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执剑三分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你来啊!
    习惯了洞知一切,突然出现无法掌控的情况,冉纵的心头不由得多出了一丝疑惑。

    若说实力的话,林凡明显能感受到冉纵身上传来的压力,他们两几乎已经站在了这个剑界的巅峰。

    相同的实力,比拼的就是心态!

    况且整个剑界还有自己在乎的东西,若是这冉纵不明所以,直接发疯起来一通杀戮,林凡自己也无法有效地阻挡。

    所以,现在就要乱其心智。

    看着冉纵疑惑的双眼,林凡继续道“你以为你就是这个天地间的掌棋人么?你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你的想法而来的嘛?

    你错了!从我钱多多出生的那天,我就得到了一个命令,一个要从失落的世界一步步走出的命令!

    酒庄给我的任务便是在被你注意到之前,尽可能快速地成长。

    我第一阶段的任务成功了,下一阶段便是挑战你!你不是将剑界分为棋盘么?那就一同来下棋啊!我便是你下一阶段的博弈人。

    至于你为什么看不到我的未来,我又为什么能杀了邵康节,你现在还不清楚么?”

    众人听着林凡口中的胡诌,纳闷不已,怎么你就成了什么酒庄的人了?这般胡言乱语,对方能相信么?

    冉纵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恍然大悟,怪不得酒庄会纵容他在这世间为非作歹呢,原来是早就给自己安排好了对手。

    怪不得自己算不到林凡的未来,不对,是钱多多的未来!

    原来自己以为掌控了一切,不过是个笑话。倒是自己把酒庄太当回事了,居然将自己也放入了棋盘之中?

    见有成效,林凡继续道“你以为你是将军,在棋盘上指挥着千军万马,殊不知在你的头顶,一根细线连着你的命运,早已经勾画好了你的未来!”

    这一瞬间,冉纵突然凌乱了,酒庄曾经在他心中神圣的模样,砰然倒塌。化为了一地碎屑,自己不过也是他人的玩物。

    可笑的是,自己还以为自己掌控了命运?

    照理来说,冉纵万年的心智不应该如此脆弱。

    恰好也是因为他万年的顺风顺水,突然碰到了林凡这样一个不合常理的存在。这才使得冉纵开始怀疑支撑自己过了上万年的理念。

    “小子,你这样虽然能乱了他的心智,你可知道你这是站在了酒庄的对立面上?”

    沉默了很久的系统突然说出这般话,使得林凡一惊,喃喃道

    “酒庄真的很强么?”

    “哼!愚昧,连自己的定位都没明白,就先将自己摆在了对手的位置。这些年的宿主是一个不如一个了……”

    系统的声音消失在林凡的耳边,一股无形的压力出现在林凡的心头。

    一个不如一个?看来这系统这些年,也不是只给了自己一个人啊!

    “林凡!”

    一道惊喜的声音出现在林凡脑海中,三道久不出声的剑灵问候的声音同时出现。

    “林凡,你这是到了什么境界?”

    “还有你领悟了本源的力量?我们竟是因为你领悟的力量,回到了远古时代,看到了剑劈天地生昏晓的场景。”

    “你肯定不相信,我们居然知道了自己的来源!原来源剑之上,还有一段陌生的历史!”

    三人一人一句的声音,整得林凡混乱不已。看着冉纵几乎已经昏迷,林凡握了握手中的长剑,因为系统的缘故,林凡还是准备从冉纵这里得到更多的酒庄信息。

    至少现在,他不能杀!

    剑灵的变化同样引起了林凡的关注,林凡笑着传音道“自己的来源?我可是领悟了本源的力量,说不定我们还师出同门呢。

    说说你们看到了什么?”

    苍穹的声音比起曾经的空灵,这一次的进化后,似乎带上了一丝时代的韵律,她的声音居然契合着某种大道的规则

    “混沌之初,先生成源剑,劈混沌于分天地!

    混沌之气遍布天地之间,没有任何生灵诞生。

    源剑有灵,镇压天地混沌,乃生元力于初。

    元力分三,一为剑力、一为凡力、一为精神力……”

    苍穹的之后的事情,林凡都已知晓,云风笑着道“我给你说个你不知道的吧,或者说应该是你刚刚知道的!”

    比起苍穹的空灵,云风的声音似乎顽皮了许多。像极了久未见人的人来疯,滔滔不绝地讲述了起来

    “元力之中的精神力最为特殊,他们自成一脉,将自己视为世界的源头。

    没有剑仙的境界,几乎感受不到精神力。

    对于寻常人来说,生命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清醒,另一种便是不清醒。”

    “不清醒?”

    “恩,也就是你陷入沉睡,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感知,但是你又活在这世间的这样一种特殊过程。”

    “像是喝醉一样嘛?”

