军即使有修士的元气弹和弓弩大部队,依然不能抵抗赛恩斯国的炮兵部队,而且正面对抗会损失惨重。

    机动部队来说,赛恩斯国有装甲车,森特国有庞小南的摩托战队,摩托更灵活,但是装甲车威力更大,半斤八两。

    如果照这么发展下去,赛恩斯国迟早有一天会超过森特国的战斗力。

    司马嵇把情报对庞小南一汇报,庞小南就知道,依靠森特国现有的工业基础,要想在短期内超越赛恩斯国,那是不可能的。

    “宰相大人,容我回南方去想一下对策,你现在首要任务,不要跟赛恩斯国起正面冲突,能拖就拖,不能拖的话,集中力量牵制他们的部分军力。”

    庞小南回到崖山府,召集了陈远南、李易斯、赵思佳佳共商大计,几个人都对森特国的未来不抱太大的希望。

    “照目前的科技发展水平,如果赛恩斯国真的达到了现在的科技水平,短期内要想超过他们,那是不可能的。”陈远南作为工业大鳄,这点预见还是有的。

    “我觉得陈会长说的对,即使派出森特国所有的修士,要跟现代化的武装部队抗衡,那也是螳臂当车。”李易斯发表了同样的看法。

    “除非是演电影,否则这个现实来说,靠武功打现代武器是没有胜算的。”赵思佳佳知道现实和传说的差距。

    “但是同志们,我们不能眼看着森特国打败仗吧,毕竟我们还是在森特国的境内,我们的事业也都在森特国,这次我们必须要帮森特国打赢这场战争。”庞小南觉得无论如何要打赢这个看起来没有胜算的战争。

    “如果你真的要打胜仗,我们必须从哈利路亚星搬救兵。”陈远南一针见血,短期内靠自身造血是不可能打赢的,只能是找外援了。

    “你是说,我去哈利路亚星搬来机械化部队?”

    “只能这样了。”李易斯同意陈远南的看法,“最好是搬一个特种部队来。”

    一个高度机械化的特种部队,打赢冷兵器为主的大军,还是有一定的胜算的,就像是上次哈里发打北部的大军一样,只要一个核弹头,就能威慑几万人的部队。

    “我知道了。”庞小南暗暗下了决心,决定回哈利路亚星一趟。

    庞小南先回了大良府,跟司马嵇通了一下气。

    “宰相大人,你愿意为这次战争赌上全部身家吗?”

    “小南,你什么意思?”

    “我想你知道,这次一旦和赛恩斯开战,就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你别看我们征服了梦斯特国,但是只要风向不对,他们就会倒戈,所以这次战争,胜败牵扯到了灭国的地步。”

    “不瞒你说啊,小南,这次赛恩斯国和甲盆国是联手对我国作战,他们的联合舰队已经在我们的东部海岸线虎视眈眈了。”

    “他们势在必得,我们必须出奇兵才行了,否则国土将会沦丧。”

    “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有办法,但是这个办法,我得先和你通气,战争过后,我要接管森特国。”

    “小南,你什么意思,你是要篡位吗?”司马嵇很诧异,手里的茶杯差点掉下来。

    “篡位谈不上,宰相大人,我告诉你,这次我如果不出马,森特国肯定是在劫难逃,你不要管我怎么判断的,你自己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就现在的武力水平,你能预判日后的战争结局。”

    庞小南直直的看着司马嵇,目光坚定。

    “小南,你是在威胁我。”

    “不,我是给你一个选择,我能救森特国,你是选择打赢战争后继续委曲求全,还是和我一起统治这个世界,你自己选择。”

    “你……”司马嵇长久没有回应。

    “其实我知道,你是很强,但是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会想到篡位。”司马嵇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我不信你没想过篡位,你谋划这么久,难道你就是想为赵家卖命一辈子吗?”

    庞小南谆谆善诱,“我不是要窃取天下,我只是让天下让更好的方式运行,现在赛恩斯国也是共和国了,国王只是个象征了,所以他们的发展才这么快速,难道这不是进步的表现吗?”

    “你不是想当国王?”

