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尘案集 > 话十二 六小时·黑化
    大概有一百多个平方的这片矮松林中虽然种的是松树,可却是一人高的矮松品种,正常人进去只要稍稍猫身就能完美地隐蔽身形,再加上松树之间的间隙并不很密,基本上侧着身保持着小跑的速度,也不会刮到松枝,引起太大的动静。

    目前为止张子尘和阿巨似乎还没有引起监控上的任何异动,两人借着松树的隐蔽同由北往南的巡逻班擦身而过也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和怀疑。

    “到北门的距离大概有多少”

    “直线距离得差不多八百米,如果稍微迂回两步,怎么也得千米朝上”

    “保存一点体力的话,也就是说最起码要争取到四分钟的时间”

    张子尘眯着眼点了点头,阿巨计算的没错,千米以上的距离不完全榨干体力,怎么也要四分钟左右的时间,可即便是能争取到五分钟的时间,跑到了jq北门口,又能怎么着呢

    难道说还能长出翅膀飞出去

    “想什么呢,走啊”

    恍惚之间,阿巨的身形似乎变成了自己,之前在街边讨生活,都是自己敲打着阿巨,给他擦屁股,填坑,拿着主意催促对方的向来都是自己,只不过两人这次面对的却和之前讨生活面对的千差万别。

    所以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忽然涌上了张子尘的心头,一时间抓不准又说不清。

    眼下时不我待,阿巨拉起张子尘整理了一下两人身上蹭脏的白大褂,接着直接从矮松林的西北边走了出来。

    “这边的监控怎么分布的”

    “妈的,出来了才问”

    张子尘的那双丹凤眼几乎要眯成了一条直线,两人现在脸上的表情甚至都不能太丰富了,只得莽撞地快步往前,然后用余光留意着周身的情况。

    “废话,时间时间”

    “北侧围墙上如果没有记错的,应该等距离分布着至少十个以上的监控,这不是最主要的,我们照着这个方向行进的话,很可能在五分钟内会暴露在南北方向巡逻班的视线之下,因为他们这会儿应该已经开始从南往北掉头了”

    “我操”

    张子尘是满脸黑线地看着阿巨那逐渐沉下来的脸色,到现在他也没弄清,这么他妈没谱,怎么还敢拽着自己往前拖着走,哪来的那么大的自信。

    “一会一旦暴露了,别废话,一切由我来解决,苏灵还在jq医院,照顾好她,还有小薇。。。”

    “那边有个石碑”

    显然在做着最坏情况的准备,张子尘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阿巨打断了。然后阿巨依然是那副不管不顾的劲头,拉扯着张子尘,直接跑到了距离北门大概还有四百米左右的一处石碑后面。

    “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应该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引起怀疑,想要出去,jq门岗的四名安守没有办法处理”

    阿巨从石碑后面侧着脸打量着北门的情况,尽量不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有任何的疑问,也不让任何的表情暴露在张子尘的视线下。

    可即使是这样,张子尘也迅速察觉出了不对,因为两人之间太熟悉了,熟悉到很多话根本不用说,什么想法也根本不用提,彼此都会心知肚明。

    “你他妈想干什么”

    还没等张子尘手上的力道下意识地加重,阿巨早就提前一步抽身而去,只见他迅速在脸上挂上了口罩,然后脸也不回地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接翻身出了石碑的掩护。

    “这回,总算等到老子救你了。。。”

    “阿巨”

    “我不能让你送死,不要辜负我”

    忽然间的诀别,惨烈的诀别就这样天崩地裂一样地在张子尘和阿巨只见裂出了一道鸿沟

    显然这才是阿巨早就计划好的准备,显然张子尘之前没有任何的察觉。

    张子尘的那双丹凤眼瞪得溜圆,阿巨电光火石的动作忽然间被慢放到了极致,可即便是这样,张子尘伸出去的手,却依然没有捞住阿巨的胳膊。这是张子尘印象之中阿巨第一次骗过了自己,而且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从来没有想象过的诀别,竟然简单到了只有苍白的两句话,可也只是这简单的两句话,包含了难以言状的千言万语,有时候默契就是这样,令人生厌到该死

    时间流转又变得正常,张子尘眼睁睁地看着阿巨冲着北门忽然飞奔,一团棉花堵在颈嗓咽喉,竟然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自己必须要成全阿巨,因为他最后的那个词,真的太重了,太重了。

    骤然而起的暴风雨自然在第一时间便引起了北门卫的注意,四名安守在第一时间便将枪端了起来,四个枪口直指阿巨完全暴露的要害。

    “哎”

    完全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阿巨直接扯开周身的白大褂,然后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

    不论是阿巨的动作和行为,别说在jq之内,就算在jq之外都是绝对嫌疑的行为,再加上阿巨忽然调转了方向,从北改由西边的方向再次飞奔而去。

    这回北门卫的安守可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这突发的状况根本就不是平时演戏的那回事,再加上东西,南北两拨的巡逻班离这里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如果这会不做任何处置的话,危险和灾难很可能在一瞬间爆发。