    “哎呀,林凡,你太聪明了!我马上就说到这里了,天地有灵之后的精神力便将自己封印在了一栋房屋内。

    在他们看来,能和他们交流的生物实在是太少了。因为他们是虚体,也无法感受生命体的的感觉。

    偶然的机会,他们发现醉酒的生灵,这般意识可以离开自己的。他们便能短暂地获得对他人身体的控制权,于是便有了酒庄的诞生。

    他们不停地向剑界各地输送着酒水,只为了让更多的人喝醉,他们才得以感受生命的乐趣。”

    原来如此,只是不知这酒庄控制冉纵这些强者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不对,应该说是酒庄培养了冉纵!

    对酒庄这般强大的存在来说,绝对不会只为了下棋这么简单,他们一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到自己体内的存在,林凡摇头苦笑着,真不知他到底是什么存在呢!

    “对了,你们可知道这酒庄为什么要涉足于世界的权利之中呢?按理来说,现实的世界和他们不是没有丝毫关系么?”

    草歌轻声道“林凡,你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

    只要是意识体,他就会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

    酒庄的存在,倒不如说是每个人的之面。好比人类想得到自己得不到的生活,酒庄中的精神体也需要得到他们得不到的生活。”

    林凡眼前一亮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想通过控制生命体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存在?”

    “或者应该说是满足自己的愉悦感更重要吧!”

    林凡轻轻睁开眼,这么说来,他倒是知道对方这样做的目的了。

    眼下,还是要从冉纵这个当事人的口中,撬出更多的情报!

    “冉纵,当工具人的感觉,可还好?”

    从自己的思绪中退出,冉纵的心头同时生出了诸多的不甘,凭什么自己也只能是一个棋子?

    我的命运我要自己说了算!

    “林凡,你和我说这么多的意思,应该不是为了打击我吧?”

    嘴角一咧,林凡看了眼身后的众人,笑道“我对于这个世界,有我需要守护的东西。但我,又不甘心沦为别人的工具,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同为自己的命运争斗一番呢?”

    冉纵看着林凡的眼神中,透出了一丝羡慕,若万年前,他又何尝不是像林凡这般,拥有诸多的亲朋好友呢?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一个个永远地离开了自己。

    冉纵恨自己当初实力不够,也埋怨过老天的不公。可当他真正成为他以为的命运之主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力量又是多么的卑微。

    生命总有凋零的时候!

    正因如此,天道才会循环。

    只有断剑,才会有新剑!

    “你得明白,我们之间的立场是不同的,你要守护你的东西,而我要破坏的正是规则!”

    林凡点点头,回应道“正是因为如此,你我才可能站在相同的利益一面。

    生活是我的全部,归根到底我是一个人类,我必须为我这个时间的纪元负责任!”

    冉纵看着这一刻的林凡,突然觉得好生熟悉。这般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当真是像极了当初的自己!

    “既然如此,那你我便联手对酒庄发起攻击吧!”

    林凡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道“花了这么久的时间,终于完成了。”

    一道身影落在林凡身边,砰然一声化为一根猴毛。

    看到场中的这一幕,冉纵的左眼不由得轻跳了一下。

    站在场中的钱多多瞬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道“林凡,你太坑了,你还说不累的,我差点被时空之力给吞噬!”

    看着庄静额头的汗水,庄望上前就要抱起她,却发现这二人的身体连在了一起!

    “你们……”

    庄静满足地摇头笑了笑道“大哥,小妹可是很有用的呦,不允许你再嫌弃我拖后腿了!”

    看着一脸疲惫的钱多多,庄望也不好多说什么,喃喃道“你是自愿的嘛?”

    钱多多笑了笑道“那可不是?我肯定是自愿的!”

    “我是问你么?我在问我妹妹,你以为当我妹妹的坐骑就可以顶嘴了嘛,你清醒一点。”

    庄望黑着脸,就要一剑刺入钱多多的面庞,钱多多花容失色道“大哥,你可想好了,我死了静儿也活不了的!”

    庄静笑着道“大哥,你想发泄的话,就刺他不致命的地方吧,反正瞬间就好了!”

    摇了摇头,庄望轻声道“毕竟是我妹妹的坐骑,我怎么可能让我妹妹承担风险呢?”说着,他收起的长剑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接划过钱多多的臀部!

    “啪!”

    一片肥肉掉在了地上。

    钱多多黑着脸道“庄望,你个杀千刀的在做什么?”

    庄望打出一道火焰,直接烤熟了地上的肉片,恶狠狠道“多多,你记清楚了,我妹妹可不能受一点点委屈!”

    擎着眼中更多泪水,一股委屈出现在钱多多的心头,他颤声道“你们用我的猴毛,进我的隐身域,耗我的生命了,霸占我的身体。

    现在竟然擦擦嘴就走人,甚至还要带走我的臀肉?”

    冉纵看着远处打闹的众人,不由得怒声道“他才是钱多多,而你是林凡?”

    一丝屈辱出现在冉纵的心头,自己居然被人戏耍了?可气的是,自己居然还真的傻傻地就相信了?

    “咻!”

    带着一道滔天剑光,冉纵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要让林凡付出代价!