    “当国王很累的,我可以让你当国王,但是政治体制必须改变。”

    “你说的有道理,我跟国王陛下商量一下吧。”

    在司马嵇进朝廷议事的几天后,森特国爆发了九月革命,国王陛下下诏,森特国从世袭制改为共和制,王室不再主政,交由内阁全权处理,于是司马嵇成了名义上的首相,实际上的国王。

    “小南,虽然现在我是首相,但是如你所愿,你想干什么,你就干,我希望你能救下我们森特国。”司马嵇由衷的对庞小南说道。

    庞小南当即回了南方,经由黑洞回到了哈利路亚星。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实验室已经从华海市搬到了和霍拉马城,庞小南穿越的时候就是到了霍拉马大学的边缘丛林中。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对于庞小南的归来表示了欢迎,“这次你们去的时间可够久啊。”

    “别提了,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我这次回来是搬救兵的。”

    庞小南把这次回来的缘由和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说了,汉密尔顿克斯笑了笑,“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把天威号开过去啊,那种机械化部队,能和我们的宇宙飞船抗衡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

    庞小南直接去了霍拉马军事基地,找到了方正。

    “你可真潇洒,一去就几年,你知不知道好多在霍拉马的故人等你等白了头?”方正不住的埋怨庞小南。

    “谁等白了头也轮不到你。”庞小南看着方正发福的脸庞,就知道他现在小日子过的多舒服。

    “你想调天威号穿越去灵修界?没问题啊,现在天威号有3架,分别是天威号1,天威号2,天威号3,随时都可以出发。”

    “几年过去了,才修了这么几架吗?”庞小南很是失望,他以为回来能调一个舰队过去,至少是十架以上的宇宙飞船。

    “你以为那么容易修造啊,再说了,修了都在做旅游参观,也没有具体的战斗任务,花那么大的代价干什么?”

    “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庞小南这才知道军备竞赛花那么多闲钱是为了什么。

    不过三家宇宙飞船只要顺利穿越黑洞到到灵修界,足够对付那边的任何一支军队了。

    于是庞小南没有了太多的后顾之忧,他决定在哈利路亚星稍微休息个一段时间,顺便把这边的未了事情了一下。

    百事孝为先,庞小南首先打探了一下自己父母的消息,得知自己的父母都安好,只是思念儿子后,决定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否则一发不可收拾。

    在这个世界,他和王议员的关系是最密切的,所以他得回一趟华海市。

    庞小南到达海龙小区的时候,正碰到王议员在散步。

    “你小子,我今天预感要碰到故人,没想到是你。”王议员背着手,走到了庞小南的跟前。

    “我这次回来啊,最想见的就是你,我看你的头发,是白了大半了……”庞小南看着眼前的老人,如果不是神采依旧,模样实在是太老了。

    “你不知道啊,你走了之后,我没有人陪伴,心里少了点精气神,每天都在加速老去。”王议员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坦然接受老去的事实,但还是有些不甘心。

    “没事多出去走走啊,老在一个地方转悠,心境肯定是有些压抑的。”庞小南安慰道。

    “去哪里都没用了,”王议员看着远处的海平线,“又有哪里我没去过的呢?”

    “要不跟我穿越去看看那边的世界?”

    “算了,不想动了,最近我在学佛法,准备学大师们圆寂了,”王议员意味深长的看了庞小南一眼,“我们来生再见吧。”

    “你要真的成了佛,那我们随时都能相见咯。”庞小南虽然不学佛,不过却粗通佛法,成佛即意味着不灭之身,能通达宇宙各处。

    “不去想那些了,今天我们好好聚一聚,我让家里准备饭菜。”

    “好,天色还早,我先出去见个人。”

    离开海龙小区,庞小南朝琼苑青住的地方漫步而去,这华海市的红颜知己,似乎就剩她一人,庞小南想去看看她的生活状态。

    没有事先通电话,庞小南直接上了楼,敲开了琼苑青的大门。

    一个陌生的男子开了门,疑惑的看着庞小南,“你找谁?”

