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书成了人渣反派 > 迷茫1
    “‘楚潇白’!”

    “冥王殿下!”

    “药寒!”

    那仿佛在脑海中炸开的阵阵声响让‘楚潇白’清醒了些许,但意识又在那一瞬间迷糊了,他缓缓沉入黑暗中。

    再清醒时,原本胸腔处的疼痛已褪去不少,甚至有些发痒,好想去挠。

    可是‘楚潇白’觉得他的睫羽处似裹上了层层厚度的蛛丝,半晌后,也睁不开,只得听着身旁的动静。

    他似乎泡在水中,鼻息间都是是神草的清苦味道。

    ——————(这篇前记)

    ……

    ……

    那日眼见着凡体的‘楚潇白’死去,赢子尘近乎是发狂,特别是‘楚潇白’胸前那被大片血污染红的模样,更让赢子尘烦躁不安。

    在凡界时,赢子尘擅自运用神力把整个魔教的人灭了个魂飞魄散,就连凡体的樊帝也因此受了不少的伤。

    最后要不是丹君和月老赶到及时插手,他赢子尘还真是直接掐死了还是身为凡人的樊子期。

    最后的最后,他还是被月老,丹君二人架到神界。

    因为这次‘楚潇白’历劫失败,导致他的修为大散,神格也开始衰弱了下去。

    就连他已经恢复神体的身体胸膛处依然有当时在凡界被人用弯刀刺穿的样子,血不断的涌出,用再多的神仙药草也止不住。

    不过,据药寒所说这次冥王殿下历劫,一定有妖界的人插手,因为伤冥王殿下的那把弯刀上涂满了只有妖界才有的液汁,破魂草。。。

    破人神格,灭人魂格……邪物……专门克制神界中人的东西。

    但此草向来稀少,用来种植此草的独家地方特别的稀有,而且这种草成熟时间长的想让人自杀,三万年!!!一颗草,足足要三万年……

    这几乎让不少妖界的人激愤!

    但如今,前不久刚刚养成一颗的破魂草竟然这么快就用了……

    用在了凡界历劫的冥王殿下身上,不为让人唏嘘。

    更为主要的,是这种草至今也没有解药。。。

    就连神界医术高超的药寒也头次遇到了怎么棘手的问题。

    哥哥如今这样,赢子尘也无心再去追究妖界,以及已经从凡界成功历劫归来的樊子期。

    赢子尘此时的全部心神,都汇热÷书在眼前面容苍白的男子身上。

    那般大的伤口,哥哥定然疼得厉害,可哥哥为什么不说话呢?当时,疼的一定会呻吟出来的吧。

    赢子尘颤抖的把药寒暂时给的药膏全部都涂抹在‘楚潇白’的伤口上。

    可那香软细白的膏体很快被涌上来的鲜血消融,一点用处也没有。

    赢子尘都快崩溃了!

    赢子尘现在只觉得怀中的人冷得像冰块般,连带着他的心也不断地坠落到谷底。

    他害怕了,他唯一的哥哥,他不能让哥哥死。

    大脑中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个念想。

    他不该任由哥哥停留在凡界,他不该在哥哥最危险的时候没有出现。

    赢子尘悲凄的神情似乎也影响到了一旁看儿子的殷后喻情。

    喻情自从看到大儿子这么个模样,她的腿脚下意识的瘫软了。

    她一摸脸上,都是冰凉的泪水,然后毫无形象的糊了满脸。

    她总是这样。

    以前没有护好自己的母族,现在又要看到自己的大儿子即将神格破碎,魂灵消散,也只能在旁边旁观,什么也做不了……。

    还是她太弱,没本事,要不然她也不会让妖界众人欺负至此。

    huanshuhenglerenzhafanpa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