    “你不是要守护一切么,我就当着你的面,毁了你要守护的东西!”

    冉纵很自信自己的速度,他知道林凡不可能追的上他,自然也就没有去看身后的林凡。

    “都给老子去死!”

    冉纵看着钱多多等人,心头生出了一丝恨意,自己居然被这些人骗了!

    辛萍扶着林虎看向俯冲而来的冉纵,起身就挡在了众人身前。他们是过去剑界的剑神,是上一个时代的遗珠,没有理由让年轻人挡在前面。

    笛离和木不怨也是毫不犹豫地来到二人的身后,至少这一次,他可不会再逃避了!他们要一起为年轻人创造一条生路!

    庄望、尹悠、沈香君、拜珊珊,场中一个个剑修都摆出了一副悍不畏死、视死如归的表情。

    众人身后的笑面佛,感受着空气中的味道,没有睁眼,却是皱起了眉头,喃喃道“已经到这种程度了嘛?”

    钱多多看了眼身后的笑面佛,不露声色地将自己被庄望烤熟的臀肉踢到了身后,看了眼庄静道“静儿,这次便让你看看我威武的一面!”

    一股雄浑的气势从钱多多身上爆发而出,灵猴族的盔甲瞬间覆盖钱多多的身体,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竟是连肩头的庄静也有了相似的盔甲。

    甚至庄静身上还是女款式!

    “哎呀,爱了爱了,多多哥你以前要是有这个,说不定我早就喜欢你了呢!”

    众人感受到钱多多的变化,林虎刚欲开口,便是吐出了一丝黑血,辛萍明白林虎要说什么,轻喝道

    “多多,莫要胡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钱多多冲天而起,似是要迎着冉纵而去,回头决绝地看了眼众人道

    “各位,我们下辈子再见了,请记住我!

    钱多多,特别多的多!”

    惊天的气势随着钱多多前行,不断地积累,不断地拔升!

    庄望想到当日钱多多回来后,给他们提起白猴爷那赌上性命的一剑,不由得微微发愣,莫不是钱多多要用那一剑?

    自己刚说过让他好好照顾自己的妹妹,这家伙这就要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有心说出心中的不舍,庄望却是咬紧了嘴唇,他知道若是钱多多让开,那必然是众人同时殒命的后果,他不能那么自私!

    “悠悠,你可愿与我一同赴死?”

    凤凰之火,瞬间在二人身边燃烧,比起死,谁能死过凤凰?

    尹悠轻笑道“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此生只愿与你共同进退!”

    林虎和辛萍对视一眼,当即也是爆发出汹汹的剑力,这时代,可不是让年轻人抛头颅洒热血的时代!

    笛离和木不怨身上更是放出浓郁的木元素之力,万年的误会,解开才短短几日,二人握着彼此的手,时间的长短在这一刻毫无意义,生命对于爱情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轰!”

    两道近乎本源的力量同时从拜珊珊和尹悠身上发出,这般强人的气势,竟是压下了场中所有人的气势。

    她们是这个剑界最强的男人,林凡的女人!在这般灾难面前,她们义不容辞!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这一刻的拜珊珊和沈香君,身上同时出现了圣洁的气息,滔天的剑力瞬间便覆盖了场中众人。

    这一剑,她们势必要为林凡保卫下众人。

    冉纵看着场中众人的变化,心头一酸,不由得放声怒吼道

    “你们越反抗,我就杀的越爽!

    林凡,看好了,这些人,都是因你而死!”

    庄静瞥了眼钱多多道“玩大了吧,这下怎么收场,非要装这一手!”

    钱多多悻悻然地回头看向爆发出剑力的众人,轻声道“定身剑!”

    “诸位好意,钱多多心领了,但是此事因我钱多多而起。毕竟我才是光暗剑神的儿子,怎么能让你们先我一步去死呢?

    有些责任,是必须要我来承担的!”

    众人身形一定,没想到钱多多竟是强到了这种地步,他们可是都爆发出了属于自己最强的剑力。

    居然还是被钱多多定住,这岂不是说……

    想到当日钱多多和庄静连在一起时,钱多多说他更强的缘故,众人这才明白,他没有在说大话啊!

    冉纵心头一惊,死到临头,钱多多必然没有必要再弄虚作假!

    看来这光暗剑神的儿子就是这钱多多!想到刚刚又被林凡欺骗,冉纵的心头不由得生出一丝嘲讽

    “想不到,我冉纵纵横剑界千万年,居然在今天被一人欺骗了两次!”

    “钱多多,你们一个都活不了!”

    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钱多多双手合十,收回了手中的紫剑,滔天的剑力竟是瞬间消失。

    一袭盔甲成了众人眼前高大的背影。

    众人眼中更是多出了一丝泪水,想到往日的钱多多,不舍、难过、愧疚……复杂的心情,出现在众人心头。

    只见得钱多多仰天对着冉纵伸出右手中指,怒喝一声

    “你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