    “请问琼苑青是住这里吗?”庞小南对自己的记性很有把握,他没有走错地方。

    “老大,你回来了!”琼小黑冲了出来,往庞小南身上蹿。

    “谁啊?”一个熟悉的女声传了出来,琼苑青看到庞小南的那一刹那,两眼发直。

    庞小南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可能走错地方了……”说完他就要转身离去,看来琼苑青有了好的归宿,他也就放心了。

    “小南,你等等我。”琼苑青什么都没收拾,就跟着庞小南下了楼,把那个陌生的男人晾在了一边。

    “老大,你去哪了?”琼小黑已经不是那个可爱的土狗,成为了一条健壮的成年大狗。

    “小南,这些年你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你说好带我去旅游的呢?”琼苑青的眼神有些哀怨。

    “现在不有人陪你了吗?”庞小南记起那个男人了,是琼苑青医院里的明星医师。

    “你别误会,他是来……给我打扫卫生的……”琼苑青显然是口不对心。

    “老大,我可以作证,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干。”

    “你看看你,就这么出来了,不化妆也不换衣服……”琼苑青素颜居家的样子,越发的像个少妇了。

    “那还不是怕你就这么跑了,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这些年你不在,我去哪里都提不起兴趣。”

    “你真想跟我走?”

    “嗯……”

    “那你去换衣服吧,我带你吃饭去。”

    “真的?”

    庞小南带琼苑青回了海龙小区,与王议员共进晚餐。

    王议员率先举杯,“来,小南,为我们久别重逢,干杯。”

    “老王,你现在酒量怎么样了,还是少喝点吧?”

    “哎呀,你不在的时候啊,我每天都要小酌两杯,独品得神,现在我的酒量不比以前弱。”

    当天晚上,庞小南和王议员聊了许多,直到意兴阑珊,庞小南起身告辞:“再见,老王。”

    “再见。”王议员的目光中有些不舍有些无奈。

    庞小南把自己在华海市的所有资产都托付给了王议员,要他继续发挥春笋基金的力量,为贫困学子谋福利。

    庞小南回自己别墅,琼苑青也跟着进了别墅,庞小南转身问道:“你不回去吗?”

    “呃,你想我回去吗?”

    “不回去就进来坐吧,我跟你说说话。”

    庞小南把自己有很多个妻妾的事情告诉了琼苑青,还告诉了她在灵修界的很多事情,“我知道你一时半会是接受不了的,不过我告诉你这些,是让你看开点,不要总是惦记我……”

    “你为什么要编这些谎言来拒绝我?”

    “如果你认为这是谎言,哪天我穿越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琼苑青愣住了,庞小南笑道,“不过穿越还是有风险的,这次的风险尤其大,你要考虑清楚,有可能一离开就是一辈子。”

    “那我们只争朝夕,我给你生个后代,好吗?”喝了一点白酒的琼苑青一脸的红晕,浑身滚烫,她今天出门的时候,特意换了一件低胸礼服。

    琼苑青身上的香气钻入庞小南的鼻孔,让他心旷神怡,而琼苑青的身体,也紧紧的贴了过来。

    “是你逼我的。”庞小南没有客气,就在沙发上,让琼苑青当了一回真正的女人。

    第二天一早,琼苑青从美梦中醒来,却发现庞小南不见了,她遍寻不着庞小南的身影,只发现了一张纸条。

    “琼苑青,我走了,思来想去,你还是不适合跟我去冒险,你有你的家庭和事业,在哈利路亚星好好的生活下去吧,不要找我,找不到的,保重。”

    琼苑青流下了两行清泪,哽咽了一早,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庞小南一早离开海龙小区,去了美界公司,他想看看张萍和柏克扎这对璧人究竟如何了。

    美界公司戒备森严,庞小南想混进去不是那么容易,不过这都难不倒他,他放出了灵识,直接锁定了张萍,“下来接一下我,我是庞小南。”

    张萍正在开会,讲台上的她仿佛被电打了一般,怔了几秒钟,她放下手中的遥控笔,对下属说:“你们先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说完踩着高跟鞋就往楼下跑。

    “真的是你?”张萍看到庞小南的那一刹那,差点泪奔。

    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她都想扑上去和庞小南紧紧的拥抱。

    不过庞小南走了这么久,他的当初的设想实现了,张萍的确最后和柏克扎走到了一起。

    “都怪你,你如果不是走了这么久,这么狠心的话,我还想等你……”

    得知张萍现在的状况,庞小南很开心,他摸着张萍的头说,“祝贺你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好啦,柏克扎多好啊,生活就是这样,缘分就是拿来错过的。”

    庞小南离开华海市,返回到了霍拉马,这边有他最多的牵挂,也不能说是牵挂,只是有些事情他想去看看。

    第一站,庞小南来到了霍拉马大学,找到了栗三明校长。

    “你小子总算是现身了,我听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说,你去了异世界,但是你也不该一去这么多年吧,偶尔也得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啊。”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加入霍拉马大学后,更先进的量子对撞机相继在霍拉马大学建成,穿越技术也正逐步商业化,所以庞小南的穿越对熟人来说不是秘密了。

