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叶追光记 > 第一百五十章 白衣仙师
    青叶猛的把这个骷髅头有多远扔多远,莹莹的绿光中,惨白色的骷髅头在半空中划了个弧线,远远的落在了暗红色的池水里,咚的一声,溅起了一朵水花。

    虽然拿在手里的时间很短暂,但也足够青叶确认这是一个人类的头颅,应该是被这个妖兽吞吃船员的头颅,自己判断的没错,这次并不是这只妖兽第一次袭击客船,以前因为每次都是船毁人亡,死无对证,所以无人知道是这孽畜作恶,只当是水势凶险造成的。

    所以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次袭击客船终于栽在自己这个林仙师的后人手上了,青叶低头看看自己沾满绿色粘液的双手,嘴角浮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妖兽腹中的紫光仍然闪烁着,象是在邀请青叶前来取宝,稍事休息后,青叶又用灵水剑在妖兽腹中继续向前探去。咚的一声,又碰到一件硬物,这次青叶不敢托大了,小心翼翼的用手摸索,是一件细长有金属质感的东西。

    轻轻的拉出来,是一杆黄铜的旱烟竿,这旱烟竿不知在妖兽的肚子里躺了多少年,上面原本吊着的烟袋早已腐蚀光了,只余光秃秃长满铜锈的烟竿,沾满了灰绿色的粘液,显得肮脏而破旧。

    青叶脑海中浮现出一位施施然坐在船尾抽着旱烟的船老大,船的两侧,伙计们卖力的划着船,船尾上,船老大手持锃亮发光的黄铜旱烟竿,一边惬意的吐出一个又一个灰白色烟圈,一边鼓励大家加把力量快点通过这剑门峡,突然,江心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然后,大家就都没有明天了……

    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吧,因为自己今天把这只妖兽斩杀了。虽然不象先祖当日的壮举有千人围观,万人敬仰;或许,都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但是,老飞鱼们可以安安心心的在江上行船,抽旱烟、煮鱼汤、赛龙舟了,这就足够了……

    轻轻的把这旱烟竿放下,青叶继续用灵水剑向前探查,又是咚的一声,这一次,青叶伸手摸去,抓住了一块圆形的石头,甫一抓住这块石头,那明亮的紫光立刻消失了,就是它了,紫光就是这块石头发出来的。

    这石头上也沾着不少绿色的粘液,青叶嫌水池中的血水肮脏,特地取出灵泉水认真的将它冲洗干净。洗干净后发现这块石头只有鸽子蛋大小,通体玲珑剔透,初看上去象一块没有杂质的紫水晶,细看这石头又不是紫水晶,因为里面有紫色的光芒不停的明灭闪动,就象一颗小小的星星一般。

    青叶凭直觉感到这块石头一定是件宝物,但是这块石头是件什么宝物呢?会不会是传说中可以吸取灵气的极品灵石呢,青叶伸出右手掌心在灵石上用心感受,但是,并没有吸收到什么灵气。

    不是极品灵石,那么输入灵气呢?青叶缓缓的将灵气输入这块紫石中,却如泥牛入海般,毫无反应。

    好吧,最后再试一下滴血认主吧,滴一滴鲜血上去,如果再没有反应的话,就只好先放在乾坤袋里慢慢研究了。

    青叶咬破手指,轻轻的滴了一滴鲜血在这紫色石头上,这滴血瞬间就被这块紫色石头吸收了,紫色石头有点微微的发烫,接着又平静了下来。

    好象滴血有反应,但是血量不够。青叶只好再滴了一滴血,紫色石头再度发烫,接着又平静下来,好吧,再滴,直到滴到第五滴血时,这块紫色石头突然变得就如同刚煮熟的鸡蛋一般滚烫,青叶几乎要拿不住了。

    接着,这块紫色石头越变越明亮,开始向四周放射出耀目的白光。青叶的眼睛已经适应了洞中幽暗的绿色莹光,被这白光一照,先是什么都看不见了,好一会儿,视力才恢复正常。

    是恢复正常了吗?还是出现了幻觉。青叶的面前出现了一位身形高大,腰悬佩剑的白衣人,负手背对着青叶站立着,一言不发。

    这人不是大师兄,大师兄一直是穿青衣的,也没有这么高,更何况自己进入这岩洞后观察过,这岩洞四周都是密闭的,没有出入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大师兄他们也没有办法进来。

    不是大师兄是谁呢?难道是自己刚刚扔的那个骷髅头的鬼魂来找自己了,青叶吓的赶紧双手合十“对不起,大爷有怪莫怪,我回去一定给你烧香。“

    白衣人闻听此言,转回头朝青叶微微一笑,原来是一位面目英俊的中年男子,这一笑,他眼亮的双眼中好似有星河在流动,这笑容如此灿烂,又是如此熟悉。青叶觉得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他,但又实在想不起来。

    ”前辈,我们见过吗?我觉得你好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你。“青叶拱手向白衣人行了个礼,忍不住问道。

    ”我叫林秋山,这位姑娘,不知你可姓林?“

    ”对的,我姓林,前辈,你怎么猜到的。“

    ”我不是猜到的,林姑娘,你不要害怕,你此刻所见到的我,并不是我真人,只是我的一缕神识。“

    ”神识?“青叶看眼前这白衣人面目亲切,白衣胜雪,连腰上挂着的宝剑的花纹都那么的清晰可见,怎么会是神识?不会是唬自己吧。青叶小心的伸手摸过去,却摸了个空。

    看上去如此真实的一个人,却是实际不存在的,青叶突然醒悟,”前辈,难道你就是传说中大败魔国国师、杀死作恶黑龙的林仙师?“

    白衣人淡淡一笑,”我不过是看不惯有人恃强凌弱,滥杀无辜而已。“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青叶却觉得这位林仙师非常亲切,感觉到什么话都可以放心的和他讲,便忍不住问道,”前辈,我看到您感觉到好亲切,您是我的先祖吗?“

    林仙师微笑颌首,”当然,如果不是我的血脉后代,是不可能打开能量石的封印,放出我的神识的。“

    qgxiezhuiguangj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