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交错的失乐园 > 一百六十七 斩断不死
    交错的失乐园一百六十七斩断不死余鑫他们三个人准备好了战斗,现在余鑫和卡莱斯他们一起开始战斗。

    余鑫身上的黑色纹路让他的手开始膨胀,巨大的一拳打了过去,埃弗顿拿起自己的重剑狠狠地拍了过去。

    一般情况下血肉之躯被他打中的,一下就会碎开了,但是余鑫的肉体却异常坚韧。

    奥义,拔刀斩。

    气拔山斩。

    巴隆和卡莱斯的刀同时打向了埃弗顿,同时砍进了他的肉体之中。

    黑色的纹路突然陷入了埃弗顿的肉体之中,埃弗顿感觉到了一股极其不详的力量侵蚀了他的肉体。

    “唔,这是!”埃弗顿知道余鑫可以让他的能力失效,但是还是第一次这么难受。

    “可恶的家伙!”埃弗顿突然爆发,黑色的气息同时让巴隆,卡莱斯飞了出去。

    余鑫和埃弗顿两个开始角力,埃弗顿血红的眼睛盯着他:“看起来你也开始习惯这个力量了,你现在的眼神和我真的一模一样了。”

    余鑫狠狠地给了埃弗顿一记头槌,埃弗顿遭受到了重击,然后反过来也给了余鑫一记头槌。

    两个人互不相让,埃弗顿踩了一下自己脚下的铁链,轻松一动,锁链收紧,重剑砸了过来。

    余鑫想要松手,但是埃弗顿死死不松手。

    卡莱斯直接拉住了锁链,但是锁链还在继续收紧,他的手臂机械和铁链发出哗哗的声音,速度并没有多少降低。

    拔刀斩。

    因为卡莱斯的帮助,现在的巴隆有机会对着铁链进行攻击,这个铁链和刀刃不一样,铁链只是普通的材质。

    一刀闪过,铁链断开,重剑停了下来。

    埃弗顿刚刚想要去夺剑,但是余鑫的身后突然出现了几条黑色的镰刀一样的尖刺,一口刺进了埃弗顿的皮肤之中。

    “这是!”埃弗顿感觉到了一股子异常的感觉,全身没有办法使出力气。

    趁着这个机会巴隆的刀一样刺进了埃弗顿的心脏处,但是埃

    弗顿根本没有死去,现在即使是余鑫的黑色纹路也无法抑制他的不死,他的细胞具有无限的适应力,只要不死就可以产生抗体一样的适应性。

    所以同样的招式杀不死,他就没有办法再有效了。

    “好啊,那就玩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啊。”余鑫突然一笑。

    “卡莱斯,把那个黑棺材给我!”余鑫对卡莱斯说道。

    那把黑色的重剑,如果余鑫没有记错,应该可以抑制能力者的能力,但是不知道埃弗顿有没有适应过自己的武器。

    卡莱斯想要拿起重剑,但是重剑的重量真的相当惊人,卡莱斯的力气加上机械手臂绝对是超过人类极限了,但是却依旧没有办法轻易挥动这把重剑。

    勉勉强强举起的重剑,余鑫向后一接,却很轻易地举起起来。

    “份量挺足啊,来试一试啊。”余鑫说着抬着重剑对着埃弗顿的身体挥了过去,将埃弗顿从腰中间一下斩断。

    埃弗顿的身体倒在了地面之中,但是却依旧能够活动。

    “没用的,我的武器我自己怎么可能不会用。”

    自从夺走了萨麦尔的宝石和武器,埃弗顿就一直在抵抗萨麦尔灵魂的反击,并且将这个灵魂吞噬了。

    余鑫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口袋子,倒出了一些碎开的宝石碎片:“那就看看加上这些能不能让你开心一点。”

    赫拉克勒斯的宝石的碎片,里面还有一些能量,不如拿来当当燃料。

    宝石到了重剑上方,红色的火焰燃烧起来,巨大的气势让埃弗顿感觉到了恐惧,这股力量已经达到了可以杀死他的级别了。

    但是恐惧之外,还有兴奋,他对于战斗的渴望是有着近乎病态的追求,只要可以战斗,什么样他都可以。

    “来啊,让我感受一下死的感觉!”

    埃弗顿冲向了余鑫,余鑫冲向了埃弗顿,两个人的距离极速缩短,埃弗顿已经到了那把黑色重剑的攻击范围之内。

    刀刃落下,强大的气势毁天灭地

    ,巨大的力量撕开了大地,将地面的一切全部横扫,巨大的压力死死地压着埃弗顿,埃弗顿的全身都出现了伤势,极速爆发的伤害让他的身体不断地被击破。

    但是,在这攻击之中,埃弗顿摸住了刀刃,并且开始用力,剑刃开始被他拉动,逐渐脱离了他的身体。

    “真是让人兴奋啊!”埃弗顿爆发出了最高的赞叹,他的力量竟然连这个可怕的力量也超越了。

    已经没有办法了吗?

    余鑫一咬牙,全身的力量开始凝聚,黑色的纹路逐渐爬上了那漆黑的重剑,在重剑的表面附着。

    “死寄生虫,在让你好好待一会,给我爆发出力量啊。”

    巨剑再一次变大,一口气盖过了埃弗顿的身体,将他彻底压制下去,余鑫的身体开始旋转,他不断挥动着剑,一次又一次斜劈下来,四周的一切都开始毁灭,一切物体都被这黑色的东西给毁灭了。

    埃弗顿最终的肉体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彻底轰碎,这个恐怖的家伙终于在最后一刻被他们给击败了。

    黑色的气息散去,余鑫扶着那把重剑开始喘气,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么疲惫。

    想不到这些力量加起来竟然有这么可怕,但是,这样一来,埃弗顿就算是彻底死亡了。

    “他不会再爬出来了吧。”卡莱斯看着这个情况问道,他对于埃弗顿几乎有了一种阴影。

    “谁知道,要是这样都不死,那就没有多少办法杀死他了。”巴隆点起一根烟说道,终于是给那些死去的家伙报仇了。

    在12区之中,Serpent也感受到了这种强大的力量,他知道这股力量,也很熟悉这种力量。

    “看起来有些人就是怎么杀都死不掉,我的待办事项中有一条要提前了。”Serpent说道。

    在上一个世纪,最危险的能力,他原本应该死了,但是却流传下来,在一个人类身上显现出来,这种可怕的力量,不能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可怕的力量给他已经留下了太多的阴影。