    “校长,我有什么好看的,你把霍拉马大学经营的这么好,每天忙忙碌碌,我可不敢打扰你的工作。”庞小南从各方面的渠道得知,现在的霍拉马大学,已经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综合性大学。

    “布里奇摩尔根来过几次,打听你的消息,说是和你约好了再去新布洛斯的,如果你们真的要去,可一定要带上我。”栗三明对于新布洛斯还有着很深的情结。

    栗三明确实很忙,庞小南没有多做停留,就说自己去校园走走,走去了外语学院。

    庞小南捕捉到了张窈的气息,于是悄悄摸摸的朝张窈的办公室走去。

    咚咚咚,庞小南敲了几下门,里面传来了张窈的声音,“请进。”

    庞小南推门进去,笑嘻嘻的问道:“院长,你在忙什么呢?”

    张窈抬头一看,“庞小南?”她顾不得门都没关,就朝庞小南扑了过来,狠狠的抱住了庞小南,差点就跟树懒一样了。

    “你死去哪了!”张窈松开庞小南,对他一阵粉拳。

    “注意影响,张老师!”庞小南抓住了张窈的手腕。

    激动了好一阵,张窈才冷静下来,“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为了等你,脸上皱纹都多了好多。”

    “我靠,你还在等我啊,真够执着的。”

    “不等你等谁,你可是我未婚夫。”张窈拿庞小南这个挡箭牌挡了好多追求者,只是岁月如梭,现在她已经青春不再了。

    “我不管,你这次回来必须和我结婚,否则你哪里都别想去。”

    “我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和赵思佳佳成亲了。”

    “什么?”张窈又是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庞小南的胸膛,“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赔我的青春……”

    “你先别急嘛,你如果同意一夫多妻的话,我还是可以娶你的。”庞小南耐心解释道,他和赵思佳佳是在另一个世界结婚的,在这个世界他还是单身汉。

    “那赵思佳佳同意吗?”张窈心想赵思佳佳那么大的明星,肯定会有架子。

    “她有啥不同意的,我在那边都三妻四妾了。”

    “你这个花花公子,一过去就释放本性了是吧,还三妻四妾,你吃得消吗?”

    “吃不吃得消,要不我们晚上试试?”

    “滚!”

    和张窈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庞小南离开外语学院,去了生物学院。

    小田莉玛正在实验室做实验,庞小南闯了进去,差点把小田莉玛吓了一跳。

    “我说小田莉玛教授,你是院长,怎么还亲自做实验啊?”在小田莉玛的办公室里,庞小南对小田莉玛的工作提出了质疑。

    “你管我呢,你又不是我的领导,你这家伙,一走就是好几年,还说在霍拉马大学等着我,你这个骗子!”小田莉玛怒目圆睁,恨不得把庞小南分解了化作浓汤。

    “哎呀,我也是没办法啊……”庞小南把对付琼苑青的那套重复了一遍。

    果然女人还是感性的,小田莉玛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就不该答应你,你知不知道,我在霍拉马这几年,只能是靠做实验搞科研来麻醉自己。”

    “这都怪栗三明校长,怎么不关心自己的下属的业余生活呢?”

    “你才是始作俑者,别把锅甩给别人。”

    “布里奇摩尔根没来关心关心你?”

    “他啊,现在是生物学院最大的捐助者,有事没事都来我这里看看。”

    “那不很好吗,那样的钻石王老五,你都不动心?”

    “少跟我来这套,我要是喜欢有钱人,早就嫁了。”

    “哎呀,我都快忘了,小田莉玛教授啊,你快四十了吧?”

    “找打!”

    庞小南也跟小田莉玛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就走出了生物学院。

    接着庞小南来到了霍拉马中学,用灵识找到了燕青,燕青正在上课,庞小南一直等在门口,等到了燕青下课。

    “小南?”燕青抱着讲义呆呆的看着庞小南。

    “是我。”庞小南带着燕青来到校园里的一棵大榕树下,“怎么样,校园生活还如意吗?”

    “你这些年去哪了?”燕青的眼神有些幽怨。

    “晚上一起吃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