    四名安守直接向着西北追击而来,训练有素的身后,区区几百米的距离,阿巨压根就没有多少可以胡作非为的空间。

    这会儿集中的北门的突发状况也引起了南往北巡逻班的注意,就在阿巨那嗓子喊出去后,整个南北巡逻班的半个班的力量自发地呈包围状冲着北边奔袭了过来。

    “不许动”

    “干什么的”

    爆发而起的嘈杂顿时掩盖了军区的宁静,谁也不会想到竟然有人敢在bq的内部闹事,而且还是如此明目张胆。

    小二十名整装的军人蜂拥而上,对待这种突发状况的处置,军人和警察那是截然不同的,尤其又在jq之内。

    本来就没有任何空间的阿巨避无可避,几乎在被包围的一瞬间就被蜂拥的人群淹没。

    这时,张子尘从石碑后面闪身而出,脱去了那身白大褂,侧身面对着那片混乱的局面,镇定自若地向北门走去。

    看不到也不敢看,事到如今每一脚踏在地面上只有麻木不堪,张子尘的那双丹凤眼角泪水不住地淌着。

    或许真的是阿巨的动静太大了,靠近jq北门的这片区域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场忽然爆发的混乱上,没有人留意到从石碑后面闪身的张子尘,正毫无阻拦地朝着jq北门正门口疾步走了过去。

    张子尘从未体会过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头重脚轻全身麻木,五感完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丧失,脑中神经扭曲的痛楚嘣嘣直跳地狠砸着大脑,接着就是眼前出现密密麻麻闪烁的黑暗,是真的那种闪烁着慢慢失去光泽的黑暗,一点点侵蚀,一点点占据了张子尘眼前所有的景象。再下一秒,甚至连呼吸都困难了,仿佛自己的嘴唇外面有一道天然的屏障,正把所有的氧气隔绝开来,不给张子尘一点活路。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在自己的身体之中支撑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真的走到了jq北门跟前。张子尘脑中原本只剩下唯一的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定要再看阿巨一眼,只要一眼就足够,因为自己不能让阿巨留在自己脑中的只有一个背影,一个那么决绝的背影。

    可这个想法却又被张子尘转念抛弃了,因为心底爆发而出的恐惧让张子尘压根就不敢再把目光投到那片混乱中去,如果看到了阿巨那张甚至是带着笑的狰狞的脸后,自己绝对会崩溃。

    “我不能让你送死。。。你不要辜负我”

    在脑海上空盘旋的这句话演变成了天空唯一的颜色,在终于没有任何力气地闭上双眼后,张子尘脚下以踉跄,往前一栽,却正好摸到了jq北大门的金属栏杆。

    “呼”

    在一个人即将要崩溃消散的时候,哪怕只有一根救命的稻草,也会演变成同命运抉择的利刃

    张子尘扒着栏杆强挣扎地站了起来,些许的意识回归,眼前又出现了些许的明亮。

    不知道为何会如此顺利,这里可是bq,竟然真的逃了出来。。。不过张子尘脑中此刻却没有任何的想法,因为身后的混乱还在继续,阿巨依旧在竭力为自己争取着每一分每一秒。自己不敢看他,可阿巨却可以问心无愧地看着自己,如果真的辜负了阿巨,那张子尘可能自己都永远不能再原谅自己吧。

    必须要逃出去。

    就在张子尘浑身的力道在最后要爆发的时候,那双低垂的丹凤眼却忽然看到自己眼前,一双军靴慢慢显现出了所有的轮廓和形状。

    “。。。”

    颤抖和摇晃着身形,张子尘缓缓地抬起了头,军靴的上面是一条笔直的军裤,军腰带分格着军裤和军装,在军装的领口上,一个完全陌生的脸庞渐渐凝实。

    张子尘那引以为傲的思维和逻辑在此刻统统狗屁不是对方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张子尘,张子尘也只得眯着眼睛打量着对方。

    忽然

    张子尘对面的这人猛地一抬右手,锁住了张子尘的脖领子,然后迅速地往jq大门外一拽。。。所有的时间仿佛都停止了。

    在张子尘最后的意识中,这个完全陌生的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熟悉的感觉。

    自己被骗过一次,是不可能再被骗第二次的,想要再易容成别人欺瞒自己,换做别人还可能做到,但如果是阿凉,自己是不会再被瞒天过海的。

    因为张子尘可以确认,面前这个完全陌生的人,绝对是阿凉乔装改扮的

    眼前画面最后定格的瞬间,是这个完全陌生脸上无意间牵起的嘴角,那丝笑意之中,充满着嘲笑和冰冷的感情。

    砰砰砰

    胸口和腹腔之间一个恶狠又明显的脚印,把即将逃出生天的张子尘,一脚又踹回了jq之内,力道之大难以承受张子尘在接连翻了三个周身后,灰头土脸又毫无生机地瘫痪在了那片混乱的外侧。。。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