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万年当奶爸 > 第六百三十四章 被骂吃软饭
    吴方听了,当即做深呼吸,放平和心境。

    “年高之人,切忌大悲大喜大怒。要保持心态平和。”

    “将一切事物,淡然对待。”

    “吃喝拉撒睡,不要过量,不要过激,要随和。”

    “饮食要均衡。”

    “多素食、少荤菜。”

    “适当的运动。一散步为佳。”

    “这样,胜过任何修炼。”

    谭潇水娓娓道来似得,在平和吴方的心境。

    楚天明刚好把酒都倒好。

    谭潇水就说“先喝汤,吃菜。吃点主食,等下喝酒。”

    “那这酒的效果就更好。”

    张倜傥笑道“你早点说啊。”

    “害的我在等酒喝。”

    大家哈哈哈现笑着。

    小家伙已经在吃,就冲张倜傥笑道“伯伯好傻。”

    “我饿了,想吃就吃了。”

    赵嫂笑道“娇娇是好聪明啊。”

    “就知道上桌就吃。”

    大家在一片笑声中,都吃喝起来。

    一时没有举杯,都有些不自然,却又很随和呢。

    吃得半饱时,谭潇水就举杯“好了,可以喝酒了。”

    “这酒慢慢的喝,就是小口小口的喝。”

    “喝到嘴里后,不要马上咽下去了。”

    “放在嘴里,用舌头搅动四五下,酒就会慢慢的散开,再咽下去。”

    “噗嘁。”王娟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一点酒,都被舌头搅没有了,还怎么喝下去啊。”

    王飞鸣马上制止着“娟娟,别对仙尊无礼。”

    谭潇水笑道“没事。”

    “小孩子吗,天真为好。”

    王娟马上脸红的说“我都二十多了,是大人了。”

    “哈哈哈”大家当即笑了起来。

    笑得王娟脸更红。

    谭潇水马上说“喝酒,来,喝酒。”

    大家就马上碰杯,然后,都按照谭潇水的提示,喝了一小口,当即感觉到这百年野果酒,就像是喝水果饮料呢。就是带着浓浓的酒香味而已,却很好喝。

    “含在嘴里,轻轻的搅动。”

    谭潇水提示着。

    赵嫂却忍不住想笑,马上咽了下去。

    大家却都在按照谭潇水的提示做。

    不一会,当即感觉到那野果酒的酒味,在嘴里炸裂开来,随即,他们都不敢猛咽。让那野果酒的酒味,自动的涌入喉咙。流入胃部。当即感觉到非常的陶醉迷人。

    吴方和楚天明,是多喝了一些,感觉到的力度,就非常的强大。这时,不是陶子,却是有些发蒙。

    赵嫂看着大家一副醉意浓浓的样子,忍不住说“他们在干什么”

    谭潇水笑道“嫂子,你也太急了。”

    “这样喝下去,那酒的味道就出不来。”

    “等下,还容易醉。”

    “再按照我说的办。”

    他也是刚琢磨出来的。

    之前,可么有这么喝。

    谭潇水的话刚落,赵嫂就感觉到有些晕乎了。

    就笑着说“我不喝了。”

    “这酒真的容易醉人。”

    小家伙就咯咯咯的笑着“伯伯,你也醉了。”

    谭潇水笑着说“没事,按照我说的喝,不会醉的。”

    赵嫂马上喝了一小口,按照谭潇水的提示办,不一会,也是感觉到了野果酒的酒味,在醉了炸裂开来。却不很呛人,挺陶醉的感觉。

    这时,大家都睁开了眼睛。

    吴方惊喜的说“这简直是神仙酒啊”

    谭潇水马上提示着“不要大喜。”

    “放平心境。”

    吴方忙不好意思的笑着,放平心境。

    谭潇水接着说“你和天明,刚才都多喝了一些,酒的力度就大了。”

    吴方和楚天明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吃菜,吃菜。”

    “悠着点喝。”谭潇水笑呵呵的提醒着。

    随即,发现方萍、张玥和王娟,几个人的脸,显得红艳艳起来。

    小家伙高兴的叫着“妈妈和姐姐她们,都脸红了。”

    “都醉了。”

    几个女的相互瞧瞧,都感觉像抹了红红的胭脂呢。

    不过,她们到是没有感觉到醉意。

    谭潇水笑道“这酒,对女的美容养颜。”

    “赵嫂怎么没有很红啊。”

    方萍忍不住问。

    张倜傥笑道“你嫂子是老女人了。”

    “那像你们这些年轻的女人啊。”

    赵嫂就丢了张倜傥一眼“你才老了呢。”

    大家哈哈哈笑起来。

    谭潇水却有些蒙圈了。

    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东东

    这酒,为什么年轻的女子喝了一口,脸色就红艳艳的了。年纪大的女人,却没有呢

    张嫂也是喝过,岳母也是喝过。

    都没有在喝了一口后,脸色就红艳艳的啊。

    说方法,刚才赵嫂第二口,按照这个方法喝的,脸色红一些,却么有红艳艳的。

    女儿,当时喝了一大口,脸红得像猴子屁股。

    这是什么原因

    竟然有自己不知道的。

    正想着,听到手机响。

    大家都相互看了看,最后看着谭潇水“你的手机响吧。”

    谭潇水拿起一看,确实是的。

    竟然是鸿雁打来的。

    这女同学,有一阵子没有打电话了,今天打来了。是兴师问罪了

    昨天晚上,自己可是当场打压了常蓬松和徐凌云两打狂少同学啊。

    他就站起来,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是担心女儿听到。

    女儿的听力,可强大了。这个时候,要避开。

    “谭潇水,你现在越来越牛叉了啊。”

    鸿雁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轰了过来。

    谭潇水笑道“想喝酒吗。”

    “我在水陆洲会所。”

    他不好怎么接话,干脆来这么一句。

    “喝你个头。”

    “拿着蓉蓉的钱,不当钱花。”

    “吃软饭吃得爽快啊。”

    “我以前,还当是就自己赚的钱呢。”

    “没想到,蓉蓉把我骗得那么苦。”

    “这么多年了,从认识她时起,到现在,才知道,她是豪门之女。”

    “没想到,找了你这个大灰狼,为了装逼,不把她家的钱,当钱花。”

    “现在,又跑到水陆洲会所去逍遥自在”

    谭潇水听着鸿雁的牢骚,就知道是信息不对等。

    她听了昨晚哪个同学的。却没有听全啊。

    加上,她的记忆断片了,把这些信息,都搞混淆了。是有些让她迷惑。

    谭潇水插了几次话,都没有插进去,鸿雁只顾着发牢骚呢。

    “蓉蓉的电话也打不通啊。”

    “到底怎么回事”

    鸿雁说到这里,终于停住了。

    谭潇水笑道“那就现在过来吧。”

    “在水陆洲会所。”

    鸿雁马上说“我不去那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