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 第六百二十五章 游园
    如今正是千秋节,这一日勋贵也好官宦也好,世家子弟都是聚会游玩,谈天说地诗词曲赋,大家搞交际的。而这一次便是在荣国府中举办,白浪也是参与者之一虽然他年纪幼小,但是也是天水伯世子啊,若是他爹挂点了,那小伯爷就可以直接袭爵了。荣国府也好宁国府也好,他们里面的人有时候也挺羡慕天水伯家世袭罔替的。

    爵位世袭罔替了,那武将官位就起步比较低了,而上面的皇上也不太会注意这家勋贵。白浪小伯爷的打扮停当,他也不坐轿子,而是直接拉出一匹马,哪怕那是一匹普通的蒙古马,对现在的白浪也稍微大了点。然而白浪何等武功,他直接翻身上马双腿一夹便控制住,“那位老兄看来是没兴趣去了。”那个肆武进去了之后就没出来。

    白浪带着家丁,骑着马大摇大摆地到了荣国府不过是几百米远,还没到一公里呢。他几乎是唯一骑马而来的世家子弟,将马交给荣国府的下人,白浪直接就在高等下人的带领下往里面走去,眼前是一个中年人,看上去就是读书的那一种。旁边的下人喊了一句,“见过二老爷。”

    白浪拱了拱手,“见过世叔。”看着贾政向他点头,“天水伯世子是长大了呀。”

    白浪应付完毕,直接便到了花园,园中已经布下案几而白浪随便选了一个坐下,抓起几上的果子便咬。

    他一贯对这种联谊没啥太大兴趣,又不比弓马武艺,考较文采顶个球用白浪可没想过考状元不多时,莺莺燕燕之声传来,白浪看见的却是成群的丫鬟服侍着各自的主子入场好像他这个只带了一个丫鬟的就独一份。他还看到了一个富贵老太太,身边跟着一帮同样富贵的女子,搂着个粉妆玉琢的男孩以及一个更小的女孩。

    “这莫非便是贾宝玉那旁边那个是谁这身子骨根本就是胎里带来的弱啊。”白浪冷眼旁观,手里倒是不停,眨眼之间已经将盆里的干果给吃干净了。他拍了拍手示意丫鬟不需要帮他换了,但是那丫鬟依旧拿来了四时干果。“也是,若是让上面的太太看见我这里空了,定然也是要责怪人的。”

    白浪年纪小喝不得酒,他本人也无所谓,拿着杯子倒果酒喝这玩意照例不算酒。他一边喝着一边打量前来的贾家诸位年轻主子,当然还有与他一般其他勋贵家里来的小子。“一个个的年纪稍长的便是虚的可以,年纪小的却又娇生惯养皮细肉嫩。”白浪捻动着手里的杯子,“换成我那师傅就该说口滑得紧,这货是吃人的。”

    入席之时少不得又是一番应酬,而白浪如今这个“年纪”也就是说几句场面话而已,之后的吟诗作对跟他没啥关系,当然果然是贾宝玉还上去作了一首诗赢得众位喝彩至于女孩们另有去处。白浪则是听得百无聊赖直撇嘴,手里翻来覆去就只是把玩酒杯。此时恰好也轮到他,白浪看着诸位公子哥儿,脸上十分惫懒。

    “作诗是不成的,怎么也写不出来。不若罚酒三杯要不取弓马刀枪来,俺给你们演一番”白浪这等作态也是颇为彰显勋贵本色大老粗封爵本就是一刀一枪夺来,哪里有什么诗书文章啊。只是这般情况,需是不甚好看,在场之人年纪都不大,便是有一二老成之辈,也是压不住诸人看热闹之心。

    吟诗作对在这些人里面本来就属于少数流派这里多的是不学无术的草包,包括贾宝玉这货在内现在看有人愿意骑马演武,这热闹可比什么大家念诗有趣多了。叫是如今勋贵家子弟多为文雅草包,平日里也就是逛窑子玩婊子以及聚集在一起玩丫鬟,间或有几个会欺压良善当街强抢民女打架斗殴的,过去的恶少年飞鹰走马去城外游猎如今真的罕见了。

    此地皆为勋贵子孙,然而亦有家学的似乎就白浪平日里打熬气力习练武艺的大概就他。这处花园也不小跑一跑马那是绰绰有余。于是白浪命人牵来马匹此时不光是贾宝玉,甚至连另一边的女眷们也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